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後續)

2024年06月14日04:52:10 情感 1726

故事接上篇(點我頭像進入主頁搜索標題關鍵詞查看)

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後續) - 天天要聞


13

音音很快就跟學校溝通好了,慈善酒會定在 7 月 2 號 這一天晚上,正好是周六,大家湊在一起放鬆熱鬧一番。

我提前一個禮拜就選好禮服了,是我哥半年前在 GeorgesHobeika 給我定製的。

我正站在鏡子面前自我欣賞呢,我哥在門外催促,

「妹,快點,今天你嫂子主場,你早點過去看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

「……」

自從我哥喜歡上音音之後,我這個親妹妹在他心中的地位就直線下降。

可我還是他們的紅娘呀!

我提著裙擺出去,「你怎麼沒和音音一起去?」

我哥拽著我的手腕快步走,「你嫂子已經到了,快點。」

我都好長時間沒回學校了,學校變化不大,就是又多了幾棟大樓。

下了車之後,我哥指著不遠處的那棟樓,「那是許庭深捐的。」

「是就是唄。」

我們兩個往行政樓裡面走,我哥說:「我聽你嫂子說了,許庭深對你有意思。」

「沒有,他有喜歡的人,喜歡好多年了。」

我哥突然停了下來,「秦川和蔣瑤今晚也在。」

我並不意外,畢竟大家都是校友。

我哥看了我一會,笑了出來,「行,進去吧。」

我跟上他的腳步,「你笑什麼?」

「看你徹底放下秦川了,哥為你開心。」

「……」

我早就徹底放下他了好不好?

到了宴會廳門口,我挽住我哥的胳膊,「嫂子今晚肯定很忙,我勉強做你的女伴吧。」

我哥拂開我的手,「不用了,我去找音音。」

「……」

這個人真是的,就把我自己撂在這啊?

我連忙跟上去,「那我跟你一起,我自己沒意思。」

我哥張嘴要說什麼,我突然又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桑榆。」

循聲看去,就看到蔣瑤挽著秦川的胳膊過來了。

還別說,這兩人也算是一對「璧人」了,還挺配的。

蔣瑤看了眼我哥,又上下打量了我一圈,「桑榆,這是你的男朋友嗎?介紹一下吧。」

「……」

沒這個必要吧,又不是一個圈子的,有什麼好介紹的?

秦川已經上前了,向我哥伸出手,「你好,秦川。」

我哥周身散發著寒意,我知道他討厭秦川。

他沒有伸出手,只是冷冷一笑,「你好。」

秦川神色頓了頓,默默收回手,臉色陰沉。

蔣瑤又看向我,「桑榆,你這件禮服好漂亮啊,什麼牌子的?」

14

我說了,蔣瑤笑著點了點頭,

「啊,沒聽過這個牌子,不過確實很漂亮。但現在的小牌子真是越來越花俏浮誇了,可能是為了吸引眼球吧。我反而喜歡簡約低調一點的款式。」

我讓我哥先去找音音,反正我也沒事,就跟他們聊聊,圖一樂嘛。

「你身上這件是迪奧的最新款吧,嗯,確實挺低調的,慈善晚宴嘛,穿普通的成衣款是應該的,我這屬於喧賓奪主了。」

主是我嫂子,我愛怎麼奪就怎麼奪。

蔣瑤輕笑,「是呀,家裡還有好多的香奈兒 LV,我都沒穿,這件是最低調的。」

「……」

秦川一直沒說話,就那麼看著我。

他看我的眼神怎麼感覺有點內疚呢?

我看上去很可憐嗎?

秦川突然輕輕拂開了蔣瑤的手,「瑤瑤,我和桑榆說幾句話,一會就回來。」

蔣瑤大方一笑,「嗯,我等你。」

秦川走到我身邊,「你跟我來。」

我跟著他走到一個角落裡,秦川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你最近怎麼樣?」

「很好啊。」

「錢夠花嗎?」

「……」

不等我開口,秦川就又接著說道:「桑榆,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過得好。」

「……」

我看上去像是過得不好嗎?

我只覺得好笑。

「省省吧,秦川,你的關心應該都給蔣瑤留著,我不稀罕。」

我要走,秦川卻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桑榆,你為什麼不肯收下我的錢?」

「我為什麼要收下你的錢?」

秦川一臉凝重,「我記得你之前很喜歡買衣服,可是你現在……他對你不好嗎?」

「……」

好吧,秦川是個直男,不懂女人都喜歡什麼牌子的衣服很正常。

他可能是剛才聽蔣瑤說我穿不起迪奧的衣服,只能穿小牌子的,覺得過意不去吧。

「我很好,好得不得了。」

我拂開他的手回到人群之中。

蔣瑤朝我招手,「桑榆!」

我過去。

她親昵地挽著手給我介紹,「這是咱們的學姐,林晗,是大齊集團總裁的千金。」

我微微頷首,「學姐,你好,我是桑榆。」

「桑榆?」林晗重複了一遍我的名字,「莫不是……」

「學姐你也喜歡迪奧的衣服嗎?」蔣瑤含笑開口:「你身上這件我就很喜歡,只不過沒貨了,我沒買到。」

「是嗎?」

蔣瑤點點頭,「是啊,不過桑榆身上這件禮服也很漂亮,雖然是個小牌子,做工看上去還挺不錯的。」

「……」

我是該笑呢,還是該笑呢?

15

林晗輕輕摸了摸我身上的禮服,「確實很漂亮,沒見過,是哪家定製的?」

我說了名字。

林晗忽的輕笑了出來,掃了蔣瑤一眼,「蔣學妹平時對服飾沒有研究嗎?」

蔣瑤有些興奮,「還算是有些研究的,像是迪奧啊,香奈兒啊,我最近都定了,那邊也陸陸續續會送到我家來。」

「……」

我和林晗對視了一眼,林晗笑著搖搖頭,

「蔣學妹是不是就聽過這幾個牌子啊?GeorgesHobeika 不知道,那 ElieSaab 呢?ZuhairMurad?」

蔣瑤唇邊笑容一頓,神色也僵了僵。

「都沒聽過嗎?」

蔣瑤尷尬地笑了笑,「聽過,當然聽過。」

「別只是聽說啊,你也該好好了解一下,這些都是入門級的。」林晗說完又問我,「桑學妹,你喜歡哪個牌子?現在出國還要隔離,要不然咱們可以約著一起去看時裝周。」

林晗身在名媛圈,是很看不上蔣瑤這樣的人的。

蔣瑤也是自取其辱。

我說了自己比較喜歡的幾個牌子。

「我想起來了,你十六歲受邀參加巴黎慈善舞會就穿的那個牌子的,我看過照片。」

林晗遺憾地嘆了口氣,「只可惜他們只邀請全球頂級名媛去參加,我沒有那個榮幸了。」

「什麼?」蔣瑤震驚地看著我。

林晗則挽著我的胳膊走了,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她才又笑著說道:

「不是我瞧不起人,只是有些人確實挺可笑的。」

嗯,這一點我是贊同的。

我沒有因為所在的圈子而覺得高人一等,可蔣瑤這種跳樑小丑的舉動,確實挺令人捧腹的。

「剛才謝謝你啊。」

我知道林晗一直在幫我懟蔣瑤。

林晗微微一笑,「不用客氣,如今有機會跟你交個朋友,是我的榮幸。」

看吧,我又多了一條人脈。

16

正和林晗聊天,那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

我過去一看,竟然是我哥和秦川打起來了。

「怎麼回事?」我上去拉架。

秦川指著我哥,「這就是你看上的人?他剛才和這個女人親熱,你看他嘴上的口紅。」

「……」

也怪我沒和秦川說清楚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秦川會為我出頭。

這又要給我錢又希望我過得好的,這會還為了我出頭打架,還是在這種重要的場合里,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怎麼不對我這麼好?

我抿了抿唇給他介紹,「這我哥,這我嫂子。」

「什麼?」秦川一驚。

我哥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冷笑了一聲,

「原來秦先生是為我妹妹出頭,那我這個做哥哥的應該謝謝你才對。不過,我妹妹並不需要你為她出頭,畢竟,沒人敢欺負我們桑家的人,你說呢?」

秦川似乎反應過來了,難以置信地看著我,「你是桑家的人?那個桑家?」

我點點頭。

不裝了,我哥是億萬富翁,我攤牌了。

秦川不可思議,「那你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家裡的事情?你又不喜歡我?」

「我……」

「你快點去找蔣瑤吧,她一直又是迪奧又是香奈兒的,秦川,你也趁幾個億的資產,多給她買點好衣服吧,別讓她一副暴發戶的樣子,怪丟人的。」

我這話剛落下,蔣瑤就過來了。

我看到她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走吧,你先去處理傷口。」我對我哥說。

音音把我哥扶走了。

我也要走,卻被秦川拽住了。

「桑榆,你……」

「你放心,這只是普通的慈善晚宴,大家都是校友,今天來就是熱鬧一下而已,這件事不會傳出去的。」

我笑了笑,繼續說道:

「不過就算傳出去對你也沒什麼影響,本來你也接觸不到頂級大佬的圈子,不是嗎?」

17

說完我就去拿拍賣目錄了。

募捐一會就開始了,以拍賣的形式,我還捐了一條祖母綠項鏈呢。

又過了一會,大家都落了座,拍賣正式開始。

我已經選好了幾樣了,一會一定要拿下。

身邊的空位這時坐下了一個人,竟然是許庭深。

「學長?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許庭深身穿高定西裝,微微傾身貼近我的耳邊,低聲說:

「學妹給我送的邀請函,學長怎麼會不來?」

「……」

他幹嗎這麼說話?

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許庭深掃了眼我手中的目錄,「喜歡什麼?」

我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但又不敢深想,就笑著搖搖頭,「隨便看看。」

拍賣師的聲音已經響起來了。

一開始的東西就只是幾千塊幾萬塊而已,畢竟這只是個校友會,又不是頂級大佬聚會。

「下面這條祖母綠項鏈,來自桑榆小姐,起拍價十萬。」

到目前為止,我這條項鏈已經是全場最貴的了。

但還是有人舉號碼牌。

眼看這條項鏈就要被叫到一百萬了,許庭深突然舉起號碼牌,「兩百萬。」

「!!」

其實我這條項鏈也就十二萬而已。

好傢夥,許庭深這一出手,直接將這場拍賣會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學長,你幹嗎呀?」

許庭深挑眉,眉宇間風流邪肆,

「我喜歡啊,況且,學妹的項鏈對我來說是無價的,兩百萬我已經佔了很大的便宜了。」

「……」

我餘光左右看了看,好了,我成為全場的焦點了。

我是愛出風頭,可是許庭深給我帶來的風頭,吹得我有點腿軟。

18

到了我喜歡的那個玉煙鬥了,起拍價是一千塊錢。

我立刻舉號碼牌,可許庭深也跟著舉牌,從一開始,這個玉煙斗就只有許庭深在跟我較勁。

他雖然是頂級大佬,但也不能奪人所愛啊。

我不服氣!

一個一千塊錢的玉煙斗,最後被許庭深叫價到了十萬塊錢。

他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許庭深,你故意的是不是?」

許庭深輕笑,心情很愉悅的樣子,「桑學妹終於叫我的名字了?」

「……」

就叫個名字而已,怎麼他說出來就那麼羞恥?

我不要了!

「十萬一次,十萬兩次,十萬三次!成交!」

「……」

我宣布,我討厭死許庭深了!

我拿出手機給音音發微信,【那個十八世紀的床邊小桌你幫我拍。】

要是被許庭深知道我還喜歡那個小桌子,他一定會跟我搶的。

這個賤男人!

許庭深低低地問我,「生氣了?」

「沒有!」

好吧,我的語氣出賣了我,畢竟想刀一個人的心思是藏不住的。

嗚嗚嗚,我的玉煙斗!

最終,那個床邊小桌被音音拿下了。

耶,是我的了!

我一陣得意,偷偷告訴許庭深,「其實那個小桌是我讓音音拍下來的。」

哼,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許庭深頓了一下,低低笑了出來,他笑得都快胸腔共鳴了,有什麼好笑的?

「你笑什麼?」

許庭深掩唇抑制住了笑意,這才看向我,「就是覺得桑學妹太可愛了。」

「……」

我再一次宣布,我討厭許庭深!

拍賣會結束了。

因為許庭深和我哥兩位大佬,這場拍賣會一共募捐到了快五千萬了。

這五千萬都將用來資助本校的學生和專業研究項目。

許庭深很快就被人圍住了。

「庭深,知道你有錢,可咱們都是老同學,你也用不著這麼顯擺吧?」

我湊過去,「就是。」

許庭深笑了笑,「沒辦法,為博得美人一笑,花多少錢都是值得的。」

他說著,朝我投來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一愣。

他口中的那個美人,該不會就是我吧?

19

大家哈哈大笑。

「庭深看上哪家千金了?長得肯定跟仙女似的,要不然入不了我們庭深的眼啊。」

許庭深盯著我點了一下頭,「嗯,確實是仙女。」

我的臉頰開始發燙,完蛋了,我可能要自作多情了。

我趕緊走人。

結果剛走沒幾步就被秦川拽走了。

他把我拽到外面,「你喜歡許庭深?」

我一把甩開他,「跟你有什麼關係?」

「桑榆,你明知道我和他是死對頭,你為什麼還要跟他攪和在一起?」

「什麼叫攪和在一起?我們男未婚女未嫁,就算真的在一起了,那也是合乎情理的,你管得著嗎?」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突然傳來,「不僅合乎情理,還天經地義。」

我回頭,就看到許庭深走了過來。

他的身後,蔣瑤也跟出來了。

「阿川!」蔣瑤大步過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秦川死死盯著許庭深不說話。

蔣瑤臉上閃過憤怒,瞪著我,「桑榆,你和秦川都離婚了,你再怎麼糾纏他也沒有意義了!」

「??」

我糾纏秦川?

真是搞笑。

「我還沒說你是小三呢,你反倒來指責我?」

「什麼小三?你說話不要這麼難聽!」蔣瑤低頭啜泣,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真噁心。

她還是朵白蓮花

「我說的是事實,我和秦川結婚這三年,你敢說你們沒有偷偷見過面?見了面你們都幹了什麼,不用我說了吧?」

「桑榆,我只是……」

秦川剛開口,我就打斷了他,

「還有你,秦川,我原本想我們好聚好散,但看來你並不是這麼想的。如果你真敢跟我作對,那正好,我對渣男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說完就越過那兩個人往外走。

剛走到我哥的車邊,身後就傳來了許庭深的聲音。

「桑學妹,需要幫忙嗎?收拾渣男小三,我也挺有興趣的。」

我轉身瞪著他,「你和他們一樣,都只會欺負我,你還和我搶玉煙斗,許庭深我討厭你!」

許庭深:「……」

20

第二天早晨睜開雙眼,我就一陣後悔。

昨晚幹嗎跟許庭深發脾氣?

其實他就搶了我一個玉煙斗而已,比秦川和蔣瑤好多了。

我是不是把許大佬給得罪了呀?

我嘆了口氣,拿過手機。

許庭深竟然給我發微信了。

【明天去施工現場視察,十點半到。】

又視察,一個禮拜能視察三四次,包工頭都快煩死了吧!

我立刻回復他,【好的。】

我下床收拾了好一會,下去吃飯了。

餐桌上,我爸一邊看報紙一邊問我,「你和許庭深最近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了?」我疑惑,「我和他能怎麼樣?」

我爸放下報紙,「項目的事情。」

「……」

好的。

「這才剛開始,挺順利的,暫時沒發現什麼問題。」

我爸欣慰地點點頭,跟我媽說:

「咱們寶貝女兒現在越來越厲害了,等這個項目竣工了,那咱女兒也算是徹底在公司站穩腳步了,我看誰還敢說咱閨女是花瓶。」

「……」

我知道公司有人不服氣我,說我就只有出身和外貌而已。

我爸說的沒錯,我得把這個項目好好做下去。

……

我到了施工現場,許庭深那張俊臉出現在我的眼前,眉眼含笑,「還生氣呢?」

「沒有。」

我說的是實話。

秦川和蔣瑤不值得我生氣,至於許庭深,我才不要和他鬧彆扭呢。

誰能拒絕得了頂級大佬的誘惑呢?

「真沒有?」許庭深看了眼腕錶,「那走吧,請你吃飯。」

「怎麼又吃飯?你還沒視察呢。」

許庭深挑眉,「我不說視察,你能出來見我嗎?」

我又有點發矇了。

他最近總是說這樣的話,讓我不得不多想,卻又不想自作多情。

再說了,他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嗎?

我有點生氣了,轉身往車邊走。

許庭深大步追上來,在我的面前攔住我,「怎麼又生氣了?還是因為那個玉煙斗?」

他笑了出來,拉起我的手,另一隻手從背後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放到我手上。

我打開看了一眼,正是昨天在慈善酒會上看上的那個玉煙斗。

「你這是什麼意思?」

許庭深:「原本為博得美人一笑,但現在看來,我似乎把美人惹生氣了。」

我就知道那個美人是我。

我本來就是美人。

不過這玉煙斗我可不會輕易就接受。

「給你,我不要。」

我傲嬌了一把。

許庭深低低失笑,「真不要?」

我揚起下巴看向別處,說不要就不要!

許庭深「嘖」了一聲,「行,看來玉煙斗是沒用了,既然如此,那我只能以身相許了。」

「……」

21

我確定了一件事情,許庭深喜歡我。

可是,我曾經還因為秦川懟過他呢。

音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你說許庭深為什麼一直針對秦川啊?」

她這麼一問,我也有點反應過來了。

「那你喜歡他嗎?」音音問。

我沉思了一會,搖搖頭。

「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還是算了,我現在只想好好工作。」

音音:「對了,蔣瑤是怎麼回事啊?我看到群里好多人都在嘲笑她。」

「是林晗說了什麼嗎?」我輕笑了一聲,「蔣瑤現在不是和秦川在一起了嗎?生活檔次可能提高了點,酒會上嘲笑我身上的禮服是小牌子,沒有她的迪奧高級。」

音音莞爾一笑,「我覺得她像我剛跟你哥在一起的時候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你們這個圈子太難融進來了。」

「你和蔣瑤才不一樣呢,況且你根本不用硬融,他們巴不得拉你進來呢。」

音音可從來沒有因為和我哥在一起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哪裡像蔣瑤,整個一暴發戶心態。

我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是許庭深發來的微信。

【晚上一起吃飯?】

【不去。】

許庭深:【那桑學妹要怎樣才肯賞臉跟我吃頓飯呢?】

嗯,他既然這麼問了,那就別怪我端架子了。

【讓本小姐想想吧,想好了再告訴你。】

許庭深發來了一個流淚的表情,【我傷心了。】

油嘴滑舌。

我把手機丟到一邊,繼續跟音音聊天。

晚上我哥回來,給我倆做了一頓大餐,我又是借著音音的光才嘗到了我哥的廚藝。

吃完飯音音說:「今晚別走了,太晚了。」

我盤腿坐在沙發上翻看時尚雜誌,「我本來也沒打算走。」

我哥:「你住樓下。」

「……」

真是我親哥。

手機又響了一聲,還是許庭深發來的微信。

是一張圖片:一份魚排,一杯香檳。

【你不跟我吃飯,我只能簡單湊合一頓了,沒胃口。】

哎呦這個人真是的!

【沒胃口還喝香檳?】

許庭深:【你來,我把珍藏拿出來,隨便你喝。】

【隨便喝就喝醉了。】

許庭深:【正好。】

「……」

正好個屁。

我才不理他了。

過了一會,許庭深為發來一條消息。

【生氣了?】

繼續不理他。

他直接打了電話過來。

我掛斷,把他拉黑。

許庭深:【拉黑我?】

我把手機放到一邊,繼續看雜誌。

手機就隔一會響一聲。

他可真是閑。

直到我上床要睡覺了,我才又點開他的微信。

【你那條祖母綠項鏈還在我這了,什麼時候來取?】

【明天去視察。】

【怎麼不理我?】

【還在生氣?】

「……」

他陸陸續續給我發了好多消息,最後一條是……

【晚安。】

我鎖屏把手機放到一邊,關了燈。

黑夜裡,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許庭深是在追我吧?

22

第二天我直接去了公司。

期間許庭深又發來了好多的微信給我,都被我忽略了。

沒想到會接到秦川的電話,因為在開會,所以我直接掛斷了。

開完會的半個多小時之後,秦川又打了一通電話過來。

這一次我接了。

秦川在電話里說:「桑榆,能見個面嗎?」

我一邊翻看策劃書一邊說:

「你放心吧,只要你以後管好蔣瑤,也別再來煩我,我是不會把你怎樣的。」

秦川沉默了幾秒鐘,聲音深沉了幾分,「我只想當面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

我不解,「我們還有什麼事情沒說清楚嗎?我怎麼不知道?」

「見面說行嗎?」

「可我不想見你。」

我直接掛斷電話。

許庭深的微信又過來了。

【我買了兩張電影票,你什麼時候下班,我去接你。】

「……」

什麼嘛,我可沒說要跟他約會,他連電影票都買好了,先斬後奏嗎?

我還是不搭理他。

我爸這時進來了。

「閨女,爸爸要去魔都出差了。」

我點點頭,「嗯,公司這邊就交給我了,爸你放心吧。」

我爸輕咳了一聲,「其實公司交給我也行。」

「??」

什麼意思?

公司不是一直你管著的嗎?

我爸:「這樣一來,就只能讓你替我出差了。」

「……」

我哥忽視我,我爸又開始套路我,這個家我待不下去了,我走!

……

我去出差了。

這一趟我走了半個月才回來。

爸媽為了慶祝我第一趟出差順利,特意給我辦了個接風宴。

我也是醉了。

在他們眼裡,我以前就那麼沒用嗎?

出個差就值得慶祝了?

看來以前我真的很讓爸媽失望,為了秦川,我簡直豬油蒙了心。

好在現在我迷途知返,以後再也不會了。

因為這次出差很順利,我爸也正式對外宣布,我成為萬盛集團的接班人。

對於以前一直低調的我來說,這個消息讓我的名字橫空出世,頓時吸引了各大工商財經雜誌的視線。

我火了,甚至還火到了娛樂圈,還有網友把我跟其他富豪千金放在一起比較,但大部分的聲音都是……

我太嫩了。

最近秦川有點怪,不是給我打電話就是給我發微信。

這天我剛下班出了公司,就看到許庭深倚車而立。

我清了清喉嚨,揚起下巴,邁著高貴的步伐往我的車子那邊走去。

許庭深含笑過來,擋住了我的去路。

我停下來,挑了挑眉梢,「許總,好久不見,有事嗎?」

許庭深唇邊笑容加深,「你沒回我微信。」

我直視著他的眼睛,「不想回。」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我?」

我聳聳肩。

許庭深定定地盯著我,看得我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收回了臉上針鋒相對的表情,撇撇嘴,「你還有事嗎?」

許庭深依舊盯著我看,半餉之後,他突然啞聲來了一句,「你真他媽太漂亮了。」

23

回到家,我的臉頰還是滾燙的,心臟嘭嘭狂跳著。

許庭深這個妖精,他實在是太能撩人了。

我咬著下唇,拿過手機默默將許庭深的號碼從黑名單里拉了出來。

嗯……

所以我這是心動了嗎?

我打電話給音音,「你說我該怎麼辦呀?」

音音笑了出來,「你沒頭沒腦地說什麼呢?」

我的嘴角忍不住一直上揚著,「剛才許庭深來找我了,你猜他跟我說了句什麼?」

音音咯咯笑個不停。

我蹬了蹬腿,「你快問我呀!快點快點!」

音音改成了哈哈大笑,

「小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你現在是不是覺得什麼都是甜甜的,一想到他,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我抿緊雙唇。

她是怎麼知道的?

「當年你哥追我的時候我也這樣。」音音實話實說:「其實你哥剛跟我表白的時候我就心動了,可我還是讓他追了我一年。」

「為什麼?」我不解。

「可能是我太矯情了吧,明明自己也心動了,就是不承認。但是小榆,你不得不承認,這種曖昧階段是最令人悸動的,所以你要好好珍惜,以後回想起來,都還是甜滋滋的。」

「……」

不用以後回想起來,我現在就甜滋滋的。

「那你說,我也要讓他追我一年嗎?」

「看你自己吧,我當初也不僅僅是因為喜歡這種曖昧。我其實是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哥,可你不一樣,小榆。」

我抬手覆到心口,還是能感覺到心如鹿撞。

「那我就等他說喜歡我再說吧。」

……

我沒等來許庭深說喜歡我,卻等來了秦川。

沒錯,他說他喜歡我。

那天他突然找上我,我要上車被他一把拽住了。

「桑榆,我有話跟你說。」

我詫異地看著他,「你怎麼來了?」

他深深地看著我,表情急切,「桑榆,我和蔣瑤分手了。」

「什麼?」

「我以為我喜歡她,可和她相處這段時間我才發現,我對她只是一份執念而已,我喜歡的是你!」秦川深情告白。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激動的模樣,以前他在我面前都是冷冰冰的。

這種反差對我來說還挺震撼的。

但更多的是好笑。

24

「是嗎?那可真不巧,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秦川的眼神變得哀傷,「你喜歡上許庭深了,是嗎?」

「這跟你沒關係。」我抽出自己的手,「秦川,我說過,我們算好聚好散,你以後別來找我了。」

「你能給我一次機會嗎?」他上前一步,殷切地看著我,「求你了,桑榆,我……我真的很後悔,其實我早就喜歡你了,你還記得大二那年我闌尾炎手術住院,你在那陪我了一晚上嗎?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事實上,你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記得。」

「……」

你這就屬於馬後炮了夥計。

秦川紅著眼睛,聲音里滿是痛苦,

「我真的很恨我自己,為什麼明明早就意識到對你有感覺,卻一直都不肯承認,小榆……」

「都過去了。」我長舒了一口氣,「秦川,我們不可能了。」

……

秦川突如其來的告白給我帶來了太大的震撼。

我愛了一整個青春的人突然告訴我,他也愛我。

我突然很想笑。

或許這就是天意弄人吧。

我不想跟秦川做敵人,因為那否定了我曾經的真心,我的付出。

可我是真的不愛他了,真的放下了。

秦川,再見吧。

也再見了,我的青春。

等下!

我現在也才二十五歲,還算青春著呢。

拒絕了秦川之後,我一身輕鬆,打電話約音音出來吃飯,之後我和她一起回家了。

快到八點的時候,我哥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視頻。

我點來一看,只見兩個人撕打在一起,須臾我才看清楚,是許庭深和秦川!

許庭深可是曾經的校霸,沒幾下就將秦川打倒在地了。

他指著秦川,「你特么吃回頭草你還有理了?」

秦川擦了擦嘴角的血,

「小榆喜歡我,她愛了我那麼多年,我不相信她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了。」

「……」

視頻到這裡就結束了。

我看得出來,他們打架的地方就是音音家樓下。

這兩個男人竟然跑這來打架,幼稚死算了。

過了一會,我哥回來了。

「他們還在打嗎?」

我哥淡淡一笑,「我上來的時候還在打呢。」

音音走過去,「你怎麼不拉開啊?那裡面有一個可是你未來的妹夫呢。」

我哥看向我,「許庭深?」

我心虛地低下頭。

我記得我哥曾經叮囑過我,不讓我和許庭深在一起。

25

「你心虛什麼?你若是真的喜歡他,我還能阻止不成?至少許庭深比秦川好多了,配得上我妹。」

我羞赧地埋進抱枕里,「哥你說什麼呢?」

回應我的是一陣沉默。

我哥:「行了,當初追人家秦川的時候,我可沒看到你哪裡不好意思。」

「……」

我回到房間打電話給許庭深,他接得很快,「想我了?」

這輕佻的語調還真是……

性感呢!

「你是不是和秦川打架了?怎麼跑到這來打架了?」

許庭深:「你出來,我告訴你。」

他還在下面?

秦川走了嗎?

我換了身衣服,下去了。

路燈下就只有許庭深一個人。

我走近才看清楚,許庭深的顴骨那裡有一點點淤青。

「你就受這點傷……唔……」

他突然把我拽進他懷裡,低頭重重吻了下來。

我掙扎不開,心跳加速,雙腿發軟。

許久之後,許庭深才放開我,他的聲音都沙啞了,

「桑桑,我等不及了,你打我也好,或者讓我追你一輩子,但我要提前行使丈夫的權利,因為你一定是我的。」

「……」

真正的霸道總裁,果然名不虛傳。

「好吧,那我就讓你一直追我。」

許庭深:「……」

我笑了出來,然後去音音那裡拿了些藥膏下來給許庭深處理了一下傷口,就讓他回去了。

躺在床上的時候,他給我發來了一條微信。

【老婆,我愛你。】

Emmmm……

終於表白了。

可誰是他老婆?

許庭深,我很不好追的,你且追著吧。

26

第二天洗漱照鏡子的時候,我發現鏡子里的自己嘴角一直上揚著。

我,好像也喜歡上許庭深了。

好吧,今天就去陪他視察好了。

可我卻接到了蔣瑤的電話,她約我見面。

一見面,蔣瑤就抓著我哭得梨花帶雨的。

「桑榆,你什麼都有了,不要跟我搶秦川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我推開蔣瑤的手,「秦川我不要了,給你吧,你有本事就抓住他,沒本事也和我無關。」

我說完就越過她走了。

身後又傳來了蔣瑤的哭聲。

「桑榆,你只是命好而已,其實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我不置可否。

但心裡是承認的,我命好,會投胎。

可那又能怎樣嗯?

這不代表他們就能隨便傷害我。

我上了車,直奔許庭深的公司。

「許庭深,我現在要你陪我去視察。」

許庭深笑得溫柔,朝我伸出手,「請,我的女王殿下。」

我滿意地點點頭。

本女王現在宣布,正式允許許庭深追我。

……

一年半後,我的第一個項目竣工了。

工業園招商引資也特別順利。

我也正式接管了我們家的企業。

有記者採訪我,「桑總,有人說你一直靠家裡,靠男人,你對此有什麼說法?」

我對著鏡頭微微揚起下巴,本女王絕不低頭!

「我出身好,這也算是我實力的一部分。另外我要強調一點,我跟許總合作的時候,我們倆什麼關係都沒有。還有,我和許總現在也什麼關係都沒有。」

晚上回到家,我就被許庭深壓在了床上。

「追了你一年多了,還什麼關係都沒有,桑桑,你是不是有點太沒良心了?」

我傲嬌地挑眉,「我早就告訴你了,我可是很難追的。」

許庭深笑著吻了下來,「沒關係,我願意追求你一輩子,那什麼時候去領證?」

「明天吧。」

「好,領完證我繼續追求你。」

嗯……

所以我該什麼時候告訴許庭深,我也喜歡他呢?

(全文完)


更多好看故事進入主頁→點擊文章→查看超爽故事合集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女人這樣和你聊天,其實是在拒絕你,別再打擾 - 天天要聞

女人這樣和你聊天,其實是在拒絕你,別再打擾

有人說:「主動聯繫就是感情的測謊儀,那個不再主動聯繫你的人,不是沒時間,而是因為在她心中聯繫已經沒必要。」就像一個女人在和你聊天時,從來不主動,態度也總是敷衍,那你就該明白,她不想跟你有所發展,你也別再執著了。
女人這輩子,情關過了,餘生也就順了 - 天天要聞

女人這輩子,情關過了,餘生也就順了

作者丨池魚古今痴男女,誰能過情關。可能很多人不明白,人這一輩子,怎樣的愛情才能算是過情關?嚴格來說,每個人遇到的人都不同,經歷的具體情況也不一樣,因此沒法一概而論,但是能夠讓你過情關的人,基本都有一個共性:這個人一定能夠讓你脫胎換骨。
婆婆花10000+買玉手鐲,住院卻讓我們掏錢 - 天天要聞

婆婆花10000+買玉手鐲,住院卻讓我們掏錢

(網友自述,拈花笑整理)「我也沒惦記過您那東西,要不您現在賣了,正好交住院費。」婆婆最近因心臟問題入院,醫生建議搭橋手術,保守需要50000+的費用。公公與我們商量讓我們先給墊30000,明面上是以借的名義,但我知道這個錢會跟以往一樣,有去
身上具備這5個特質的人「誘惑力」都不低 - 天天要聞

身上具備這5個特質的人「誘惑力」都不低

啥叫「誘惑力 」呢?就跟你瞅見一ta,心裡那小火苗噌噌往上躥,那就是ta身上那「誘惑力 」給你整的。有的人這誘惑力 ,就像咱冬天的第一場雪,來得快,唰一下就把你迷住了;像是那人兒的長相、氣質、打扮,還有那一股子精氣神,味兒,簡直就是個迷魂陣
我們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有它獨特的意義! - 天天要聞

我們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有它獨特的意義!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這句話透露出時間的流逝無情與迅速,正如我們的人生,不同的年齡階段要面對的選擇和決斷也隨之改變。童年:探索與發現的樂趣童年是人生旅途的清晨,一切都是新奇和未知。在這個階段,孩子們像小小探險家,對周圍的世界充滿好奇。他
人生的路,邊走邊看那是一種優雅,邊走邊忘就是一種豁達 - 天天要聞

人生的路,邊走邊看那是一種優雅,邊走邊忘就是一種豁達

人們常常會欺騙你,是為了讓你明白,有時候,你唯一應該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不要抓住回憶不放,斷了線的風箏,只能讓它飛,放過它,更是放過自己。不是每一場相遇都有結局,但每一次相遇都有意義。有些人適合讓你成長,有些事適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