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代,大爺爺竟然這樣救活了我們全家

2024年04月01日12:05:45 故事 1757

大爺爺今年81歲了,除了耳聾點,身體還行,他在村裡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搬個馬扎坐在街里和一幫人憶往昔,拉古經,其中說的最多的就是60年代自然災害饑荒的事情,經常是說著說著就說不行,得回去吃半個饅頭再回來說話,哪怕是有時剛吃完飯也是這樣,看來當年真的是餓怕了。

大爺爺那個時候不到二十歲,所謂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正是能吃的時候,但囤里沒糧,再能吃也沒奈何啊,可能現在的人不理解,會說,沒有糧去買啊,買?全國都鬧糧食慌,別說沒錢,就是有,也沒處買去,那時的人,以胖為美,全村的人都是面黃肌瘦一臉的青菜色。


60年代,大爺爺竟然這樣救活了我們全家 - 天天要聞

填不飽肚子怎麼辦,大爺爺的辦法頂多,勾榆錢,摘槐花,河裡摸魚,都可以頂一頂,但大爺爺有一項拿手的絕技他人學不來,他這一手絕技在那個年代救活了全家人,我爺爺都說那兩年全靠我大爺爺,這絕技就是挖田鼠洞。

秋收前,田鼠開始往洞里搗鼓糧食,一般黃豆居多,田鼠會把黃豆乾乾淨凈的整整齊齊碼在洞里準備過冬享用,但往往忙上一個秋天,最後的勞動成功被大爺爺截獲,可以說是犧牲了多少田鼠家庭,救活了我們一家人,真是阿彌陀佛!


60年代,大爺爺竟然這樣救活了我們全家 - 天天要聞

哪個洞是田鼠洞,哪個洞里有糧食,洞的走向儲存點,大爺爺火眼金睛一眼准,爺爺說,有時他跟大爺爺去挖洞,一個大點的洞可以掏出十幾斤黃豆。最多的一天,大爺爺帶領全家齊上陣,竟然挖出了九十多斤黃豆。曾祖母是個善良的人,挖出的黃豆除了自用換玉米面,也時不時的接濟一下鄉鄰。

可畢竟能挖田鼠洞的季節太短了,也就秋末那一個來月,秋天早了糧食沒成熟,冬天上凍挖不動,開春田鼠消耗的差不多了。幸好曾祖母是個會安排打算的,她非常善於計劃著怎麼吃飯,就這樣全家人度過了三年的饑荒。感謝大爺爺,也感謝那些為我們而家破鼠亡的田鼠們!

故事分類資訊推薦

民間故事(瞎子摸骨) - 天天要聞

民間故事(瞎子摸骨)

陳乾看著手裡的玉佩嘆了口氣,這是他當初送給未婚妻林可兒的定親信物,陳家敗落後,林家嫌棄他窮,退了婚事,這玉佩也送還了回來,他一直沒捨得典當,如今家裡就剩這麼一個值錢的物件,他打算典賣了作為趕考的路費。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 - 天天要聞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1.母親走的那天,天空灰濛濛的,像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壓抑得人喘不過氣。我跪在靈堂前,淚水模糊了視線,耳邊回蕩著親戚們斷斷續續的哭聲,心裡卻空蕩蕩的,像被人掏空了一般。母親走得很突然,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
女主管喝醉了,爬上了我的車,說道,我們去賓館。 - 天天要聞

女主管喝醉了,爬上了我的車,說道,我們去賓館。

張鴻蓄著一頭烏黑的短髮,眼神中帶著些許鬱鬱寡歡,他站在這座繁華都市的邊緣,獨自望著遠方林立的高樓。每一天,他就像無數城市裡的普通職員一樣,重複著簡單枯燥的工作內容。這一天也不例外,他按時走進了那間已經有些陳舊的寫字樓,坐進自己格子間的角落。「張鴻,這份文件你檢查過了嗎?
父親去世,大伯帶全家要錢,我拗不過去廚房拿錢,大伯慌忙離開 - 天天要聞

父親去世,大伯帶全家要錢,我拗不過去廚房拿錢,大伯慌忙離開

原創文章,全網首發,嚴禁搬運,搬運必維權。故事來源於生活,進行潤色、編輯處理,請理性閱讀。父親去世的消息像一顆重磅炸彈,震得我們家四壁生寒。我站在客廳的窗前,看著窗外的雨絲,心裡一片凄涼。突然,門鈴響起,我打開門,只見大伯一家站在門外,臉上帶著勉強的笑容。
公公住院,妻子請假醫院陪床,提前回家,卻看到丈夫慌張去倒垃圾 - 天天要聞

公公住院,妻子請假醫院陪床,提前回家,卻看到丈夫慌張去倒垃圾

醫院外的疑云:當陪伴與疑惑交織在一個普通的周末,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客廳的地板上,本應是溫馨寧靜的午後,但對於小芸來說,卻是一場情感的風暴即將來臨的預兆。小芸的公公因為一場突發的疾病住進了醫院,作為孝順的兒媳,她毫不猶豫地請了長假,每日在醫院裡悉心照料。
78年我去當兵,給女同桌寫信兩年沒回信,退伍後去找她才發現真相 - 天天要聞

78年我去當兵,給女同桌寫信兩年沒回信,退伍後去找她才發現真相

頭條改版後新增廣告解鎖,廣告開始5秒後用您發財的小手點擊右上角關閉,即可繼續閱讀【本內容為虛構小故事,請理性閱讀,切勿對號入座】1978年的秋季我剛進入高中就讀,一入校門映入眼帘的是滿園漂亮的秋海棠,青紅相間,煞是好看,正當我四處張望時,一個清秀的女孩從我身邊走過,微風吹拂著她的
剛做完流產手術,婆婆做了辣子雞和水煮魚,父母連夜趕來接我回家 - 天天要聞

剛做完流產手術,婆婆做了辣子雞和水煮魚,父母連夜趕來接我回家

小雨靠在計程車的后座上,臉色蒼白,疲憊不堪。一年前,她和小李滿心歡喜地步入婚姻的殿堂,兩個人憧憬著未來的美好生活。誰知這一年,幸福的生活卻出現了意外的波折。小雨患上了妊娠相關的併發症,醫生告訴她必須儘快手術,以免對生命造成威脅。術後,她需要好好休養,心和身體都需要時間癒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