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2024年05月17日22:45:24 情感 1414

01

我的閨蜜鄧怡涵是個戀愛腦。

之前我沒當回事,畢竟我和她在穿紙尿褲的年紀就在一起玩了。

直到她突然把我和她前男友拉到一個群里,說要給我做介紹時。

我才發現,她病得不輕。

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 天天要聞

02

鄧怡涵的前男友叫趙子文,他們戀愛三年,分手是因為趙家的三個姐姐看不上鄧怡涵。

原因千奇八怪,比如,趙家大姐覺得鄧怡涵臀圍太小,不適合生孩子……

更奇葩的是,趙子文分手的時候,沒有擔當,只是把家庭內部聊天記錄轉給鄧怡涵。

讓她自己看看,她到底差在哪裡。

「我姐不同意。」

他用一句話和一大堆侮辱人的聊天記錄,否定了鄧怡涵三年的青春和付出。

鄧怡涵當時在我家裡,哭了大半個月,瘦了近10斤。

她被趙家那些傻子影響,開始不停地懷疑自己。

「我真的長了一張克夫臉嗎?」

「我真的會生不出孩子嗎?」

「我只是化點淡妝,看起來真的很像站街的嗎?」

……

諸如此類。

她把那些惡意的評價,當了真。

我只能不停地安慰,並且肯定她——你很好,你是個好女孩,你值得更好的!

那段時間的她很痛苦,我也很不忍心。

但是長痛不如短痛,跟趙子文結婚,只怕比分手更難熬。

只要走出來就好了。

鄧怡涵在痛定思痛之後,看起來確實是一副走出來的樣子。

結果,他們分手後一年,鄧怡涵突然神秘兮兮地跟我說:「給你介紹個男朋友。」

這個男朋友,就是她的前男友——趙子文。

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 天天要聞

03

鄧怡涵說著給我拉進一個群。

群裡面除了她,還有趙子文。

我下意識想要退群,卻接到了鄧怡涵的電話。

她說:「子文想認識一下你。」

「不用了吧……」

之前鄧怡涵談戀愛的時候,我從不加她男友微信,也從不跟他聯繫。

鄧怡涵的感情,都是她自己敘述,我只聽,從不參與。

但是對於趙子文,我光聽,都覺得難以忍受和極度噁心,我不知道鄧怡涵把我們拉到一起,又說要做介紹,到底是什麼意思。

很快,她說明了來意。

她說趙子文半年前找她複合,她同意了。

她怕我覺得她窩囊,就一直沒告訴我。

三個月前,他倆又分手了。

責任在鄧怡涵身上,她配不上趙子文。

她說:「我認識的女孩子里,屬你最優秀,人好,家世也好,子文真的是個好男人,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們倆個都這麼好,要是能在一起,該多好?」

我的內心升騰起一種很奇異的噁心感,表面卻不忍對鄧怡涵發脾氣。

我只說:「我不打算談戀愛,還有,他可是你前男友。」

「正是因為我和他在一起過,我才知道,他有多好,你相信我,跟他在一起,你會幸福的。」

「你在群里打個招呼,主動一點,子文喜歡熱情大方的女孩子。」

「我們在群里聊,你放心,我會幫你的。」

她說著,掛了電話。

我知道,她戀愛腦又發作了。

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 天天要聞

04

面對鄧怡涵這種奇葩的做法,我的選擇是,直接退了群。

鄧怡涵又一個電話追了過來。

她似乎很不理解,我為什麼不接受她的好意。

我索性直說了。

趙子文高中畢業,月薪3200,抽煙喝酒,和父母擠在50平的小兩居,沒車沒房,三個姐姐(相當於三個婆婆)……

哪一點我都看不上。

鄧怡涵在那頭沉默了許久。

我以為她會清醒,誰知道她說:「我不許你這麼說他。」

我無語了,他在我心目中會有這種形象和定位,都是從鄧怡涵的描述里總結的。

「你這麼想他,可能是我之前表達不恰當,其實他是個很好的男孩。」

「這麼好的男孩,為什麼你不繼續跟他在一起?」

鄧怡涵沒繃住,說了真實的情況。

趙子文最近染上了賭癮,動輒一晚上輸贏過萬,對於他這種普通收入和家庭情況而言,實在是太負擔了。

趙子文覺得鄧怡涵月薪就5000,家裡條件也普通,掙不到錢,沒辦法給他解決後顧之憂,所以又開始各種看不上鄧怡涵。

鄧怡涵的想法更叫我大開眼界。

她說:「我想的是,你家裡有錢,而且你現在月薪都能拿3萬多,如果你和子文在一起,那不是天作之合嗎?」

「你別擔心,子文只是年紀小,自制力不強,等他再過一兩年就會收心了。」

我氣得想笑,問她:「你那麼愛他,這樣給他鋪後路,捨得我跟他在一起?」

鄧怡涵嘆氣道:「我想開了,他跟你在一起的話,我們以後還能經常見到,我也能看到他過得幸福……我願意。」

你願意那是你的事,我可不願意。

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 天天要聞

05

我拉黑了鄧怡涵。

鄧怡涵的媽媽問我媽媽,是不是我倆鬧意見了,平時都跟姐倆似的關係,怎麼突然拉黑了。

我直接給鄧怡涵的媽媽打了電話,跟她說了這事。

她聽完,也是久久沉默。

「英子,你拉黑就拉黑吧,這事你有理。」

「以後她要再說胡話,做蠢事,你理都不要理。」

鄧怡涵媽媽表明了態度。

我媽媽知道這事之後,給鄧怡涵介紹了一個海外派遣的工作,去的發達國家,工資按美金算。

「讓孩子出去走走,開開眼界,長長見識。」

鄧怡涵媽媽對此感激不已。

不過她應該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說服了鄧怡涵接受這份工作。

鄧怡涵這一去,就是五年。

閨蜜把她好賭的前男友介紹給我,她說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 天天要聞

06

現實生活,不是小說。

現實真的很殘忍。

鄧怡涵在今年過年帶了120萬的存款回國了。

回國之後的第二個月,她跟已經離婚還帶著一個兒子的趙子文領了證。

你問我怎麼知道的?

鄧怡涵媽媽從她回國之後,總是來我們家跟我媽哭,喊著要斷絕母女關係。

最後,卻還是心軟含淚包容了女兒的任性。

這已經註定了,是一場悲劇。

鄧怡涵明明已經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卻仍舊選擇一頭扎進泥潭。

她似乎很可憐,但又一點都不值得同情。

我只是惋惜,小時候那個可愛嬌憨的女孩子,長大了除了「憨」,竟什麼也沒剩下了。

——完——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人過30,最深刻的領悟 - 天天要聞

人過30,最深刻的領悟

昨晚深夜,我的閨蜜給我打來電話,她正在苦惱。因為今年過年了,她實在想回老家看望她的父母,但是她的孩子才六個月大,老公一直在堅持認為這會太過危險。我能感覺到她內心的掙扎和痛苦,這種無奈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希望她能儘快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母親堅決
中年以後,女人最大的靠山,是這一個人 - 天天要聞

中年以後,女人最大的靠山,是這一個人

01父母先生,夫君守,子女孝,人生常法。女人的人生旅程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然而,當中年到來時,她們可以依賴著丈夫和孩子們。他們是她們生命中的支柱和守護者,給予她們力量和愛,使她們更加堅強與美麗。現實並非永遠如我們所期望的那樣可靠。
你和誰結婚,其實都是註定的 - 天天要聞

你和誰結婚,其實都是註定的

昨夜淺讀沈從文的《邊城》,被這句話深深觸動:「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般的必然。」我們度過一生,看見了無數的人。出生時,每個人都無法預見未來。結束時,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前世的緣由。但是,我們能夠珍惜此生,並儘可能多地收到美好的回憶。
男人愛不愛你,斷聯一次,就清楚了 - 天天要聞

男人愛不愛你,斷聯一次,就清楚了

愛,是世上最純粹、最動人的情感。無論是離別久盼重逢的激動心情,還是愛情剛萌芽的甜蜜浪漫,這些都是我們對愛情最好的嚮往。在無盡的人海中,我們都渴求著那份真摯的感情,那一份能夠讓我們快樂、感動、幸福的愛情。它是我們最珍貴的財富,也是我們永遠不會
做人,要厚道 - 天天要聞

做人,要厚道

01厚道是人與人相處的至理原則,歷經古今,依然具有深遠的意義和價值。君子以厚德載物,這句話出自《周易》,不難看出,在古代,衡量君子人品的標準之一,便是厚道。一個厚道的人,無論是誰都願意和他來往。
不要輕易許下承諾,承諾一旦許下,就必須全力以赴 - 天天要聞

不要輕易許下承諾,承諾一旦許下,就必須全力以赴

在戀愛的過程中,承諾是一個沉甸甸的字眼,它承載著兩個人的期待和信任,代表著彼此間神聖的盟約。然而,並不是所有的承諾都能兌現,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信守承諾。因此,在許下承諾之前,我們必須慎重考慮,只有在深思熟慮之後,才能做出決定。
我和壯碩岳父的故事(二十九) - 天天要聞

我和壯碩岳父的故事(二十九)

**我和壯碩岳父的故事(二十九)**「來啦,女婿,快來坐。」岳父站在家門口,熱情地招呼我。他身材魁梧,皮膚被陽光曬得黝黑,笑起來時眼角的皺紋更深了,顯得既親切又可愛。我走進屋裡,岳父已經泡好了茶,茶香四溢。我們坐下來,開始聊起了家常。
浙江33歲大齡剩女相親奇葩要求被懟哭,網友:該回去吃藥了 - 天天要聞

浙江33歲大齡剩女相親奇葩要求被懟哭,網友:該回去吃藥了

一名91年出生的女性,在相親時提出了看似簡單卻頗具爭議的要求:對方需在上海或杭州擁有一套房產,具備本科學歷,並支付五萬彩禮。這些條件在她看來或許只是對未來生活的合理期望,然而,在相親男的眼中,卻成了她「不清醒」的表現。
兒子12年不上班,我氣急讓他跳樓,悲劇後,我發現他卡里上百萬 - 天天要聞

兒子12年不上班,我氣急讓他跳樓,悲劇後,我發現他卡里上百萬

「娃兒啊,媽求你了,別拋下媽一個人啊!」兒子跳了樓,媽媽撲到他血肉模糊的身體上,哭得肝腸寸斷。白髮人送走黑髮人,這悲慘的場景讓周圍的鄰居心裡都不是滋味,可大伙兒對這位媽媽就是同情不起來。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位兒子是被她逼上絕路的。01村子裡,
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後續) - 天天要聞

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後續)

故事接上篇(點我頭像進入主頁搜索標題關鍵詞查看)13音音很快就跟學校溝通好了,慈善酒會定在 7 月 2 號 這一天晚上,正好是周六,大家湊在一起放鬆熱鬧一番。我提前一個禮拜就選好禮服了,是我哥半年前在 GeorgesHobeika 給我定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