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2023年11月16日07:29:05 教育 1998

北京日報客戶端 | 記者 汪丹

近期,中小學生「課間十分鐘被約束」一事備受社會關注,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回應稱,中小學校安排課間休息十分重要、十分必要。事實上,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課間十分鐘就一直是公眾關注的焦點。這短短的十分鐘不僅是忙碌課業的暫停鍵,也是孩子身心健康的潤滑劑。和同學聊天玩鬧,在操場跳繩、打球、踢毽子……一個個多姿多彩的「十分鐘」組成了令人難忘的校園生活。

在我國教育事業的發展中,課間休息幾經變化,不斷得到政策的推動和優化,學生的校園生活也在期許中不斷擁有更好的模樣。

「課間怎麼玩」上了中隊會

1954年,本報刊登了東公街小學教職工關克禮的一篇文章,將「課間十分鐘」應該做什麼樣的運動和遊戲,首次引入公眾的視野。

關克禮在文中描繪了東公街小學課間十分鐘的生動場面:「我們中隊的隊員和班上的同學們,像潮水一樣地湧出教室來,有的跳繩,有的跳皮筋,有的練單杠和雙杠,最有意思的是玩『鬥雞』和『看誰站得穩』。你聽吧!笑哇,唱呀,蹦啊……過了十分鐘,電鈴一響,他們立刻不玩了,精神飽滿地排好隊,走進教室去上課。」

但不久以前還不是這幅光景,學生們課間休息不是追追打打、不時鬧點小意見,就是呆坐在教室里無所事事,還有的「見縫插針」趕家庭作業。輔導員對此很是擔憂,「上課要想有充足的精神聽講,下課必須休息好,也就是說必須玩得好,學習才能夠好。」

怎麼改變這個現象呢?為此,輔導員和少先隊幹部專門召開了一次討論會,討論「什麼樣的隊員算一個好隊員」,大家一致認為除了要有優良的品質、豐富的科學知識,還要有健壯的身體。好身體需要勤鍛煉,「課間十分鐘」每天加起來大約有60分鐘,應該好好利用。

那課間十分鐘玩些啥呢?大家決定以這個內容為主題,過一次中隊活動。同學們集思廣益,想出幾十個主意,再篩選出適宜課間十分鐘的玩法,比如跳繩、跳皮筋、踢毽和「老鷹捉小雞」等。輔導員的擔憂解決了,從此,課間休息時的操場上也熱鬧起來了。(1954年4月21日《北京日報》3版,《「課間十分鐘」中隊會》)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54年4月21日,《北京日報》3版

課間十分鐘怎麼玩的話題,在全市中小學中引起了共鳴。為了鼓勵孩子們課間走出教室,一些學校的校長和老師以身作則帶頭「玩」。

1960年,小學統考成績名列全市前茅的丰台區大紅門小學,不僅學習拿手,「三件」體育活動(跳繩、踢毽、拋沙口袋)也搞得有聲有色。學校少先隊大隊號召全體隊員「下課教室空」,人手一繩、一毽、一沙口袋,每人都參加一項體育鍛煉。為響應這個號召,大紅門小學的校長劉志傑親自下場,每到下課鈴一打響,就與孩子們玩在一起。(1960年1月5日《北京晚報》4版,《人手一繩、一毽、一沙袋》)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60年1月5日,《北京晚報》4版

1962年3月,《北京晚報》記者現場探訪了崇文區東八角小學,發現這裡雖然地方不大,體育、文娛設備也不多,但課間活動搞得很活躍。這邊,孩子們對打板羽球,那邊,孩子們跳起了猴皮筋。興緻最高的要屬「師生隊」,一年級的老師王克勤正興高采烈地與學生們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1962年3月25日《北京晚報》1版,《課間十分鐘》)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62年3月1日,崇文區東八角小學老師和一年級小朋友玩「老鷹捉小雞」。高宏攝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上世紀60年代,北京女四中的同學課間在操場上跳繩。高宏攝

眼保健操進課間

上世紀60年代初,北京市開展了一次全市範圍中小學生視力普查,沒想到,竟直接促成了眼保健操的誕生。

此次中小學生視力普查結果顯示,近視率隨著年齡增長明顯增高,小學生的近視率為10%、初中生為20%、高中生為30%。這一組調查數字給教育事業敲響了警鐘,必須立即尋找一個能保護學生視力的良策。

經過北京市教育局、市防疫站的多方努力和評估,北京決定在全國率先推行一套8節眼保健操。1964年1月28日,本報發表社論《愛護眼睛》,並在頭版全文刊登了《北京市教育局關於中小學保護學生視力的若干規定》。規定中明確指出,為了預防近視,全市中小學每天課間或課後做眼保健操一次,有條件的學校也可以做兩次。(1964年1月28日《北京日報》1版,《愛護眼睛》)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64年1月28日,《北京日報》1版

眼保健操在本市城近郊區中小學大力推廣之後,很多老師和學生來信,向本報詢問有關情況,尤其關注學校「怎麼推行眼保健操?」對此,北京市中小學保護視力辦公室登報答覆,明確學校需要保證在固定時間做操,宜選擇課間或課後,有助於及時消除眼部疲勞。(1964年3月28日《北京日報》2版,《怎樣做好眼保健操》)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64年3月28日,《北京日報》2版

自此,「眼保健操,現在開始……」的熟悉聲音便伴隨一代代中小學生至今,其間,眼保健操雖有過動作的調整,但在課間做操的制度一直延續了下來。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79年冬,三里河第三小學的學生課間做眼保健操。王寶琴攝

學生吐槽拖堂侵佔寶貴十分鐘

「聽那叮鈴鈴的下課鈴聲送來十分鐘,來吧來吧來吧,大家都來活動活動,讓我們那握筆的手指摸一摸皮球,讓快活的叫喊衝出喉嚨……」很多「80後」可能還記得這首專為課間十分鐘所寫的少兒歌曲《哦,十分鐘》,它在上世紀80年代曾廣為流傳。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上世紀80年代,北京麻線衚衕小學的學生在課間打排球。王寶琴攝

然而與之相反的是,當時北京很多孩子的課間已悄然變了樣。一些學校的拖堂現象比較嚴重,已打過下課鈴,老師還在繼續講課或說事,還有的老師經常利用午休和下午兩節課後的空餘時間給學生加課、補課。讀者程泰來在本報發表文章提醒,戶外活動是兒童少年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希望學校能把課間活動抓好,督促學生每節課間都要到室外活動。(1986年6月5日《北京日報》3版,《課間活動不可少》)

北京市123中的校醫畢友年也投稿給《北京晚報》,呼籲把寶貴的十分鐘課間休息交還給學生。他指出,不少老師為了教授更多的知識,爭分奪秒地加課,拖堂情況時有發生,長此以往,學生得不到應有的休息,學習效果就會受影響,還會損害健康。(1987年5月7日《北京晚報》2版,《把寶貴的課間休息還給學生》)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87年5月7日,《北京晚報》2版

還有學生「現身說法」,吐槽課間休息時間被剝奪。地安門中學的學生楊威在寫給《北京晚報》的信中提到,「每次課間,僅有十分鐘休息時間……可有些老師總是拖堂,佔用我們僅有的這點『自由』時間,只給我們剩下三兩分鐘,甚至連下樓上廁所都成了不可能實現的事情……我們渴望著課間十分鐘重歸於我們!」(1988年1月30日《北京晚報》6版,《渴望著課間十分鐘重歸於我們》)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88年1月30日,《北京晚報》6版

課間操催生「大課間」

隨著減輕課業負擔、保證課間休息的呼聲越來越高,上世紀90年代初,國務院批准發布《學校體育工作條例》,以進一步增強學生的體質和提高健康水平,其中明確規定,中小學要「保證學生每天一小時體育活動的時間」。

課間操,就是落實每天一小時體育活動的重要內容。1996年,國家規定的第七套廣播操率先在北京市中小學生中推廣。在此基礎上,各校又根據季節變化,創編了大量學生喜愛的徒手操、輕器械操,使課間操成為中小學生每天一小時體育活動中最受歡迎的「必修課」。(1996年11月23日《北京日報》1版,《課間操受歡迎》)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1996年11月23日,《北京日報》1版

但是,課間鍛煉的時間仍然有限,不成規模。而2004年全國學生體質健康監測結果顯示,我國中小學生部分身體素質,特別是爆發力、力量、耐力素質及肺活量等指標持續下降,超重與肥胖學生的比例增加,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繼續上升。為改變這一現象,2005年秋,教育部發出通知,要求各地教育主管部門、各中小學校開齊並上好體育課,同時實行大課間體育活動制度,在課間操的基礎上,延長活動時間、豐富活動內容,保證25分鐘至30分鐘大課間體育活動。(2005年9月5日《北京日報》6版,《中小學要搞大課間體育活動》)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2005年9月5日,《北京日報》6版

隨著大課間時代的到來,課間操以花樣方式「打開」:除了傳統的廣播體操外,還增添了熱舞、團隊遊戲、跑「八卦陣」、練武術等形式。到2019年,本市已有不少學校打造出自己的特色課間操。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2015年5月14日,北京市第一六五中學舉行了「陽光體育、活力無限」大課間展示活動。周良攝

2019年,記者採訪時看到,在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丰台實驗小學,課間操變成了遊戲總動員,一會兒是街舞,一會兒是武術,一會兒又是跳袋接力、兩人三足、旋風跑、轉運輪胎等團隊遊戲。五年級學生劉玉霖自豪地說:「我妹妹在別的學校上學,最羨慕的就是我們的課間操,每天回家都要問問今天做的是什麼遊戲。」校長祁紅介紹,開展大課間遊戲5年來,孩子們的變化很明顯,從原來的不會玩兒、沒時間玩兒,到現在能夠組團玩兒、創意玩兒了。北京第二實驗小學通州分校的課間操則主打傳統特色,創編了好幾套武術操,隨著激昂的曲調響起,孩子們跟著節奏一板一眼地練起了武術操,一個出拳,一個轉身……「嘿!」「哈!」整齊的吶喊聲響徹操場。(2019年9月9日《北京晚報》14版,《課間操成了快樂總動員》)

2021年5月,北京市教委發布《關於進一步強化中小學校園課外體育鍛煉的通知》,號召全體學生「走出來、動起來、賽起來」,全市中小學校每天要統一安排30分鐘的大課間體育活動,並嚴格落實課間操、眼保健操制度。同時,利用好課間十分鐘鼓勵學生「走出來」到室外活動,放鬆身心、緩解疲勞。(2021年5月26日《北京晚報》6版,《每天30分鐘大課間來了》)

何時能夠「滿園都是娃」

無論是10分鐘還是30分鐘,「小課間」和「大課間」並行的根本目的是保障孩子們在緊張的學習間隙換換腦子、動動身子,用健康的身心更好地積蓄學習的能量。

今年教師節前夕,本報記者走進育英學校,看到了一片熱鬧景象。一年級花式籃球、健美操;二年級足球、籃球;三年級排球、足球、手倒立……不同的特色體育課程,讓學生盡享鍛煉的樂趣。其實,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這些學生在課間、午飯後是被「圈」在教室里的,老師總擔心學生在校園裡自由活動會出現安全問題。自從於會祥2011年來到育英學校擔任校長後,他便在休息時間把小學生都「趕」出了教室。曾經對課間活動顧慮頗多的育英學校的老師們,如今已將滿校園都是孩子視為最美的畫面。(2023年9月8日《北京晚報》6版,《快樂午間,「滿園都是娃」》)

溫故|70年前的課間十分鐘,就已經關注「好好玩」! - 天天要聞

2023年9月8日,《北京晚報》6版

時至今日,圍繞課間十分鐘的討論仍未停止,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滿足孩子們鍛煉和放鬆的需要,仍要學校乃至社會共同努力。用好課間十分鐘是門學問,如何讓每個校園的大小課間都能看到「滿園都是娃」的美麗風景,相信我們會找到不斷優化的更好選項。

資料來源:京報集團圖文資料庫

教育分類資訊推薦

練起來!2024年體育中考這樣安排 - 天天要聞

練起來!2024年體育中考這樣安排

近日,長沙市教育局發布了《關於明確2024年長沙市初中學業水平考試體育與健康測試有關工作的通知》,明確了2024年體育中考考試項目、評分標準等內容,小編為您劃重點!
@考研人,2024研考初試成績公布後,這些需關注 - 天天要聞

@考研人,2024研考初試成績公布後,這些需關注

2024研考初試成績陸續公布。無論初試成績如何,對於研考生來說,當下最重要的是穩定心態,根據自己的初試成績理性分析下一步規劃。面對陸續展開的2024年研考複試、調劑等工作,研考生難免會焦慮不安。對此,建議研考生在初試成績公布後做好以下準備。
春種未來,再啟新程 成都龍泉驛黃土中學舉行2024年春季開學典禮 - 天天要聞

春種未來,再啟新程 成都龍泉驛黃土中學舉行2024年春季開學典禮

中國網訊 踏著春天的腳步,迎著溫暖的春風,莘莘學子又步入了一個新的學期,開始求知生涯中的又一個里程碑。2月26日,成都市龍泉驛區黃土中學校舉行了新學期開學典禮,激勵學子帶著新的希望和夢想再次出發。激情滿懷,篤行不怠。在激昂的國歌聲中,黃土中學2024年春季開學典禮緩緩拉開了序幕。
宣傳可以專為教育,但教育不能只為宣傳 - 天天要聞

宣傳可以專為教育,但教育不能只為宣傳

課堂美輪美奐自從以微信公眾號平台為代表的校園宣傳工具迅猛崛起,圍繞著校園師生的各種擺拍就變得層出不窮。從好的方面看,學校的擺設布景確實變得越來越漂亮了,否則怎能拍出美圖?另外,教師們的拍照技藝乃至審美情趣也練得越發高明了,#熱點引擎計劃#否則誰來負責拍出美照?
2025級清華北大中歐六大院校EMBA項目介紹 - 天天要聞

2025級清華北大中歐六大院校EMBA項目介紹

2015年,EMBA進入深水期改革,國家體制內EMBA招生權全部歸屬教育部,不再由各個EMBA商學院進行招生,這一舉動直接把曾經的EMBA招生亂象全部毀滅,EMBA招生也納入全國MBA管理類聯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