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文)新生入學,第一天,宋威就盯上了美女同學

2024年02月25日14:55:11 教育 1066


(完結文)新生入學,第一天,宋威就盯上了美女同學 - 天天要聞



Z 大新生入學第一天,宋威就發現了「好貨」。

這是一張背影照。照片上的女生梳著馬尾辮,骨架很小,腿細條條的又直又長,尤其是那個腰臀,簡直是黃金比例。

光是一張背影照,就勾得宋威心痒痒。

室友林政打趣稱,這妹子要只是個「背影殺手」就麻煩了,宋威卻還是一門心思撲在了尋找背影主人上。

看照片,女生應該是今年的新生,可沒有正面照,就算宋威利用學生會職權調取新生檔案,在這個專業眾多、每年上萬名新生入校的 Z 大,找到對方,無異於大海撈針。

但幸運的是,宋威只用了一天時間就找到了她。

每年的新生入學儀式,都會有優秀學生代表上台發言。按照往年的經驗,優秀學生,往往沒什麼看頭,尤其是女學霸營養不良的身材。

校領導發言完畢,宋威打算開溜,卻聽見會場突然響起一陣高過一陣的驚呼聲。他循聲望去,只見一個高挑纖細的馬尾辮女孩,正背對著他走向發言台。

「大家好,我叫崔雪兒……」

仔細打量一番,這不正是他苦尋的背影女孩嘛!

「沒想到還是個學霸,祝威少馬到成功啊。」林政抬了抬鼻樑上的金絲眼鏡,有點壞壞地笑道。

宋威舌尖重重掃過口中的虎牙,輕微刺痛讓他更加興奮。

2、

崔雪兒徹底刷新了大家對女學霸的認知,毫無意外,新生髮言之後 Z 大校花火速換人。

宋威樣貌亮眼,家底厚實,尤其擅長甜言蜜語,自小遊盪在百花叢中,失手的次數屈指可數,然而,崔雪兒這朵高嶺之花,他苦追了一個月仍未能摘下。

宋威的笑話鬧得全校皆知,林政的建議姍姍來遲。

「經過我的觀察,這個大校花一不參加社團活動,二不參加老鄉聚會,看似很好相處,其實沒人能真正接近她,除了和她從同一所高中出來的王可。」

王可?宋威記不清王可具體的長相,但王可那種冷冰冰的敵意的眼神卻讓他印象深刻,但要是從王可身上下手,或許有希望摘下高嶺之花。

宋威突然仔細打量起面前的林政。不得不說,林政這種斯文敗類的長相,在女人堆里還是比較受歡迎的,尤其是王可這種普通的女人。

「你去拿下王可,做我的僚機。」

林政早就等著宋威這句話,但他仍裝作一副為難的樣子,宋威見狀,掏出了錢包,「只要能拿下崔雪兒,你前段時間說的那個項目,我同意投資。」

目的達成,林政心中歡喜,點頭答應。

3、

果然如宋威所料,王可這樣的普通女生對林政這種斯文敗類毫無招架之力。

一周的時間,林政就成功「俘獲」了王可,王可知無不言地將崔雪兒的喜好通通告訴了林政。

「老將出馬,一個頂倆!」

林政面色難看地咳嗽數下,才漸漸平復了不適。他將手裡的風箏遞了過去,「王可說,崔雪兒是個書獃子,平常就喜歡放風箏。」

宋威接過風箏,見林政手腕上纏著一條白色透明的繩子,神奇的是,繩子上有紅色的東西在流動。

「誒,這繩子有意思。」宋威說著就摸了過去。

「別碰!」林政一聲大喝,下了狠勁兒將宋威的手拍向一旁。

「shen經病啊你!」宋威捂著被拍得通紅的手,直覺林政發了瘋。

林政面色更加難看,只說風箏用完記得還,便匆忙離開了。

宋威拿著風箏,觸手一摸就發現這很不一般。

市面上的風箏,通常用絲絹作為材料,可宋威手裡的風箏,材質比昂貴的絲綢還要順滑,看似薄薄一層,彈性卻極大,宋威來回撫摸,好似自己手下的不是風箏,而是,一個少女的肌膚。

想到這兒,宋威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宋威當即選了一個有風的天氣直奔崔雪兒經常出現的廣場,趁著風大,宋威放飛了風箏。

此時,廣場也有一些學生在放風箏,可宋威放的風箏飛得最高。很快,宋威的風箏就吸引了過路同學的注意。

崔雪兒看見空中的風箏,眼中滿是羨慕。宋威瞅準時機走了過去,邀請崔雪兒一起玩。

這一次,崔雪兒沒有立刻拒絕。

「雪兒,你去玩吧,我剛好有事,先走一步。」王可的聲音適時響起,崔雪兒終於接過了宋威手中的風箏線。

追妹大計初戰告捷,宋威感嘆僚機的重要性。

可崔雪兒剛接過風箏線,手指就被划了一道,殷紅的血珠子不斷從指腹處往外冒,很快染紅了風箏線。

宋威連忙將崔雪兒受傷的指頭含進嘴裡,沒過一會兒,血止住了。

雖然傷了手指,但崔雪兒還是再次握住了風箏線,奔跑著重新放飛風箏。很快,崔雪兒放的風箏飛向了高空。

這一次,風箏周圍白色的光里,還隱隱泛出紅色,周圍同學大呼神奇,物理專業的同學已經開始在旁邊科普起這個現象可能出現的原因。

誰也沒發現王可面色陰沉地接了電話,「我準備好了。」

4、

崔雪兒對這面風箏似乎特別著迷,只要宋威邀約放風箏,崔雪兒一定準時赴約。

看著崔雪兒對這面風箏的喜愛,宋威有了想要買下來的想法,如果將風箏送給女神,那一定能得到女神的歡心。

宋威打電話聯繫林政,卻遲遲沒人接。林政雖擔任校學生會工作,但也不至於忙得連宿舍也不回。

終於,在宋威守株待兔了一周後,林政出現在了宿舍門口。可林政的狀態,著實把宋威嚇了一跳。

白色的襯衣領上滿是黃色、黑色的污漬;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睛,也變得黯淡無光,眼窩深陷,黑眼圈嚴重,嘴唇還崩了好幾道血口子。

乍一看林政這副模樣,宋威突然想起了爺爺去世前的模樣。

「兄弟,你這什麼情況?」

林政不停地咳嗽,一邊咳,一邊身體哆哆嗦嗦地站不穩,就像隨時要倒下去似的。

宋威秉著呼吸,將林政扶到床上坐著。眼睛一瞥,看見林政手腕上的繩子,竟變成了血紅色,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隱隱在動。

「咦?這繩子怎麼變成這樣了?」

林政渾身一僵,連忙將手藏在了身後。

看見林政這副樣子,宋威撇撇嘴,提起了今天來的目的。

林政聽完連連搖頭,尤其是聽見宋威要他求王可賣風箏時,林政身子更是一抖。

「不至於吧兄弟,王可是洪水猛獸么,你這麼怕她。」

林政沒有辯解,只說這面風箏是王可家的祖傳,王可是絕不會賣的。除此之外,任宋威再講,林政也只是搖頭。

宋威嘆了口氣,提出另外一個要求。

「你說什麼!」林政睜大眼睛,盯著宋威。

「我們來一場四人約會。到時候,你帶走王可,我帶走雪兒。

哎,你先別急著拒絕。你想啊,我和雪兒見面,除了放風箏還是放風箏,要想把她約出來干別的,就得找個由頭。

四人約會就是最好的由頭啊,你和王可在,就能讓雪兒放鬆警惕。」

林政突然神色怪異地盯著宋威,「我發現了秘密,對你來講,可能是深水炸彈。」

宋威正了正神色,「你說。」

林政哆嗦著手拿出手機,翻出了一張照片,宋威一看,不就是崔雪兒的背影么。可隨著林政拇指滑動,一張慘不忍睹的臉出現在宋威眼前。

說是慘不忍睹,其實也只是對宋威而言。

照片里的女生,五官平凡,明明單個五官並沒有那麼丑,可偏偏拼湊在一起,說不出的彆扭,而且臉上夾雜著黑色、褐色雀斑黑痣,讓宋威一下子就想起了「背影殺手」這個專屬名詞。

「這是崔雪兒高三畢業前的照片,我在王可手機里偷拍的。」

傻子都能看出來,崔雪兒的臉大變樣了。

「不可能!」宋威突然說:「高考之後到大學開學,也就三個月的假期,她要是做了整張臉的手術,恢復再快也有痕迹,不可能這麼自然。」

林政點點頭,但看到了手腕上的繩子,脖子突然一僵,又開始小幅度地搖頭。

「不行!老子廢了這麼久的心血,就算是『整容怪』,把臉蒙上也得給她吃了。」

宋威掏出銀行卡塞進林政手裡,「這是我答應你的投資。到時候項目成功,你大學畢業就是百萬身價了。」

林政眼裡有了猶豫,宋威再接再厲,「林政,你那個項目,實施起來還需要其它方面的支持。我爸可以幫你!」

終於,渴望成功的天平佔了上風,林政堅定地點頭同意,「這是最後一次!記住你的承諾。」

5、

按照和宋威的約定,林政一天後將王可約了出來。有了王可,崔雪兒猶豫片刻也答應了宋威的四人約會請求。

可崔雪兒粘王可粘得緊,宋威只能發揮特長,帶著大家一通玩樂,最終在酒吧將二人分了開來。宋威給林政遞了眼色,林政強撐著身體,帶著王可離開了酒吧。

半小時後,宋威扶著醉醺醺的崔雪兒去了早已定好的酒店,順便把崔雪兒的手機關了機。

醉酒後的崔雪兒不再羞澀,可嘴裡總是在嘟囔著一個人的名字。

宋威湊近崔雪兒的嘴邊,他清楚地聽見崔雪兒在一遍一遍深情地喊著「嘉偉哥」。

崔雪兒喊著喊著,就哭了出來,宋威心中大為惱火,毫不憐惜地摘下了這朵高嶺之花。

第二天清晨,宋威耳邊響起尖叫聲。他不耐煩地睜開眼,看見崔雪兒抱著被子縮在一旁,驚恐又憤怒地看著他。

宋威不耐煩的一把攥住崔雪兒的下頜骨,仔細打量著崔雪兒這張臉。

「呵!哪家的整容醫生這麼牛逼啊?竟然連一點痕迹也沒有。」

崔雪兒身體一僵,眼球更是僵硬地轉動幾圈才對準了宋威的目光,「你、你在說什麼?」

宋威打開手機,翻出了崔雪兒以前的照片,「你這種『整容怪』,平常碰一下我都嫌噁心。這次算你運氣好。」

崔雪兒盯著手機上的照片,渾身顫抖。

高中三年的噩夢,再次襲來,那個人毫不掩飾的厭惡,竟和宋威此時的表情如出一轍。

見崔雪兒的反應,宋威突然就生出了一股噁心,「還真 TM 是個『整容怪』。」

此時此刻,宋威一秒也不想和崔雪兒待在一張床上,他快速穿上衣褲,從錢包里拿出一千塊丟給崔雪兒,便打開了房門。

一開門,就看見王可赤紅著雙眼陰鷙地盯著他。宋威搓了搓胳膊上立起來的汗毛,飛快逃走了。

王可面無表情地走進房間,撿起地上的衣服就要給崔雪兒穿。

崔雪兒終於有了反應,突然一抬胳膊扇了王可一個耳光,「昨天晚上你在哪!」

王可舔了舔嘴角,好像有血流了出來。她隨便一擦,不在意地繼續給崔雪兒穿衣服,崔雪兒抓住王可的頭髮,發了狠的又扯又拽,王可突然推開崔雪兒,眼睛裡有著崔雪兒從未見過的憤怒。

「我外祖母病危。」

崔雪兒楞了一下,連忙套衣服。

「我跟你去看看。」她拽著王可的手離開了。

6、

宋威看著手機上 39 個未接來電,全部是林政打來的,可再撥回去,卻提示電話已關機,找遍了學生會和宿舍,都沒有林政的身影。

最後在林政前女友那兒拿到了林政備用機的號碼後,電話終於打通了。

漫長的等待,話筒里傳來林政虛弱的求救聲。

宋威頭皮一麻,可林政只反覆喊救命,卻說不清他的具體位置。

宋威聯絡黑客朋友,迅速定位了林政所在的位置,趕過去時,發現宅院的牆不高,便一躍翻了過去。

這是一個普通的小院子,宋威里里外外找了個遍,依舊沒發現林政的身影。

再給林政打電話,那邊傳來了忙音。

宋威重新仔細搜查,在他反覆敲打主屋牆壁找尋機關密室時,一滴液體落入他的後領口。

宋威摸著後領口的濕潤,下意識地抬頭向上看,這一看,登時三魂嚇跑了一魂。

失蹤的林政背靠屋頂,四肢被打上了釘子,後背的皮被揭開為四塊,每一塊均被多枚釘子釘入屋頂,整個人牢牢地釘在屋頂房樑上,而在林政的身後,整個屋頂就像一隻體型巨大的吸血蟲,一滴不剩的吸走了林政的血液,這些流動的血液沿著屋頂上坑坑窪窪的痕迹慢慢遊走。

宋威後退幾步,終於看到了屋頂的全貌,他驚恐地發現血液流動的痕迹,竟然是一個巨大的符咒。

宋威試著叫醒林政,卻發現林政像死了一樣,沒有一點動靜。

突然,宋威的手機響了,他看見屏幕上的來電,心臟又是緊緊一抽!

手機來電顯示:林政。

宋威死死盯著房樑上的林政,用虎牙狠狠咬了下舌尖,按下了接聽鍵。

「救我……」聽筒里照舊傳來林政虛弱的求救聲,而房樑上的林政卻沒有絲毫動靜。

宋威強忍住逃跑的恐懼,對著電話說,「你到底是誰?林政已經死了,你到底是誰?」

電話那頭的求救聲一頓,沒過幾秒,求救的聲音突然激烈起來,「救我!救我!我是林政!」

宋威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房梁,這次,他發現林政的肚子輕微動了一下。沒過一會兒,隨著電話里林政掙扎的聲音越來越大,房樑上林政的肚子動得越來越明顯。

宋威順著主屋內的柱子爬上了房梁。他掏出匕首,深吸一口氣,一刀扎入林政的肚皮,隨著開口越來越大,林政的呼救聲也越來越清晰,宋威連忙一鼓作氣。

直到林政完全露出腹中的全貌,宋威又是一驚!

林政的皮囊里,還藏著一個林政,活著的林政。

此時,活著的林政滿身是血,宋威急著確定林政的狀態,卻突然被眼前的東西嚇了一跳,手一滑重重摔了下來。

宋威躺在地上後背發麻,頭頂上方的林政,幾乎沒了皮膚,肚子里竟有一根細長的線在遊動著,看著這條線,宋威不自覺看向了林政的手腕,那裡的手繩,已經沒有了。

宋威睜大了眼睛,跟著那條線目光來回穿梭。

「救我啊,宋威,救我!」

宋威手足無措,卻聽見林政突然大吼一聲:「去殺了那個老妖婆!王可,是王可!她利用我在給那個老妖婆續命!」

宋威看著林政嘴角的血竟逆著地球引力飛上了屋頂,他視線一定,發現房梁有字。

7、

王可帶著崔雪兒走進了一間獨立病房,裡面躺著一個虛弱的老太太,一旁的呼吸機勉強維持著她的生命。

崔雪兒和王可的外祖母有過幾面之緣,印象中,這位外祖母雖然不苟言笑,但總是對她和顏悅色。

此時看見老太太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崔雪兒心裡一酸,眼淚便吧嗒吧嗒地直往下落。

王可嘆了口氣,溫柔地擦掉崔雪兒臉上的眼淚。崔雪兒想起扇王可的那一巴掌,更是後悔地大哭。

卻不想,這一哭,竟吵醒了昏迷多日的老太太。

「雪丫頭。」

聽見老太太虛弱的聲音,崔雪兒立刻不哭了,她撲向老太太病床前,眼裡含著淚花等著老太太說話。

老太太勉強抬起手,落在了崔雪兒的頭髮上。

「雪丫頭,你能答應,我很開心。」

崔雪兒扭頭看向王可,王可沖外祖母搖了搖頭,「她還不知道。」

老太太突然怒目圓睜,「你這個不孝子!咱們王氏,遲早要毀在你手裡!」

王可倒是異常淡定:「外祖母,雪兒會答應的。」

老太太嘆了口氣,重新閉上了眼睛。

「我會答應什麼?」

王可拉著崔雪兒坐在一旁沙發上,鄭重其事地說:「雪兒,其實,我們王家是巫術世家,世代傳承著祖輩留下的巫術。」

崔雪兒詫異,但看王可和老太太的模樣,不像是在騙她。

「那你讓我答應什麼?」

王可笑著看向崔雪兒:「我想要你心甘情願獻上你的筋骨,做我的風箏線。」

崔雪兒的笑僵住了:「你說什麼?」

「雪兒,王氏的巫術是一代一代傳承的,每一代接受傳承的人,必須要有自己的風箏。奉獻者的麵皮,會被製成風箏,奉獻者的筋骨,會被製成風箏線。雪兒,你的麵皮和筋骨,都是上佳的,我有了由你製成的風箏,接受到的傳承一定更多!到時候,我就可以永遠保護你了!」

崔雪兒甩開王可的手,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你瘋了吧!」

王可安靜地看向崔雪兒,「你每天看著自己的臉一點點改變,難道還不清楚么?」

「那是因為你給我那個乳膏可以柔化五官啊。」

「乳膏只是讓這張臉和你更契合。」

「這張臉?」一道晴天霹靂直直打在崔雪兒後腦勺。

「哎!」病床上的老太太重重地嘆了口氣,「還是我來說吧。」

「去年,可兒求我給你換臉。我們王氏是巫術世家,擅長用風箏操控萬物,但對換臉不太精通,所以,可兒這丫頭就跑遍了 Z 城,才找到一張和你最契合的臉。

那個乳膏,是我們王氏的秘葯,是用人的精血製成的。」

崔雪兒摸著這本不屬於自己的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王可。

王可打斷了外祖母的話,從背包里拿出一個風箏,「雪兒,你看,這面風箏,是用你原來的臉做的,你摸摸,是不是特別棒。」

崔雪兒驚悚地看著王可手中的風箏,她記得,這面風箏以前在宋威那兒。

「這是......我的臉?」崔雪兒一聲尖叫,「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王可寶貝似地將風箏收好,目光堅定地看向崔雪兒:「我說了,為了得到傳承,更為了保護你。」

「把我做成風箏,是為了保護我?」崔雪兒驚懼地看著王可,不敢相信這個少時玩伴、閨中密友竟變成了一個惡魔。

「對!我接受了傳承,就有能力保護你,再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沒有任何人想傷害我!只有你!」

王可卻死死地盯著崔雪兒:「雪兒,你忘了高中那些潑你髒水、剪你頭髮的女人了么?就因為你長得丑,喜歡了不該喜歡的人,她們就欺負你,孤立你。

我把你變漂亮了,可結果呢,宋威這個渣男不還是一樣傷害了你!

雪兒,只有我會永遠保護你。你變成了風箏,就不會輕易離開我的視線範圍,我才能保護你不被任何人欺負了啊!」

「你瘋了!」崔雪兒聽著王可的話,頭頂一陣陣發麻,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王可拉住崔雪兒的胳膊,不讓她走,二人爭執不下,老太太突然重重咳嗽了一聲。

「放開她!」

就在這時,病房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8、

宋威赤紅著雙眼出現在病房內,他直奔老太太病床,一把掐住了老太太的脖子,下了死力氣要把這個惡毒的老太婆掐死。

聞訊而來的醫護人員連忙上前,拚命掰宋威的胳膊,卻根本掰不動。

王可抓緊崔雪兒的肩膀,認真地說,「雪兒,現在只有一個方法能救外祖母了。你願意么?」

「崔雪兒,快逃!」瘋了的宋威突然回頭,雙目赤紅地看著崔雪兒,「林政被他們下了咒!王可用他給這個老妖婆續命,你別被她騙了,快逃!」

王可死死盯著崔雪兒的眼睛。「雪兒,他們這麼傷害你,你不恨么!成為風箏,我們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在一起,我就可以懲罰那些傷害過你的人了。」

這時,老太太的心臟監測儀突然發出「滴」的聲音,王可崩潰地衝到外祖母病床前,一口咬在了宋威的手臂上。

崔雪兒看著眼前瘋狂的一幕,想著王可剛才說的話,陷入對過往的痛苦追憶。

高二,她攢了一年的勇氣,終於向顧嘉偉表白,可他不但滿臉嫌惡地拒絕,還轉身將這場告白當做談資到處炫耀,使她成了全校的笑話。顧嘉偉的擁躉們則肆無忌憚地欺辱她,那些自詡貌若天仙的太妹們挖空心思想點子,使她受盡了侮辱……

她從來不知道,丑能帶給她如此大的傷害。後來,她終於變美了,所有人都在親近她,可她還未開始擁抱溫暖,就被宋威扔進了「整容怪」的深淵。

她想,既然無論美醜,自己都得不到幸福,為什麼不達成王可的心愿。畢竟整個學生時代,也只有王可會為了保護她,寧可被打得頭破血流。

崔雪兒怔怔地看著已經咬得滿口是血的王可,瞬間釋然了。

「施咒吧,把我變成風箏。」她決絕地說。

這時,只見被掐到面部充血通紅的老太太突然雙目大睜,嘴裡開始念出一連串聽不懂的咒語。

崔雪兒只覺一陣刺痛,便失去了知覺。

而王可的手中,多出了一段白色透明的風箏線。

王可不慌不忙地將風箏線與風箏連在一起,隨後咬破手指,將血滴在了風箏線上,血融入線的瞬間,風箏像是有了生命般,登時立了起來。

王可閉上眼睛,接受著來自外祖母的傳承。

隨著傳承結束,外祖母的眼睛緩緩閉上,舌頭因為宋威的施壓,逐漸吐了出來。

王可手腕朝上,念了一串聽不懂的咒語,屈起食指朝眾人一勾,宋威突然站直了身體,倒在地上的崔雪兒也站了起來。

崔雪兒僵硬地走到沙發前坐了下去,低垂著頭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一樣。

病房裡的其他人被施咒後紛紛走出了房間,只留下病床上的老太太。

老太太的舌頭不知何時縮了回去,神態安詳地好似正在睡覺。

9、

王家正屋內,王可坐在太師椅上,端著下巴看著腳下的宋威。

沒過一會兒,宋威睜開了眼,看見王可,宋威撕心裂肺地大吼。

「王可,你這個怪物!」

「呵,怪物是你們才對。」

「崔雪兒從出生就被你們選中成為風箏的材料,你從小陪著她,與其說是陪伴,倒不如說是看守,你們整個家族,全是變態!」

王可眨巴兩下眼睛,看著宋威,「你對雪兒的傷害,也只多不少。」

王可說完便離開了主屋,宋威看著房樑上已經死去的林政,痛苦萬分,如果不是他慫恿,林政就不會和王可扯上關係,更不會被王可利用,成為給老妖婆續命的機器。

門外傳來一陣拖行的聲音,宋威看過去,只見王可廢力地拖著一個男人過來。

這個男人宋威沒見過,但他隱約猜了出來,想必是那個讓崔雪兒念念不忘的「嘉偉哥」。

王可一拳打在顧嘉偉的臉上,昏迷的顧嘉偉一下醒了。

宋威看著嘉偉渙散的眼神,他知道,這個人已經失去了神志。

王可重新端坐在太師椅上,手裡拿著用崔雪兒製成的風箏,像是在和崔雪兒對話一樣。

「雪兒,沒有接受傳承的王氏子孫,活不過 20 歲,我媽就是這麼沒的,我原本也做好了只活 20 年的準備。傳承,我不感興趣,可是你太脆弱了,一直受傷害,看上眼的男人,傷你一個比一個深,你怎麼會在渣男堆里來回扒拉,選來選去全是垃圾。」

王可看著顧嘉偉,「高二,你攢了一年的勇氣向他告白,他罵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明知你被那群女生欺負、羞辱,他還向其他人炫耀著這份魅力『戰績』,你受到的那些羞辱和傷害,都是因為他。」

王可又看向宋威,「我給你換了臉,可你又選了一個渣男,還被騙了色,騙就騙了,他還罵你是『整容怪』,手裡的刀子專往你心口戳。你怪我沒保護好你,可你巴巴地送上門讓人家欺負,我能怎麼辦啊?」

「我是冤枉的。王可,你放過我吧。雪兒這麼漂亮,就算不是我,她也會遇見其他男人的。我真的是冤枉的。」

宋威崩潰了,剛才殺老妖婆的狠勁兒消失殆盡,他現在只想活著離開這裡。

王可淺淺一笑,「是啊,變漂亮了,才能更明白人心險惡。」她輕捋著風箏線,「也才能明白,只有我會全心全意地保護你,不讓你受傷害。」

宋威快瘋了,「多少錢,要多少錢能放我走?」

王可呵呵笑了,「能不能讓你走,決定權不在我。」

她看向手裡的風箏,「雪兒,這兩個人,一個傷了你的心,一個傷了你的身。你選吧,讓誰活?讓誰死?」

地上的顧嘉偉似乎有了些意識,他抬頭看向王可,突然大聲嚷嚷:「雪兒?崔雪兒?那個醜八怪?哈哈,她也配喜歡我!哈哈!」

宋威以為王可已經瘋了,可王可手裡的風箏卻自己飛了出去。

為了保命,宋威連連求饒,「雪兒,雪兒!我收回我說的話,我不該罵你整容怪,我是個混蛋,你原諒我!救救我!雪兒!我要活下去!」

風箏一陣抖動,慢慢移向了顧嘉偉。

王可第一次有了情緒變化,「你選擇讓他活是么?」

風箏落在顧嘉偉身前,表明了態度。

王可陰惻惻地笑了,「既然你捨不得,那就先殺了你的嘉偉哥吧。」

說完,王可操控著崔雪兒筋骨化身的風箏線,迅速纏上顧嘉偉的脖子,顧嘉偉越掙扎,風箏線勒得越緊, 很快,顧嘉偉的腦袋被生生勒斷了。

宋威見顧嘉偉被殺,跪在地上不停給王可磕頭, 很快, 額頭破裂流血。

王可拿著風箏, 走到仍在磕頭的宋威面前, 「輪到你了。」

宋威只覺得一條冰涼的繩線套住他的脖子,一點一點地收緊。

窒息感隨之而來,宋威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模糊,就在他覺得快要憋死的時候, 脖子上的束縛感突然消失了。

宋威捂著脖子,看見王可抱著一分為二的風箏怔楞著, 地上還散落著碎成數段的風箏線。

這樣的風箏也會破裂?

宋威想起追崔雪兒時, 有一次風箏落在了樹杈上, 怎麼也弄不下來。為了在崔雪兒面前撐面子,宋威生拉硬拽地把風箏從尖利的樹杈上拽了下來,但風箏的表面除了有些磨損,並沒有損壞, 甚至用手撫摸幾下,磨損的地方也跟著消失了,看不出一點受損的痕迹。

可是這樣堅固的風箏, 卻被撕裂成了兩半,如果不是王可故意破壞,那就是……

宋威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崔雪兒為什麼會選擇這麼極端的方式自我傷害?難道她是為了保護自己?

無論怎樣,他知道,王可馬上要死了,那根房樑上刻著傳承需知,如果傳承失敗,接受傳承者活不過當晚。

此時的王可,無畏死亡將至, 她只緊緊地抱住破碎的風箏, 低頭看著地上碎裂的風箏線, 「為什麼?為什麼?」疑問在她的心中回蕩了萬萬遍, 也始終找不到合適的答案。

宋威爬起來,蹣跚著走向門外,身後仍不斷傳來王可一遍又一遍地質問:「為什麼?」

宋威轉過身, 大聲地朝王可吼道:「我告訴你為什麼, 因為你殺了崔雪兒曾經深愛過的人,她恨你。所以她寧可自我毀滅,也不想和你這個怪物在一起!」

宋威吼完之後通體暢快,尤其是看到王可突然面無血色、楚楚可憐的模樣,非常解恨。

王可不再理會宋威, 巨大的悲慟已經從胸腔蔓延至雙眼, 王可雙目赤紅地看著手裡破碎的風箏, 突然瘋了一般將風箏再次撕碎,然後一口口全部吃進了腹中。

宋威看著王可吃掉手裡的風箏還不夠,竟跪在地上撿起沾了塵土的風箏線, 不斷地往嘴裡送。

「瘋了!瘋子!」多看一眼就讓人心驚膽戰,宋威尖叫著逃離了這座房子。

王可摸著鼓脹脹的肚子,嘴角終於牽起了一抹滿足的笑。


(完)


本文為轉載作品,非本賬號持有者所創作,本賬號持有者承諾不因任何理由將轉載稿件投遞為自製。原作者保留對文章標題、內容等信息的解釋權。本賬號持有者尊重每一位作者的辛勤付出,若本賬號的轉載行為或某些稿件損害了您的正當權益*或投遞了本賬號內已有用戶轉載過且在本賬號投遞稿件時仍然存在的相同稿件時,請通過評論區提醒/@/私信的方式告知本賬號持有者,本賬號持有者將在確認消息後刪除相關稿件,謝謝支持!

教育分類資訊推薦

世界讀書日丨綏陽:春光美如畫 正是讀書時 - 天天要聞

世界讀書日丨綏陽:春光美如畫 正是讀書時

獻一本讀物,換一份蔬菜,讓閑置的圖書煥然一新。為讓孩子體驗以書會友,以書換蔬的快樂。4月22日,綏陽縣第二實驗幼兒園結合四月「世界讀書日」,開展了「以書換蔬」特色活動。帶著「書香」來,攜著「蔬香」去。
嘉祥:讓教育數字化成果惠及千家萬戶 - 天天要聞

嘉祥:讓教育數字化成果惠及千家萬戶

為進一步推動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嘉祥縣將教育數字化作為更新教育理念、變革教育模式的必要手段,充分運用在線課堂、在線輔導、互聯網+教育信息化平台等應用模式,為推進「教育強縣」、邁向教育數字化新階段奠定堅實基礎。在線課堂共享優質資源。
高考分數想提高?這60分很重要!提分攻略來了! - 天天要聞

高考分數想提高?這60分很重要!提分攻略來了!

高考倒計時45天這一秒不放棄,下一秒就會有希望。高考緊張衝刺階段,很多學科差不多定型了,不過很多學生都會趁著這段時間再想辦法為約佔語文分值「半壁江山」的高考作文做做最後準備。那麼,60分的高考作文大題如何解?作文如何再次登上一個新的台階?怎麼為作文提升打開一個新的局面?
世界讀書日,株洲市圖書館流動閱讀服務車開進小學校園 - 天天要聞

世界讀書日,株洲市圖書館流動閱讀服務車開進小學校園

4月23日,世界讀書日當天,株洲市圖書館「全民閱讀·書香潤萬家」流動服務車滿載著知識和希望開進了株洲市荷塘區太陽小學。孩子們正在挑選心儀的圖書。活動受到了老師和同學們的熱烈歡迎。紅網時刻新聞4月23日訊(通訊員 彭琳玲 記者 袁思蕾)春色恰如許,讀書正當時。
臨湘市第五中學來常德市七中觀摩交流心育工作 - 天天要聞

臨湘市第五中學來常德市七中觀摩交流心育工作

觀摩課堂。紅網時刻新聞常德4月23日訊(通訊員 王春芳)參觀心理健康教育中心、觀摩心理健康課、走進「七點心育坊」家長課堂...... 近日,臨湘市第五中學校長黎明帶領教學管理團隊來到常德市七中觀摩交流心育工作。
濟南高新一實驗學生王冠群在這項省級比賽中獲一等獎! - 天天要聞

濟南高新一實驗學生王冠群在這項省級比賽中獲一等獎!

近日,山東省青少年數字素養提升技能大賽在青島市山東省青島第九中學舉行開幕式,本次大賽是由山東省教育廳批准,山東省信息產業協會主辦,共有來自全省十六地市的16000餘名選手參加線上、線下的比賽活動。濟南高新區第一實驗學校沁園路校區王冠群經過層層選拔參加山東省賽並榮獲一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