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2024年04月16日23:15:11 情感 1207

首先此文是本人原創,文中所列出版圖也是本人當年原創發表刊物,並無轉載借用。今晚不寫球賽,曾經的我也是一名作者,那時用相機與文字描繪水族與生活,也曾出版登刊。也許,大環境讓許多人忘記生活的初衷,賽場的喧囂可以掩蓋瑣碎的生活痕迹,也或者換個角度去看待這生活,願你們努力生活不負此生,願所有讀完此篇的人們都得償所願。

這是一個關於養魚人的故事,但是卻不只是一個故事,它一直延續至今……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在鍵盤上敲出後面的文字前,我的內心其實還帶著一絲壓抑的喜悅與局促。夜風微涼,指尖的煙燼飄過我的發梢。好吧,入冬的帝都,給所有人都帶來了季節的恩賜與新年的喜悅。這一刻,我的嘴角微揚,如同三年前那一夜……

從小就性子跳脫的我,不愛循規蹈矩,嚮往西藏的雲,玻利維亞的天空……直到30歲那年,我徹底愛上了水中精靈,便一發不可收拾。池中物雖在匣水之間,卻能無比輕靈悠然地起舞,愛上水族,猶如自己的生命被打上了烙印,無息無止,只為自由暢遊。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很多魚友並不知道,我其實是到了而立之年才接觸水族的,前輩與同道的讚譽時常讓我愧不敢當。但想來,大家都是愛魚之人,賞水之客,無關其他了。在下開過海缸,跳過草景,游過錦鯉池,卻最終闖入了三湖,便不舍不離,痴痴沉迷慈鯛之美。很多認識我的魚友,都知道寒夜迷戀三湖,中毒之深,唯有慈鯛之美可醫。關係更緊密的魚友,更知道所有三湖慈鯛種群科屬里,我最愛藍茉莉(Cyrtocara moorii),藍茉莉的英文名字是「Malawi blue dolphine」,含義就是馬拉維的藍色海豚。的確,世界上極為聰明的海洋生物就是海豚,而我們的藍茉莉不只聰明美麗,也與我有一段藍色情緣。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初入水族圈子時,我曾瘋狂地充實自己的專業知識。水族專業論壇成了最好的平台,我至今還記得那段難忘的歲月,有歡笑,有委屈,有成就,也有付出……那時,我廣交三湖摯友,互補所長,水族論壇上都是大家歡樂的交流,也有亢奮激烈的理念辯論,那是我一生都無法忘懷的歲月。

日積月累,我終於小有所成,對三湖慈鯛也愈加沉迷摯愛,藍茉莉慢慢地便佔據了我所有視線。我愛它靈動的游姿,我愛它倔強的性情,我更愛它那一抹高貴的幽藍。漸漸的,我的所有文章與帖子都是它的身影。華燈初上,我欣悅如孩童般舉著相機追逐它炫目的身影;夜深人靜時,借著微弱水中燈,我守著它慵懶的睡態;黎明初臨時,我會把自己的感受整理出來,發在平台上,與大家分享,藍茉莉,主題永遠都是我的藍茉莉……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儘管藍茉莉並不是三湖慈鯛中最稀有、最名貴的,甚至因性烈、不好混養而頗有惡名,可我卻情不知所起,便一往情深。直到有一天我遇見了你——名為「妖」的女子,靜靜出現的你瞬間便愛上了我的藍茉莉。我每天追逐魚兒的身影,你也每天關注著我的藍茉莉。輕輕淺淺,相視無語,藍茉莉竟成了我們之間永恆的話題。好吧,其實我當時的想法是:一個妖精愛上我的藍茉莉,什麼鬼啊……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時光荏苒,靜水無聲。隨著我的藍茉莉健康地成長,我和魚兒們也會時不時地隔著薄薄的缸體對視,它們偶爾也會突然游開,一副不願理睬我的樣子,見此情形,我不禁露出一絲微笑,心裡感嘆道:藍茉莉可真是脾氣不小啊。當我的手指划過水面,它們便會歡快地浮上水面,見到並無食物,也會頑童般地輕啄我的指尖表示抗議,就像是安靜的你,會默默地讀我寫的網文,會邊讀邊輕柔地笑,偶爾還會回復一些惡作劇般的話語,而我,卻總是忍不住在第一時間回復你的留言,生怕錯過。直到有一天,對著你的留言,我的手指再也敲不出任何一個字,那一刻,我心動了,也亂了。


我問佛,

愛情是什麼?
佛說,
廢物。
我問自己,
愛情是什麼。
你說,
就是我倆。


遇見是緣,相處美好,可人生在世,世事無常,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我只好把一切深埋心底。儘管我們的話題依然是藍茉莉,卻少了些輕鬆,多了些拘束,我看見了你眼底淡淡的憂思,你也把我的躲避盡收眼眸、散落風中。有天,我倆發生了莫名的爭執,我賭氣的說:「我不再養藍茉莉了,賣了吧……」全平台的人都知你愛我的藍茉莉,我也愛自己的藍茉莉,我幾乎能想到你失魂落魄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消失在人海中的場景……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在後來的日子裡,身負管理責任的我依然是平台活躍的水族先鋒,而你,卻在某一天突然宣布不再熱愛三湖慈鯛,也不再來這裡參與交流了。我沒有挽留,只是默默目送你孤獨的身影、嬌弱地低泣。我在醉酒後寫了一篇帖子紀念你的離開,而你卻已經看不到了。從不在實體雜誌上寫文的我,終於寫下了第一篇公開的水族文章——《三湖慈鯛的坦白之言》(見《水族世界》2013年第六期)。因為我知道你是熱愛三湖慈鯛與水族的,而這是最權威、受眾最廣,也是最專業的實體雜誌,我堅持不用真名,而用自己的筆名——寒夜,就是怕你看不到我為你寫下的心裡話。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命運弄人,造化世間。也許命運並未安排我們在合適的時間遇見,也拖拖拉拉地延遲了我們的邂逅。生活中忙碌的你並未看到那篇文章,我們都在為各自的生活努力、埋頭前進,並忽略了當年的初衷。而我更來不及告訴你,藍茉莉一直都在,我怎會賣了自己心愛的魚兒呢?當初,是因為朋友的託付,我才幫助照顧三湖慈鯛的,才熱愛上了水族,而後,環境發生了變化,我又把它們託付給了朋友照料!但我會永遠記住那條藍茉莉,它不僅為我帶來了無數愜意的日子,還讓我結識了那些可愛的朋友們,更加因為它遇到了你,我今生的宿命!

《三湖慈鯛的坦白之言》發表三年後,我來到了京城,當年的許多魚友都匯聚於此,但我卻再也沒聯繫過大家,也未踏入任何與水族有關的場所,好像在刻意迴避著什麼。這裡的空氣讓在海邊長大的我很不適應,時常感覺肺部撕裂般地疼,也許,這種難受實際上並不因為空氣,而是因為某處的暗痕其實從未癒合。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奇蹟發生了,一個有暖陽的秋日午後,我竟鬼使神差地打通了你的電話!短短18秒,卻註定了永恆……之後的日子充滿歡樂,藍茉莉儼然又出現在了我們中間,它歡快地遊動,傲嬌地擺尾,調皮地飛舞。人在世間,恰如同在水中游,十指緊扣,化為水中靈。


我熱愛威廉·巴特勒·葉芝的詩句: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當你老了,頭髮花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爐邊,取下這本書來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讀著,追夢當年的眼神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你那柔美的神采與深幽的暈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愛過你曇花一現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愛過你的美貌,以虛偽或真情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惟獨一人曾愛你那朝聖者的心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愛你哀戚的臉上歲月的留痕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爐罩邊低眉彎腰

Murmur,a little sadly,

憂戚沉思,喃喃而語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愛情是怎樣逝去,又怎樣步上群山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怎樣在繁星之間藏住了臉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你說你愛我的聲音,不論它傾訴的是思念亦或是哀愁。我欣喜你的清麗空靈,如同馬拉維湖中悠然遊動的藍茉莉。你絞起的水波如最美的詩篇,波光倒映出最美的藍!多想牽你的手,去同游東非三湖,看非洲大裂谷的奇美,看三湖中無數的慈鯛精靈……

三湖慈鯛是好鬥的,是真性情的。而我們的相處也如同它們一樣時有爭吵,有時可謂是唇槍舌戰、犀利異常,這讓我見到了你的另一面。你果然是如妖的女子,那些奇思妙想,那妖異的詭辯,即使鬥嘴,也讓人樂此不疲。我有句話常對你說:「我是寒夜,只愛妖孽。」原來,人與人之間靈魂的碰撞是沒有退路的,剎那便鑄就永恆,即使從生到死,也未必遇到知音。而我,是何其幸運,縱使沉淪也甘之如殆!


馬拉維湖的藍茉莉即使爭鬥,在人看來也如相親相愛。它們會口唇對接,拼力擺動身體帶動彼此,如同熱戀的情人在纏綿熱吻。而現實中的男親女愛,又何嘗不是甜三分苦七分?見過太多的無奈與隨波逐流了。三湖慈鯛中的伴侶,若有一方死去,另一條就會環繞著它的屍體緩緩遊動,不停不息,這是比人類更優雅的深情啊!我尊重每一條自由的魚兒,我熱愛每一個自由的生命,它們都在拚命燃燒自己,綻放生而為魚的榮耀!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曾經有人問我:「寒夜,為何藍茉莉會有淚眼?好凄美啊……」我當時冷漠地回答:「那取決於攝影師的布光以及不同光線折射的角度所產生的視覺效果。」「魚兒怎麼會有眼淚?又怎會滴落在水的包圍中?」後來,你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如是回答:「有的人生來如風,飄飄零零,洒脫隨性,卻容不下任何人,也留不住任何人。有的人生來如水,溫柔包容。她能幻化不同的形狀去包容,哪怕一滴眼淚的形狀……」聽完我的話後,你便痴痴地笑,說我在胡扯,明明是攝影的布光,卻偏偏讓我給杜撰成了胡說瞎想。好吧,但我現在確實是這麼想的,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水族攝影師,但我只想拍魚的靈魂,魚應該也有自己的靈魂的吧……


我告訴你,以後我親自為你造景開缸,養一缸的「小海豚」(藍茉莉),用色溫最適合的燈布光。那樣,就可以在日落黃昏後,只點起魚缸的光源,陪你一起靜靜地看幽藍的茉莉。光化水波,藍飄滿屋,看我們的藍茉莉!噓,靜靜地不要說一句話,魚兒為證,千言萬語只在心頭。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生活如同在軌道行駛的列車,只要啟動了就不會倒退。我們已經相識四年多,從之前的懵懵懂懂,終於到了現在的相知相守。但是,該面對的依然要面對。那夜,我推薦給你聽林俊傑唱的新版《女兒情》,你說很好聽,我卻在鍵盤上打出了一段話:「那一年,他離開女兒國,她在城頭似哭似笑,當著百官的面,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唐玄奘,下輩子娶我可好?』夕陽下,白衣騎白馬,風沙漫天看不見他的表情。僧人不語,只餘風聲喧囂……這一年,他圓寂,千佛誦經,萬眾朝宗。他走的時候卻只笑著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好』!」

我知道你聽哭了,我也看濕了臉頰。當年的玄奘不如一尾魚兒來得自由自在,當年的國主也沒有藍茉莉那樣悍勇拚鬥只為爭取的決心,所以便錯過了。那麼,他們是否有遺憾?我常對你說:「遇見你,我無憾。」是的,我真的沒有什麼遺憾,眼前有華美的魚缸,三湖慈鯛會伴隨我一生,轉過身,我便能遇見最美的你,你笑顏如花,痴心守我四年。世人皆說,世事難兩全,可我卻擁有了心中最愛的兩樣,還有什麼遺憾呢?這一刻,我不禁嘴角微揚。

寫給普通人的頌歌!生活中縱有百般不易,這個故事卻延續至今 - 天天要聞

我們的故事才剛剛開始,愛上三湖慈鯛就是愛上它們的勇氣,愛上它們從海水過渡到淡水的蛻變與堅忍。三湖慈鯛做到了,愛魚如痴的我自然也不落魚後,且看那春花綻放的日子裡,我會站在你的面前告訴你:「你好,我是寒夜,只愛妖孽,你喜歡我的藍茉莉嗎?它是世上最美的魚兒。」


每一個熱愛水族的人們,我祝福你們能夠欣悅地生活!每一個熱愛生命的人們,我願你們都得償所願!每一個真心去愛的人啊,願你們終成眷屬!相信我,每一個用心飼魚的人,都是上天安排的寵兒,因而才有資格照顧世間最嬌貴的生靈,願你們的愛缸永永遠遠,願你們的魚兒健健康康!


茶已涼,煙絲略苦,略顯僵硬的指尖還在蠢蠢欲動。這是我的故事,一個魚痴的故事,一個因魚生情的故事,它並未結束,才剛剛開始……

本文非轉載非引用,所有文體均為本人原創作品,請平台酌情審核,如有問題請通知我修改,這是一篇寫給普通人的頌歌,人生總有不易,都別輕易放棄!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 天天要聞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人活在世上,身邊少不了一些親朋好友,也會遇到一些同道合的人。大家在一起相互陪伴、相互支持,度過人生許多美好的時光。有時候還會約著一起去旅行,一起聚餐,一起暢聊心事,甚至還會相互串串門......更進一步增進彼此的感情。然而上門做客,也是有講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 天天要聞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樹葉不是一天變黃的,人心也不是一天變涼的。雪花把樹枝壓垮前,往往經歷了很長時間積雪的堆積,每一片雪都不無辜。我們總以為一段感情結束,是突然間的事,回過頭來去看,才發現原來,一切早有預兆。女人若是還願意對你吵,和你鬧,說明她心裡是有你的。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 天天要聞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愛情裡面,背叛是最讓人心痛的,比不愛還痛苦。不愛了,直截了當說清楚,選擇分開就可以。而背叛,就像是一鍋香噴噴的熱湯,落進了蟲子一般噁心,讓人作嘔。一旦,一個人的心發生了偏移,那麼這段關係就已經從裡面腐爛了,沒必要再繼續了。那麼,如何判斷一個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 天天要聞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圖片來自網路,圖文無關你如果事情找她,她還是會秒回。哪怕你真的遇到了什麼麻煩,她都會幫。光是女人做到這一點,就說明她的心裏面還是有你。而且你們分開以後,她一直沒有開始新的戀情。就連你送給她的東西,你們的聊天記錄,她都會保留。不願意開始新的生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 天天要聞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離婚是一件令人痛苦和困惑的事情,特別是對於女人來說。離婚後,很多女人都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需要再次尋找新的伴侶?有些人可能會選擇獨自生活,而另一些人則希望能夠重新建立一段美好的感情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 天天要聞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在生命的旅途中,中年是一道分水嶺,是積累與沉澱的見證,也是收穫與感悟的開始。當我們步入中年,回望來時的路,也許會感慨萬千,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生活的期待和規劃。那麼,在眾多的期望與追求中,什麼樣的狀態可以稱得上是人生的贏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