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說心語 | 萬里征程為和平

2024年06月11日16:12:30 軍事 1319

作為一名軍人,有幸能夠為國出征,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是職責亦是榮光。

去年12月,我跟隨中國第22批赴黎巴嫩維和建築工兵分隊跨越萬里,踏上異國他鄉。我走出候機大廳,沒有鎂光燈,也沒有鮮花和掌聲,第一件事就是穿戴鋼盔、防彈衣,即刻完成維和身份轉換、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

向黎巴嫩南部中國維和營機動途中,斷壁殘垣隨處可見,臨街建築物上滿目瘡痍、疏疏密密布滿彈痕,十幾輛白色「UN」車輛猶如一隊翩翩起舞的和平鴿,在民眾渴望的眼神中穿梭。

「一次維和行,一生維和情。當你從這裡走過,一定會與來時不同。如果想家的話就摸一摸胳膊上的五星紅旗,會好很多……」上等兵小宋首次離開祖國執行維和任務,我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向他傳授我上一次維和的經驗。

聞著硝煙入睡,聽著炮聲醒來,這就是維和官兵的日常生活。抵達任務區第一個晚上,空襲突至,睡夢中的我被刺耳的防空警報聲驚醒,第一反應就是「出事了」!緊接著迅速穿好防彈衣跑進防空掩體。強烈的震感讓我近距離觸摸著戰爭氣息,不禁感慨祖國的和平來之不易,更加深刻地體會到:只有國家強大,人民才會享有安寧。

「吃苦不言苦,鐵肩擔道義」是維和官兵的真實寫照。黎巴嫩一年分旱、雨兩季,旱季多烈日暴晒、蚊蟲叮咬,最高氣溫可達50℃;雨季多強風暴雨、寒冷潮濕,甚至連續一個月降雨不斷。

我所在的分隊主要擔負「藍線」栽樁、工程建築、修繕重要基礎設施以及提供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多數需要在戶外作業,長期面臨衝突戰火和自然環境雙重考驗。

長時間的人工作業,我們手上磨出了一個個血泡,傷好後結成一層層老繭,大家自豪地稱之為「和平印記」。任務完成後,分隊官兵精湛的操作技術和一流的工作標準,贏得聯黎司令部軍事工程處工程師的高度認可,「你們完成的任務標準非常高!大大提高了營區的防禦能力!」

士說心語 | 萬里征程為和平 - 天天要聞

吊機操作手轉運T型防護牆到指定位置

前不久,我們接到聯黎司令部任務請求,需要前往黎以臨時邊界附近,援助迦納營維和友軍吊裝T型防護牆。

隨著指揮員的一聲令下,我帶上裝備迅速登車,迎著朝霞駛出營區。前往迦納營工程施工點的行車途中,放眼望去,山間到處是炮火焚林後觸目驚心的焦土,公路兩旁被炸斷的電線雜亂無章……

當前正值黎巴嫩雨季,施工時經常會遇到暴雨。施工期間,空襲、炮火不斷,我們全程穿戴裝具施工作業,隨時應對突發險情。

天色逐漸變暗,營區周圍被山霧籠罩,能見度很低,雷聲與炮擊聲轟鳴耳間,操作手沉著冷靜,克服作業空間小、起重平衡差等困難,嚴格遵守標準作業程序,把T型牆精準吊裝至指定位置。

在雨中作業,官兵們早已全身濕透,儘管雨水模糊了眼睛,但我們依舊穩步施工,沒有一個人躲避。風雨中,我們拼搏奮鬥的身影,彰顯著中國軍人的擔當。

身處維和戰場,祖國是我們的堅強後盾。維和友軍和當地民眾看見我們手臂上的中國國旗後,都會主動對我們豎起大拇指。

在黎巴嫩維和的時光里,我與戰友堅守初心,用實際行動詮釋著大國的責任與擔當。有人說汗水是苦澀的,我們卻覺得甘之如飴,因為汗水中飽含著奮鬥與拼搏,是青春的滋味,更是和平的芬芳。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

作者:庄小好

責任編輯:馬雙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21支整編旅建制、陸海空全面覆蓋,我軍特種部隊到底有多強 - 天天要聞

21支整編旅建制、陸海空全面覆蓋,我軍特種部隊到底有多強

如果說到誰才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特種部隊,很多人可能會說是印度或者朝鮮,但這哥倆一個是啥都敢叫特種部隊,一個是沒有啥不敢叫特種部隊。如果從人員編製、訓練水平、武器裝備等維度綜合評價,我們才真正稱得上世界上擁有特種部隊最多的國家。
88年少將,裝甲兵指揮學院原副院長劉克禮 - 天天要聞

88年少將,裝甲兵指揮學院原副院長劉克禮

1946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時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全國解放戰爭時期,任晉察冀軍區冀中軍區獨立第八旅戰士,晉察冀野戰軍第二縱隊六旅三十團班長,華北軍區第二十兵團六十七軍二〇〇師五九八團排長。
他59歲擔任成都軍區司令員,60歲被免職,63歲成為上將 - 天天要聞

他59歲擔任成都軍區司令員,60歲被免職,63歲成為上將

1955年5月1日,根據《關於全國軍區重新劃分的決定》,全國的大軍區進行了重新劃分,其中,以四川軍區為基礎,改編成立了成都軍區兼四川省軍區,是當時全國的大軍區之一。成都軍區成立後,開國上將賀炳炎擔任了第一任司令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