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2024年06月20日18:33:45 情感 1741

聲明:本文為海藍之謎頭條原創首發,侵權必究。

感謝您的評論,點贊,轉發。

本人根據身邊生活創作故事,情節虛構處理,如有雷同,請多賜教!

口述:袁強

01

我叫袁強,出生於80年代的農村,我家住在西南的一個小鎮邊。

父母生了我和姐姐兩個孩子,姐姐叫袁芳,比我大5歲,我們姐弟的感情一直很好。

小時候,我們還是很幸福的,我爸在建築隊開車拉貨,我媽就在家種莊稼,照顧我和姐姐。

那一段時光,在我的人生中,可能是最讓我難以忘懷的一段日子吧。

因為那時候,我和姐姐還擁有媽媽的疼愛,媽媽總是給我和姐姐穿乾淨漂亮的衣服。

每天我們放學回家,桌子上也擺好了媽媽做的飯菜。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但是在我11歲的時候,我媽突然生了一場重病,我記得好像是淋巴癌,她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年,還是遺憾地離開了人世。

當時姐姐剛剛初中畢業,我還在讀小學,我爸仍然在開車,但老媽去世僅僅半年,我爸就和市裡一個離了婚的女人走到了一起。

我爸變得不愛回家,他對我姐說:「反正你已經初中畢業,以後你就多照顧你的弟弟!」

我姐本來考上了普高,但父親和繼母都說女孩子讀書沒用,不肯給姐交報名費,姐姐只好回到家裡,在附近的一家餐館打小工。

剛開始的時候,我爸還會幫我交學費,拿些生活費回來,但後來他和繼母又生了一個兒子,就不再拿錢回家了。

姐姐打小工掙的那點工資,給我交了學費後,就已經所剩無幾。

姐姐只好又去接零活干,到理髮店拿毛巾回家洗,到服裝廠剪線頭,到毛刷廠撿豬毛……

只要能掙點小錢,姐姐總是不怕苦,不怕累,什麼活都去干。

看到姐姐那麼辛苦,我十分不忍,就對她說:「我還是去找爸要學費錢吧,他有責任管我讀書的。」

姐姐卻搖頭說:「沒用,你去了,後媽只會給你臉色看,現在老爸也不容易,他的錢都交給了後媽,要養小弟弟。」

「可是,我們也是爸的兒女啊,老爸有了新家,就對我們不理不問,不拿錢給我交學費,他就是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我非常氣憤。

姐姐勸我說:「阿強,你不要生氣,不然我們的媽媽在地下也不會安心的。」

「爸不能回家,你還有姐姐啊,姐姐會掙錢給你交學費,絕不會讓你餓肚子的。」

02

就這樣,姐姐總是寧願自己吃苦,也不去打擾父親的新家庭,她自己只吃鹹菜饅頭,卻想方設法都要買點肉給我補充營養。

我們家住在一條老街上,路邊有賣菜的,賣肉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路邊小市場。

姐姐在服裝廠里學會了縫紉,她就將我家的街房小木門換了捲簾門,將房子改成了一個小門面。

然後姐姐買了一台縫紉機,在門面房接些縫縫補補的生意,專門給顧客修補衣服,挽褲腳,換衣服拉鏈。

門面前面,還擺了幾樣小菜,那都是姐姐一大早到批發市場拉回來的新鮮菜。

姐姐一邊賣菜,一邊幫人縫補衣服,只能勉強維持我們姐弟倆的生活。

想到我以後讀書,還要花費許多的學費錢,姐姐過日子非常節約,就像許多農村老年人一樣,總是省了又省。

她從來不去商場買新衣服,只是偶爾從服裝廠撿些零碎的布頭回來,給自己縫紉衣服,裙子。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但是我穿的衣服,姐姐卻不會敷衍,她一般都到鎮上的服裝店給我買衣服,還叮囑我說:

「以前老媽就很愛收拾,總是把我們裝扮得乾淨利落,阿強,你在學校讀書,一定要愛乾淨,穿得整潔一點,不要讓別人看不起我們。」

常言道,長姐如母,在我心裡,對父親的感情越來越淡化,和姐姐之間的依賴之情,卻越來越深厚了。

我也一直給自己鼓勁,希望自己努力讀書,用學習成績來回報姐姐,以後考上大學,掙了錢,就給姐姐買漂亮的衣服,讓她也能像別的年輕姑娘一樣,戴上金項鏈,金耳環。

在我讀高中的時候,我家隔壁的門面房,被一個小夥子租了去,開了一個豬肉攤。

那個小夥子姓劉,大家都叫他大劉,大劉哥比較健談,他空閑的時候,喜歡和周圍街坊開玩笑,擺龍門陣,很會招攬顧客,所以他的肉攤生意一直不錯。

因為大劉哥的肉攤就在我家隔壁,他隨時都會來我姐的縫紉店晃悠,見我姐忙不過來,他還會幫著我姐賣菜,招攬生意。

中午的時候,大劉哥跑到我姐店裡,見我姐正煮飯吃,便嬉皮笑臉地說:「妹子,搭個伙罷,你把我的那份也煮上,我給你飯錢……」

我姐煮的菜都很簡單,她就對大劉哥說:「只要你不嫌棄,就過來吃吧,不過只有青菜哦!」

大劉哥看不過眼,就經常會從他的肉攤甩過來一塊肉,一塊豬肝,或者兩根豬棒骨。

「真搞不懂,你每天都在做生意,也算是個老闆吧,炒的菜卻連一點肉沫都捨不得放,真摳門!」

「快把這肉拿去煮,不吃葷食怎麼能有營養呢?又不是喂兔子!」大劉哥總是瞪著我姐,洗刷我姐是「葛朗台」。

「我賣點小菜,縫一個褲腳,能掙錢幾塊錢呢?自然不敢和你豬肉大老闆相比,我還要供弟弟讀書呢!」姐姐也會跟大劉哥搶白幾句。

02

久而久之,大劉哥和我姐就很熟了,每天中午,他都要在我姐的鋪面搭夥吃飯,對我也總是「阿強,阿強」地招呼著,和我稱兄道弟,就像親戚一般。

大劉哥是農村人,家住在離鎮上10多里路的山村裡,有時候他會羨慕地對我姐說:

「還是你們好哦,住在城裡,腳都不會踩上泥土。」

我姐說:「我們也是農民啊,家裡還有兩分田地, 只是我和弟弟都不會種地,就把土地送給了別人耕種。」

「你看我們家的情況,那兩分田地,哪能解決阿強的學費、我們的生活費呀,為了多掙錢,我很多工作都嘗試過了,卻都掙不了多少錢,過日子真難啊!」

姐姐和大劉哥聊起了許多心酸往事,大劉哥不住地安慰姐姐,和她互說著生活的不容易。

可能是日久生情吧,後來大劉哥就開始追求我姐,他總是熱心地幫姐姐做這做那,有時候還給姐姐買衣服,帶姐姐去看電影。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姐姐的臉上,也開始露出了少女的紅暈,她總是嬌羞地埋怨大劉哥:

「不要給我買衣服了,你每天起早貪黑的,掙點錢也辛苦,要省著花,讓你爸媽幫你存起來,以後你還要建房成親呢!」

大劉哥「嘿嘿」笑道:「那我把賣豬肉的收入都交給你,你幫我存錢建房吧?我兩隻都是漏財手,哪裡能存上錢呀?」

原來,大劉哥的母親也已經不在了,他的大哥結婚後就分了家。鄉下的老屋裡,就只剩下大劉哥和他的父親一起過日子。

在我們那裡,很多農村男人都不善於理財,他們只管在外面掙錢,把工資交回家,管家管錢都是女人的事。

大劉哥和他的父親也是一樣,平時只管掙錢吃飯,手頭上總是鬆鬆垮垮的,儘管他們都是勤快人,一年到頭忙碌,卻並沒有存下什麼家底子。

我姐和大劉哥相處久了,覺得他為人還踏實,對她也很遷就,就真心實意和他處起了對象。

於是呢,我姐也就幫大劉哥管起賬來,每天大劉哥收了攤,留下第二天的成本和找零的錢,多餘的部分,他就都交給了我姐,讓我姐來管賬。

姐姐跟大劉哥回鄉下見了老爹,大劉哥的老爹自然很喜悅,他家小兒子的婚事有了著落,沒有讓他多費心,他就只管捲起葉子煙,「咋吧咋吧」地咧嘴笑了,吐出一團一團煙圈來……

一年後,我參加了高考,順利考上了市裡的大學,我拿到通知書的那天,姐姐激動得又是哭,又是笑。

她流著淚對我說:「老媽在地下有知,也一定會為你驕傲的。」

03

那時候,大劉哥已經27歲,屬於大齡青年了,他就一直催著我姐結婚,可是我姐怎麼都不肯答應。

姐姐對大劉哥說:「阿強還要上大學,我如果結了婚,怎麼供弟弟上學呢?」

大劉哥也是直腸子,不悅地對我姐說:「你們不是還有一個親爹嗎?阿強讀大學,他總應該負點責任吧?」

我姐說:「我們兩姐弟從來就沒有指望過父親,他現在有他自己的家庭,和我們沒有關係。」

大劉哥說:「可是我們的年齡都不小了,你等阿強把大學讀出來再結婚,我都滿30歲了,我們自己的日子不要過了嗎?」

姐姐說:「如果你等不及,就重新去找女朋友結婚,我不耽擱你的人生大事!」

看到姐姐和大劉哥因為我讀書的事爭吵,我心裡很不自在。

那時候,我多想快點獨立起來,不拖累姐姐才好。

因為我聽姐姐說過,大劉哥準備在鄉下建房娶親,姐姐就將幫他存的錢都還給了他。

大劉哥鄉下的新房子,已經基本建好,就是還差了點錢,窗戶都只是框架,外牆也還沒有抹白。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大劉哥的意思,也就是他和我姐先結婚,家裡的房子,等他們有錢了再慢慢裝修。

我姐本來都點了頭,我考上了大學,姐姐卻又猶豫了,她對大劉哥說:

「我嫁去你們家,肯定就要和你一起經營我們的家庭,裝修房子,生養孩子,都要花不少的錢,這肯定要夫妻一起出力的。」

「但是,如果我掙的錢都用來供我弟弟讀書,你和老爹心裡肯定會不舒服。要不,我們就多兩年再結婚,我想等阿強大學畢業了,我們再結婚不遲。」

大劉哥自然不贊同我姐的建議,看著他們因為我的讀書問題紅了臉,我心裡很不好受,便決定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學費的問題。

我厚著臉皮敲開了父親和繼母的家,父親還在跑運輸,我想他的手頭應該是寬裕的。

但是父親見到我,卻有些難堪地對我說:「我的工資都交給了你繼母保管,你等等,我去和她商量一下……」

我坐在他們小客廳的沙發上等著,父親則進了房間去找繼母。

不一會兒,房間里就傳出了小孩的哭聲,以及繼母的抱怨聲:

「你掙的這點工資,就是養我們娘倆都很困難,你居然還想著去補貼你的大兒子,他都快滿20歲了,還不能自立嗎?」

「父母養子女到18歲,就已經盡到了責任,你還想管他到老嗎?沒有那麼大的能耐,你幹嘛要娶我?這個小的也是你的親兒子,你自己來管!」

04

聽到房間里傳出的責罵聲和哭鬧聲,我知道自己來這一趟,又是多餘的。

母親剛過世時,父親都不太管我,現在他有了小兒子,更是對我無能為力了吧?

我悄悄關上了父親家的房門,失落地回到了我們的老屋。

想了許久,我對正在補衣服的姐姐說:「姐,我不去讀書了,條條大路通羅馬,我去外省打工,一樣可以掙錢的!」

姐姐抬頭說:「不行,姐姐就是去討口,也要供你讀完大學,不然我怎麼對得起去世的老媽!」

我流出了眼淚:「姐,連爸都不管我的前途,你何必為了我,耽擱你自己的婚事!」

姐姐果斷地說:「爸不管我們,我們更要活得有志氣,只要有姐姐在,這個大學,你必須去上!」

姐姐說著,也忍不住熱淚盈眶:「阿強,前幾年我們那麼苦,但一天一天的,還不是都熬過來了嗎?」

「現在你考上了大學,馬上就要出頭了,我們姐弟倆更是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阿強,你振作一點,千萬不要讓姐姐失望,好嗎?」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這時候,大劉哥從屋外走了進來,他手裡晃悠著一大扇排骨,一邊對我姐說:

「你快把這排骨拿去煮了,好好給阿強補一補,以後他去了大學讀書,可吃不上這麼新鮮的排骨了!」

「你不是不支持我弟去念大學嗎?」我姐瞪了大劉哥一眼,「這排骨價格貴,你還是拿去賣錢吧,我們自己就熬點棒骨湯喝,一樣有營養的。」

「說什麼話呢,我是阿強的姐夫,招待小舅子吃點排骨,還會心疼錢嗎?」

大劉哥將那大塊排骨塞到我姐手上,很認真地對她說:

「我已經想通了,阿強去讀大學,他以後才會更有出息。我們鄉下的房子,等今後有錢了再來裝修吧,我們一起努力,先把阿強的大學供出來再說!」

我姐感動得直抹眼淚,對大劉哥說:「你放心,我們阿強一定會記得你的好,永遠感謝你的。」

05

在姐姐和大劉哥的資助下,我終於如願去了市裡念大學。

第二年寒假我回家的時候,姐姐和大劉哥在鄉下舉行了婚禮。

姐姐和姐夫結婚,他們只簡單地請了幾桌客,我看到他們的房子依然沒有刮白牆,但窗戶的玻璃,終於還是安上了。

大劉哥笑著說:「沒辦法,窗戶不裝上玻璃,會漏風,晚上都睡不安穩……」

我突然有些動容,對姐夫說:「以後我能掙錢了,我一定將你們的房子裝修成村裡最漂亮的一棟。」

大學四年,姐姐和姐夫無怨無悔地管著我的學費和生活費,讓我心無旁騖地專心學習。

畢業後,我去了廣州的一家建築公司上班,姐姐和姐夫依然在小鎮的老街上,守著他們的縫紉店和肉攤過日子。

我沒有食言,在我工作的第三年,我就打了10萬元回家,讓姐夫將他們鄉下的房子裝修一新。

後來我回到了省城工作,安家,還和朋友一起開了一家裝修公司。

每到節假日的時候,我總是帶著妻子兒女,一起回小鎮上看望姐姐、姐夫一家。

以前聽說老家可以購買一次性養老保險,我便花了好幾萬塊錢,給姐姐買了一份,讓她以後可以多一份養老的保障。

前兩年,姐姐的兒子談對象,要在城裡買房結婚,還差10多萬元,我當即又拿出12萬元資助他們。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妻子有些不滿了,她埋怨我說:「我看你心裡只有你姐,對你姐可謂是掏心掏肺啊!即使她當年供你上了大學,但你平時經常拿錢回家,這份恩情也早該還完了吧?」

我認真地對妻子解釋道:「你沒有經歷過,所以不清楚窮的滋味,也就不會明白,我和姐姐的感情有多深!」

「她不僅是我的姐姐,更是我的母親,沒有我姐養我,護我,我根本不可能讀完大學,有今天的家庭和事業的。」

06

雖然妻子不是很理解,我對姐弟之情的那份眷戀,但我一直很珍惜過去的一切,也盡我所能,去報答姐姐、姐夫的恩情。

父親帶著他的小兒子,曾找到我借錢,小弟對我說:

「哥,我想投資開一家火鍋店,你能幫我投資點錢嗎?」

我輕笑道:「別叫得這麼親熱,兄弟,這20年來,我們見面的次數沒有超過5次,我們好像不是很熟吧?」

「阿強,他是你的親弟弟,這份血緣關係是改變不了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如果能幫,就幫幫你弟弟吧!」

父親娶了繼母,姐姐靠縫補供我念書,如今我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 天天要聞

父親在旁邊振振有詞地幫腔。

「爸,請你別忘了,當初你和後媽是怎麼對待我這個兒子的,你們為我讀書出過一份力,花過一分錢嗎?」

我正色對父親,還有他身旁這位不太熟的小弟說道:

「生恩不及養恩大,父親雖然生了我,卻並沒有承擔起養育我的責任。」

「所以,對於你們的投資要求,我不可能會看在這份勉勉強強的親情面上,就無條件地答應你們。」

「兄弟,如果你想創業,想開火鍋店,就靠自己的真本事去掙錢,如果你沒有餐飲方面的手藝和經驗,妄想借錢來投資,來賭一把,十有八九都會賭輸的。」

「這就是我對你的忠告,我們兄弟之間的情誼,也僅此而已。」

看著父親和小弟悻悻然離開,我心裡十分坦然。

萬事有因必有果,樹木成蔭,必有當初的灌溉人。

對我情深意重的,我自當湧泉相報,真心要對真心的人,大家說是吧?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女人這輩子,情關過了,餘生也就順了 - 天天要聞

女人這輩子,情關過了,餘生也就順了

作者丨池魚古今痴男女,誰能過情關。可能很多人不明白,人這一輩子,怎樣的愛情才能算是過情關?嚴格來說,每個人遇到的人都不同,經歷的具體情況也不一樣,因此沒法一概而論,但是能夠讓你過情關的人,基本都有一個共性:這個人一定能夠讓你脫胎換骨。
婆婆花10000+買玉手鐲,住院卻讓我們掏錢 - 天天要聞

婆婆花10000+買玉手鐲,住院卻讓我們掏錢

(網友自述,拈花笑整理)「我也沒惦記過您那東西,要不您現在賣了,正好交住院費。」婆婆最近因心臟問題入院,醫生建議搭橋手術,保守需要50000+的費用。公公與我們商量讓我們先給墊30000,明面上是以借的名義,但我知道這個錢會跟以往一樣,有去
身上具備這5個特質的人「誘惑力」都不低 - 天天要聞

身上具備這5個特質的人「誘惑力」都不低

啥叫「誘惑力 」呢?就跟你瞅見一ta,心裡那小火苗噌噌往上躥,那就是ta身上那「誘惑力 」給你整的。有的人這誘惑力 ,就像咱冬天的第一場雪,來得快,唰一下就把你迷住了;像是那人兒的長相、氣質、打扮,還有那一股子精氣神,味兒,簡直就是個迷魂陣
我們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有它獨特的意義! - 天天要聞

我們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有它獨特的意義!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這句話透露出時間的流逝無情與迅速,正如我們的人生,不同的年齡階段要面對的選擇和決斷也隨之改變。童年:探索與發現的樂趣童年是人生旅途的清晨,一切都是新奇和未知。在這個階段,孩子們像小小探險家,對周圍的世界充滿好奇。他
人生的路,邊走邊看那是一種優雅,邊走邊忘就是一種豁達 - 天天要聞

人生的路,邊走邊看那是一種優雅,邊走邊忘就是一種豁達

人們常常會欺騙你,是為了讓你明白,有時候,你唯一應該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不要抓住回憶不放,斷了線的風箏,只能讓它飛,放過它,更是放過自己。不是每一場相遇都有結局,但每一次相遇都有意義。有些人適合讓你成長,有些事適合收藏。
我覺得廣西人在結婚這方面太「沒規矩」了! - 天天要聞

我覺得廣西人在結婚這方面太「沒規矩」了!

我發現廣西人在結婚這一方面好像挺「沒規矩」的。大家看到這「沒規矩」三個字,可別急著噴我,小編可完全沒有貶低廣西的意思。這是加了雙引號的「沒規矩」,因為所謂很多的結婚規矩其實並不文明,甚至是醜陋的,低俗的。但是這些結婚規矩在廣西卻很少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