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2024年04月16日04:55:18 情感 1415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按鈕,方便以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於您進行討論與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母親的離世讓我萬念俱灰。她在我心中一直是那個堅強、溫暖的支撐,即使在病榻上奄奄一息,她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愛與關懷。直到最後一刻,她牽掛的都是我的生活。我無法接受她就這樣永遠離開了,內心充滿了無盡的悲痛和思念。

但最終,我還是下定決心,要去看看繼父。也許,這次見面能讓我們更加了解彼此,消除心中的芥蒂。我希望,能夠為母親做些什麼,讓她在天之靈感到欣慰。

我踏上了回家的路。車窗外,景色一如既往的熟悉,但我的內心卻百感交集。思念母親的痛苦還縈繞在心頭,而即將面對繼父的擔憂也令我忐忑不安。

終於,我到了家門口。站在這扇熟悉的門前,我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敲響了門。很快,門開了,我看到了繼父那張滿是皺紋的面容。

"兒子,你回來了。"他的聲音中透著幾分疲憊,但還是帶著欣慰的語氣。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繼父,我回來了。"我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自然一些。

繼父上下打量著我,眼神中滿是關切:"你瘦了不少,最近還好嗎?"

"我沒事,只是最近工作太忙。"我勉強笑著說。

"那就好,快進來吧。你母親一直挂念你。"繼父側身讓我進門,眼神中隱約流露出一絲哀傷。

我走進熟悉的房子,四處環顧著。一如既往的布置,讓我不禁想起了母親。她總是喜歡把家裡收拾得整整潔潔的,哪怕是一粒灰塵也不會放過。

就在此時,我注意到了一個陌生的身影從裡屋走了出來。那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二十齣頭的樣子。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爸,是誰啊?"那個年輕人疑惑地看著我。

"哦,是你哥哥回來了。"繼父連忙介紹,"這是我的兒子,你們好好認識一下吧。"

我與那個年輕人對視了片刻,心中湧起一絲複雜的情緒。我們之間隔著一個陌生人的身份,彼此都有些許拘謹。

"你好,我是李明。"那個年輕人率先打破了沉默,伸出手來。

"你好,我是李東。"我也伸手與他握了握。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李東哥,很高興認識你。"李明的語氣顯得有些生疏,但也摻雜著一絲好奇。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點了點頭,隨即轉向繼父,"爸,這幾年你還好嗎?"

"還行吧,能撐著就行。"繼父嘆了口氣,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疲憊,"你母親走後,我自己一個人也挺不容易的。"

聽到這裡,我心中一陣酸楚。我當然知道繼父一個人獨立生活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失去了母親這個支撐之後。我內疚地說:"對不起,爸,我最近太忙了,一直沒能好好來看你。"

"沒什麼,我知道你工作忙。"繼父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能回來看我一次,我就很高興了。"

繼父的話讓我心裡一窒。儘管我們之間一直存在著隔閡,但他對我的關心與包容,還是讓我感到一陣暖意。也許,這次回來,我可以好好了解一下他的生活,為他分擔些什麼。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爸,你最近還好嗎?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關切地問。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繼父搖了搖頭,"就是有時候有點兒孤單,不過有明在,也算是有個照應。"

聽到這裡,我不禁看向了一旁的李明。這個年輕人,就是繼父新的家人。雖然我們還不太熟悉,但我想,他一定在某些方面替代了我作為兒子應盡的責任。

"爸,那你和明這幾年相處得怎麼樣?"我試探性地問。

"挺好的。"繼父微笑著說,"明雖然年輕,但很懂事,經常幫我做家務,也會陪我聊天。有了他在,我也不那麼孤單了。"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我點了點頭,感覺心中的一些芥蒂正在逐漸消散。看來,繼父並沒有因為我的疏遠而感到不滿,反而在李明的陪伴下找到了新的生活樂趣。

就在此時,李明開口說道:"東哥,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爸的。"

他的語氣裡帶著一絲自豪,讓我不禁有些意外。我沒想到,這個陌生的年輕人,會主動表示要照顧繼父。也許,我之前對他的偏見,是不公平的。

"明,你這麼說讓我很欣慰。"我誠懇地說,"我一直擔心爸一個人生活得太孤單,沒想到你們相處得這麼好。"

"東哥,你是關心爸的。"李明微笑著說,"我們都知道,你最近工作太忙,回不來看他。但現在你回來了,我相信你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幫助爸的。"

聽到李明的話,我不禁有些愧疚。作為繼子,我確實應該更多地關心繼父的生活,而不是遠遠地將他隔離在外。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對不起,爸。"我誠懇地說,"這些年我一直沒能好好照顧你,讓你獨自承擔了太多。"

"沒什麼好道歉的。"繼父安慰地拍了拍我的手,"我知道你工作很忙,能偶爾回來看我一次,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爸,其實我一直想來看你,只是工作太忙,一直抽不開身。"我誠懇地說,"但現在我回來了,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一定要告訴我。"

"那就好,那就好。"繼父欣慰地點了點頭,"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有時候生活費用會有點兒緊張。你母親走了之後,我一個人生活,有時候會比較拮据。"

聽到這裡,我的心頓時揪緊了。我知道,母親的離世對繼父的生活肯定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作為獨立生活的老人,他一定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壓力。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爸,你要是有什麼需要,隨時告訴我。"我急切地說,"我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你的。"

"啊,不用太在意。"繼父連忙擺了擺手,"我知道你工資也不高,自己已經很辛苦了。我和明一起慢慢支撐也就夠了。"

聽到這裡,我心中湧起一股感動。繼父一直都是這樣體貼他人,從不張揚自己的需求。即便生活有些許艱難,他也選擇了自己默默承擔,而不是去麻煩他人。

"爸,你這麼說讓我心裡過意不去。"我誠懇地說,"我真的很想幫助你。你一個人生活這麼辛苦,我怎麼忍心看著你這樣呢?"

"東哥,你太客氣了。"李明微笑著說,"爸一個人生活確實有些不容易,但我們兩個人已經足夠照顧他了。你就放心吧,有我在,爸一定會過得很好的。"

"謝謝你,明。"我由衷地說,"我真的很感謝你一直在照顧爸。"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不客氣,東哥。"李明笑著說,"爸對我很好,我也是發自內心地願意照顧他。"

聽到這番話,我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也許,我之前對這個年輕人的偏見,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他不僅成為了繼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支撐,而且還真誠地對繼父懷著一份深深的感激之心。

就在我們交談的時候,繼父突然看向我,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歉意。

"東哥,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說。"他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最近家裡確實有些經濟上的困難。你母親走了之後,我一個人生活,積蓄也漸漸用完了。現在日子過得有些緊張。"

聽到這裡,我的心頓時沉了下去。我知道,繼父一個人生活肯定會面臨各種問題,但我卻一直沒有主動去關心和幫助他。作為兒子,我真是太自私了。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爸,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焦急地問,"我可以給你一些生活費用的,不要自己承擔這麼大的壓力。"

"不,不用。"繼父連忙擺手,"我知道你自己工作也不容易,我不想麻煩你。有明在,我們兩個人湊合著也能過得去。"

聽到這裡,我的心不由得揪緊了。繼父一直都是這麼體貼別人,從不希望給他人添麻煩。但我清楚,獨立生活的老人,一個人承擔這些生活壓力,一定很辛苦。

正當我猶豫著該如何回應時,李明開口了:"東哥,其實爸最近的確很辛苦。我也看在眼裡,但一個人實在是太難了。你要是能給點幫助,那就再好不過了。"

聽到李明的話,我不禁有些意外。這個年輕人竟然主動承認了繼父的困難,並且鼓勵我去幫助。我以為他會對我的提議產生抗拒,沒想到他反而表示支持。

"那你是希望我給爸多少錢呢?"我謹慎地問。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誒,東哥,你就別問太多了。"李明笑著說,"只要你能給點幫助,我們就心滿意足了。這對我們來說,都是巨大的恩情。"

聽到李明的話,我的心情頓時變得複雜起來。我知道,我應該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但一種隱約的擔心卻縈繞在心頭。

"爸,你要是真的需要幫助,就告訴我具體需要多少吧。"我誠懇地說。

"東哥,這次你要是能給個兩千塊,就夠我們挺過這段時間的困難了。"李明迫不及待地說。

兩千塊錢?這對我來說,雖然並非天文數字,但也絕不是一筆小數目。我遲疑了一下,不知道應該如何回應。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那好吧,既然你們真的需要幫助,我就給兩千塊錢吧。"我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東哥,你真是太好了!"李明高興地說,"這下我們就不愁吃穿了。對了,你什麼時候方便給我們?我們可以去銀行取錢。"

聽到李明的話,我不禁皺了皺眉頭。雖然我願意伸出援手,但他的語氣卻讓我有些不太舒服。

"明,你不用這麼客氣。"我謹慎地說,"錢我現在就給你們。"

說著,我掏出錢包,從裡面抽出兩張一千元的鈔票,遞給了李明。

"東哥,太感謝你了!"李明激動地接過鈔票,眼神中滿是感激。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而此時,一直沉默的繼父卻突然開口了:"東哥,你真的太好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

聽到繼父的話,我的心中湧起一陣暖意。我知道,這個曾經與我隔膜的老人,此刻一定對我的幫助感到無比感動。

"爸,你不用謝我。"我誠懇地說,"作為兒子,我理應對你盡自己的責任。你一個人生活這麼辛苦,我怎麼忍心看著你這樣呢?"

"東哥,你真是太好了!"李明再次感激地說,"有了這筆錢,我們日子一定能好過些。"

聽到李明的話,我的心情再次變得有些複雜。我不禁注意到,他的語氣中充滿了興奮與滿足,彷彿這兩千塊錢對他來說是一筆巨款。而繼父,卻始終保持著沉靜和謙遜,彷彿並不在乎錢的多少,只是單純地感激我的幫助。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這種反差,再次讓我不禁對李明產生了一些疑慮。我不確定,他是否真的是出於對繼父的愛護,而不是某種別的目的。

"明,你一定要好好管理這筆錢,不要亂花。"我謹慎地說,"這對你們來說,可能是一大筆開銷。"

"哈哈,東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用的。"李明笑著說,"有了你的這份幫助,我們一定會過得更好的。"

聽到這裡,我的內心深處卻泛起了一絲不安。我真誠地想要幫助繼父,卻不知道李明會如何利用這筆錢。我希望,這不會造成任何不必要的誤解和衝突。

我的擔憂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李明又開口說道:"東哥,你就放心吧。這筆錢我會好好管理的,絕對不會亂花。我們會好好地用在必要的地方。"

"好吧,那就拜託你了,明。"我說,"如果以後還有什麼需要,一定要告訴我。"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東哥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應爸的。"李明笑著說。

就在這時,一個不太友善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喂,你們在說什麼呢?"

我轉過頭,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邁步走了過來。他一副不太友善的樣子,帶著幾分警惕的神情。

"你是誰?"我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

"我是這裡的主人。"那個男子傲慢地說,"這是我家,你們在這裡商量什麼?"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聽到這話,我頓時明白過來,這個人一定就是繼父的什麼親屬。我連忙解釋道:"我是李東,是繼父的兒子。我們只是在聊聊家裡的一些事情。"

"哦,是你啊。"那個男子稍稍收斂了一些戒備,"我聽明說你回來了,怎麼還要塞錢給我們?"

我皺了皺眉頭,感覺這個人的語氣有些不太友善。看來,他對我給予的幫助並不感冒。

"我只是想幫助爸度過眼前的一些困難。"我平和地說,"作為兒子,我覺得有責任去照顧他。"

"哼,你還真是大方啊。"那個男子冷哼一聲,"難道你就是想用錢來買我們的好感嗎?"

聽到這話,我頓時感到一陣憤怒。我從未想過要用錢來買別人的好感,我只是單純地想要幫助繼父。這個人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讓我感到十分不滿。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你說什麼?"我皺起眉頭,"我只是想幫助爸,你有什麼不滿嗎?"

"不滿?"那個男子冷笑一聲,"我看你就是想炫耀自己有錢,好讓我們對你更加感激和依賴吧。"

"喂,你冷靜一點。"李明連忙勸阻,"東哥是真心想幫助爸的。你別這樣說他。"

"哼,你倒是挺護著他。"那個男子瞪了李明一眼,"難道你們兩個已經勾結好了?"

聽到這話,我頓時怒火中燒。這個人竟然對我和李明產生這樣的猜忌,簡直就是在誹謗。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你冷靜點,我們只是想幫助爸,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們?"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打什麼主意嗎?"那個男子嘲諷地說,"你們兩個勾結起來,想要從我們這裡榨取好處是不是?"

"你胡說什麼!"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我只是想幫助爸度過眼前的困難,你有什麼不滿嗎?"

"不滿?"那個男子冷笑一聲,"我看你就是想把我們當成韭菜,想掐住我們的命脈是不是?"

聽到這裡,我感到一陣強烈的憤怒和無助。我根本沒有想過要從繼父這裡榨取任何好處,我只是單純地想要伸出援手,卻遭到了這樣的誤解和指責。

就在此時,繼父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好了,都別吵了!"

我們齊刷刷地看向繼父,只見他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布滿了無奈和哀愁。

"你們兩個,都冷靜下來。"繼父無奈地說,"東哥只是想幫助我,你不要誤會了。"

"誤會?"那個男子冷哼一聲,"我看他就是想從我們家謀取好處。"

"你別瞎說了!"李明急忙辯解,"東哥是真心在幫我們。你不要隨意猜疑他。"

"哼,你少在這裡幫腔!"那個男子瞪了李明一眼,"我看你們兩個就是勾結在一起的。"

我感到一陣無助和憤怒。我只是想幫助繼父,卻遭到了這樣的誤解和指責。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母親走了,回家看繼父,他兒子也在,我給他2000,他的話讓我感動 - 天天要聞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 天天要聞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人活在世上,身邊少不了一些親朋好友,也會遇到一些同道合的人。大家在一起相互陪伴、相互支持,度過人生許多美好的時光。有時候還會約著一起去旅行,一起聚餐,一起暢聊心事,甚至還會相互串串門......更進一步增進彼此的感情。然而上門做客,也是有講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 天天要聞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樹葉不是一天變黃的,人心也不是一天變涼的。雪花把樹枝壓垮前,往往經歷了很長時間積雪的堆積,每一片雪都不無辜。我們總以為一段感情結束,是突然間的事,回過頭來去看,才發現原來,一切早有預兆。女人若是還願意對你吵,和你鬧,說明她心裡是有你的。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 天天要聞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愛情裡面,背叛是最讓人心痛的,比不愛還痛苦。不愛了,直截了當說清楚,選擇分開就可以。而背叛,就像是一鍋香噴噴的熱湯,落進了蟲子一般噁心,讓人作嘔。一旦,一個人的心發生了偏移,那麼這段關係就已經從裡面腐爛了,沒必要再繼續了。那麼,如何判斷一個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 天天要聞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圖片來自網路,圖文無關你如果事情找她,她還是會秒回。哪怕你真的遇到了什麼麻煩,她都會幫。光是女人做到這一點,就說明她的心裏面還是有你。而且你們分開以後,她一直沒有開始新的戀情。就連你送給她的東西,你們的聊天記錄,她都會保留。不願意開始新的生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 天天要聞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離婚是一件令人痛苦和困惑的事情,特別是對於女人來說。離婚後,很多女人都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需要再次尋找新的伴侶?有些人可能會選擇獨自生活,而另一些人則希望能夠重新建立一段美好的感情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 天天要聞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在生命的旅途中,中年是一道分水嶺,是積累與沉澱的見證,也是收穫與感悟的開始。當我們步入中年,回望來時的路,也許會感慨萬千,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生活的期待和規劃。那麼,在眾多的期望與追求中,什麼樣的狀態可以稱得上是人生的贏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