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2024年02月26日02:55:05 軍事 1223

1946年3月,中統特務彭祖清回無錫老家奔喪,父親彭晰怡突發腦溢血病逝。

彭祖清和兄長彭祖福匆忙張羅喪事,詭異的是,彭父還未安葬,36歲的彭祖福又突發心臟病而亡。

彭家吹吹打打辦起了喪事,彭祖清的行為卻讓鄉鄰親戚十分困惑。

他將之前老大請來的和尚和道士全部請走了,就連修墳的土木工都不需要。他買了大量磚頭石灰等建築材料,還有當時鄉下並不多見的洋水泥和鋼筋,甚至還運來了五百斤糯米。

彭祖清專門請了外地的匠人師傅來擴建彭家的墓地,建造的時候還用蘆葦豎起臨時的圍牆,就是不能給別人瞧見。

外界已經議論紛紛了,彭祖清一點都不在乎,他甚至神秘到晚上點油燈開工,白天讓土木工人休息,還安排了專人在墓地外面巡邏,不讓別人靠近。

匠人師傅做了三天的活兒,第四天大半夜,彭祖清下令將父親和兄長下葬。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此時,這座墓已經修得像一座碉堡一樣。

彭家大墳的詭異在當地傳得神乎其神,那時候人們還不知道彭祖清特務的身份。

眾人皆猜測彭家偌大的家產被彭祖清一個人霸佔,一個人在城裡吃香喝辣。

可沒過幾年,彭祖清死在長沙的消息又傳了過來。

彭家4年死了三個男人,已經讓人唏噓不已。

而這背後的迷案,更是讓人拍案叫絕。

01

1950年,彭祖清中統特務的身份被查清,即將被槍決。

11月16日,彭祖清被獄警喊出牢房,和另外23名死囚一起送到了一間大監房。

不一會兒,廚房端出了大米飯,還有回鍋肉辣子雞,獄警們還告訴他們大米飯隨便吃,今天管飽。

這些人馬上就明白了,這頓飯是「斷頭飯」,他們即將被槍決了

果然,吃完後的他們被五花大綁送到公審大會,公審結束之後,他們就被送到一片空曠的場地,即將被槍決。

四周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他們的家屬或者朋友也接到了通知,已經抬著棺材在人群外面等著。

在看到這些罪犯走過面前的那一刻,人群之中爆發出一陣歡呼聲。

場內事先畫好了24個白圈,死囚按照順序被帶過去,一個個跪下。

執行死刑的公安大隊執行人員在每一個死囚後面站好。

沒想到就在公安大隊大隊長劉高堂高喊「聽令預備」之時,彭祖清突然尖叫起來:「饒命啊,我要檢舉,我要立功,我要檢舉尚保。」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此時,一陣槍聲齊刷刷響了起來。彭祖清應聲倒地,而他身後的執行人員槍口正對著上方。

彭祖清是南方人,他剛才喊的話是方言,其實沒有人能聽懂。只不過班長小薛隱隱約約聽懂了「舉報」兩個字,一個箭步託了一下執行戰士的槍托,子彈射偏了。

彭祖清沒有死,被嚇暈了過去。

站在不遠處的副班長小王趕緊向隊長劉高堂報告,小王是南京人,能聽懂彭祖清的無錫方言:「彭祖清說要檢舉立功,他說要檢舉一個叫「尚保」的人。

劉高堂一聽,下令將此人先送到醫院裡面去救治,由小薛、小王帶著一名戰士小張去執勤。

醫生很快就把彭祖清弄醒了,但他什麼話都不會說,好像精神失常一樣。醫生說他受了比較大的驚嚇,可能要兩三天才能恢復。

於是三名公安戰士就在醫院專職看守彭祖清,此外上級還安排了一名法官裴慶帶著槍值守。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可萬萬沒想到,這樣嚴防之下,彭祖清還是被殺了。

原來四名同志商量著每個人值班三個半小時,其他人輪流睡覺。

戰士小張睡的比較沉,小王去換班的時候,喊了他好幾遍他才完全清醒,沒想到再去病房的時候,彭祖清已經死了。

彭祖清死得相當詭異,一把沒有把柄的匕首插在他的胸口。因為彭祖清被打了鎮定劑,所以他死前沒有一點掙扎。兇手殺人之後就用被子將匕首蒙住,匆匆離開了。

雖然彭祖清是個死囚,但死囚這樣不明不白在醫院裡面被謀殺,這是一起重大案件。

他在刑場上大呼小叫「舉報」逃過一死已經報告給了市委,現在突然被殺,自然會被人當作「殺人滅口」。長沙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局長程萍聞訊後立刻前往現場查看,下令立刻組建專案組對此案進行偵查。

專案組組長為市局偵緝隊副隊長任桂福,其他偵查員也是骨幹人員,他們勘察過現場之後,於小薛等人碰了頭,分析了一下案情。

02

這個醫院是部隊的後方醫院,解放之後也向百姓開放,雖然門外面還有日夜堅守的哨崗,但人員進進出出很多,不可能一個一個檢查。

距離彭祖清被殺的病房20米處,專案組發現了一個空房間。房間裡面顯然有人待過,地上有八個煙蒂,還有一些雞骨頭和包滷雞的荷葉。那兇手甚至在病房裡面撒了一泡尿,從窗戶翻出去,留下了腳印。

可見這個兇手混進醫院之後一直在這個病房裡面守著,蹲守到小王和小張交接工作的空隙,在幾分鐘之內匠人殺死,然後跳窗逃走。

殺人動機就不言而喻了。

那天,彭祖清在眾目睽睽之下說要檢舉「尚保」這個人,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混在人群裡面。他生怕彭祖清將自己抖落出來,乾脆殺人滅口,繼續隱藏身份。

如此推斷,這個人很可能和彭祖清同在中統。

專案組經過商討之後決定根據現場的線索,分為兩組進行調查。

任桂福和偵查員古克山調查兇手留下的痕迹,而是調查員仇一鐵和黃金道則繼續去調查彭祖清的情況。

兇手十分謹慎,他作案當天穿的布鞋大街上到處都有,根本不能通過這個線索找出來。而滷雞和荷葉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是哪裡都有得賣,每個小攤位光顧的客戶也數不清。

再說彭祖清那邊,他的卷宗十分詳細,在看守所之中的表現記錄也有。

彭祖清,33歲,無錫人,出身商人家族,父親與人合資辦了兩家棉紡織廠

彭祖清畢業於江蘇私立美術專科學校,後來前往上海,曾經在一家小報社做美術設計,報社倒閉之後,他就來到一家漢奸報社畫宣傳畫。

彭祖清有個弱點就是好色,國民黨特務只要用美女稍稍勾引,他就遵從的安排進了中統。

只要給彭祖清安排女人,他從來來者不拒,在強大的美女攻勢之下,他在日本報社為中統搜集了不少情報。

貪色的人是不能利用的,中統能用,日本人也能輕鬆拿捏。

女人在枕邊說幾句話,他就全招了,日本人知道他做了中統的特務,正準備抓他,他被中統緊急轉移去了長沙。

彭祖清在長沙娶妻生子,繼續一邊做中學老師一邊給中統做事。

不過彭祖清做事兒實在太不靠譜,上峰也對他不怎麼重視,升職毫無指望。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進了中統十年,他一擋未升,他的同僚之中早有人升了八檔了。

解放後,那些大特務都紛紛逃往台灣了,他的上峰才想起他,一下子給他升了三檔,讓他留在的大陸繼續執行任務

彭祖清莫名其妙升職到「內調局湘站地下軍第二大隊大隊長」,他其實也是在混日子,領著活動經費,還開了一家畫館給人畫畫,過得非常清閑。

沒想到到了1950年3月,上峰突然下令讓他暗殺長沙中共的高級領導,他只會手下六名兄弟謀划了三個月,沒想到還沒有執行就被抓了,他們這一群三個被判了死刑,兩個被判了無期。

明明在關押期間,審判人員多次強調他可以「舉報立功」,為何他偏偏要在死之前才敢喊出那一句呢?

專案組無論是找彭祖清的家人還是找他之前手下的特務,都不曾聽說過有這麼一個叫「尚保」的人。

彭祖清工作能力稀爛,都沒有什麼出頭的機會,好不容易真正領導幾個人執行任務還被提前告吹了,同組的人都在監獄裡面。

他在特務組織內部著實沒有什麼仇人,如果有什麼特別關鍵重要的人物,也不會給彭祖清知道。

任桂福越想越不對勁,這個兇手就是沖著彭祖清來的,萬一不是敵特滅口,那麼方向就是錯的,怎麼查都差不出來。

這個時候,一直關心著案子進展的程萍局長打來電話詢問,任桂福報告之後,程局長提醒他們:「一條路走不通,還是可以換一條路走的,現在這個案子已經傳遍了湖南全省,影響很大,一定要儘快偵破。」

03

程局長的話提醒了任桂福,也許殺死彭祖清的並不是中統內部的特務,而是他身邊的仇人?

專案組圍繞著彭祖清又篩查了一波人際關係,沒想到這一查讓專案組大跌眼鏡。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原來彭祖清在長沙的情人多達19個,這也僅僅是能夠查到的女人們。不得不說,彭祖清也算是個情聖,這些情人一個個跟他關係都不錯,沒有一個數落他的不好。

彭祖清是真喜歡女人,他很直接,但凡對一個女人獻殷勤感興趣,就是奔著上床去的。

更讓人無語的是,他對女人從來不挑,只要年紀合適,你情我願,就會立馬下手。

在舊社會,彭祖清有錢,也仗著自己在中統,玩弄女性有恃無恐。而現在是新社會了,他心中自然很害怕,所以在被審問的時候一個字沒提和這些女人的關係。

既然和這麼多未婚的、已婚的女人搞在一起,彭祖清會不會得罪她們的父母或者丈夫呢?

專案組找了幾名女同志,一個個找這些女人詳談,這些女人都說彭祖清人不錯,從沒和她們發生過矛盾,也沒有讓家裡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難道這次方向又錯了?

專案組又找了彭祖清的妻弟陸錦仁,想要從他這裡問問線索,沒想到真的有所收穫。

陸錦仁在外地做生意,也住在外地,他和彭祖清見面不多,本來就是平常的交情。

但在今年6月下旬,彭祖清突然找他借錢,一開口就是300萬(舊幣)。這些錢已經足夠在當地蓋房子了。

彭祖清為什麼突然要這麼多錢呢?難道是他的畫店出了問題?

專案組找了彭祖清原來畫店的女傭徐姨,徐姨和彭祖清接觸比較多,偵查員想要從他那裡得到更多的消息。

果然,這個徐姨也是彭祖清的情人之一

她28歲,已婚,還有一對子女,丈夫就是一名普通挑水工。徐姨長相平平,皮膚黝黑,專案組和她談話之前也沒想到彭祖清身邊的女人一個都不放過。

徐姨說她被彭祖清雇來做女傭一周之後就和他上了床,一直到現在,徐姨的丈夫都不知道這件醜事。

和彭祖清的其他情人一樣,徐姨和他相處不錯,但她感覺彭祖清在外面可能得罪了人。

徐姨這一句話讓專案組感起了興趣,徐姨仔細回憶起來:「那天好像是6月底,彭先生從外面回到店裡,神色很慌張。他平時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那天卻很亂,身上的衣服上面也都是泥沙。2個月之後,他就被抓了。」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偵查員一聽心中就有數了,徐姨說的這個時間就和陸錦仁說彭祖清和他借錢的時間差不多,可惜徐姨並沒有和彭祖清打聽出了什麼事兒。

不過這件事過後兩天,彭祖清讓徐姨去送一封信去「大鵬旅店」,這封信是交給老闆娘的

專案組沒有立刻去找大鵬旅店的老闆娘,而是先找了當地派出所了解情況。大鵬旅店在1938年開張,一共有三層樓房,算是年代比較久而且規模比較大的旅館了。

旅店的老闆叫顏必開,52歲,瘦小精幹,其貌不揚,據說還會一點武術。在來長沙之前做什麼的人們也不知道。老闆娘四十多歲,叫完顏彩珠,年輕時很有些姿色,現在還是風韻猶存,旅店開業的時候,她剛剛嫁過來,之前做什麼的也沒人知道。

偵查員覺得這兩人多少有點歷史問題,不然不會對自己的來歷遮遮掩掩。

他們來到了旅店調查,果然,完顏彩珠打扮妖艷,四十多歲看起來就像三十多歲。看到一群偵查員進來,完顏彩珠熱情迎接上,但是一看幾位手上都沒有帶行李,知道他們都不是來住店的,臉上的笑容馬上就消失了。

偵查員古克山問她:「顏老闆在不在?」

完顏彩珠說:「哦,他出去了。您幾位是……」

古克山回答:「我們是公安局的!老闆不在,找你老闆娘是一樣的。」

完顏彩珠原本冷漠的臉馬上又變了,她十分慌張,結結巴巴地說著:「找我……找我做什麼,我……我又沒有犯什麼事兒。」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辦案經驗豐富的偵查員馬上聽出了她的話外之意:顏必開犯了事兒,她不是幫凶,但絕對知情。

這下子,專案組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她,任桂福讓兩名偵查員守在店門口,不讓人進來,他和古克山去審問完顏彩珠。

完顏彩珠比彭祖清大七歲,他在1950年春天和彭祖清認識,彭祖清對她那叫「一見鍾情」。

完顏彩珠確實不是清白出身,她做過十二年的妓女,後來被顏必開贖回來做老婆。時間長了,完顏彩珠也按捺不住寂寞,和彭祖清可以說是乾柴烈火。

顏必開有一個習慣,每年4月22日都要去寺廟進香,當天還會住在寺廟裡面。完顏彩珠第一次約了彭祖清,兩人發生了關係。

彭祖清也很謹慎,後來和完顏彩珠一直保持著肉體上的關係,但一直沒有告訴他自己是國民黨的特務。

每個月,只要顏必開不在家,完顏彩珠就想方設法和彭祖清溫存溫存,店裡的夥計也多多少少知道,只不過一個人都不敢說出來。

彭祖清這種下半身思考的人,偷起情來根本不管不顧,他也從來沒有出過事兒。

不過這次他是栽進溝里了。

04

1950年6月26日,完顏彩珠騎著自行車去畫店裡面轉悠,偷偷告訴彭祖清,讓他下午兩點去旅店幽會。

顏必開那天有朋友請他吃飯,離開家之前他對老婆說,吃飯之後他要請這位朋友喝茶,會晚一點回來,完顏彩珠就等不及來約情人了。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彭祖清按照約定準時來了,他們等不及就去了三樓的空客房。可沒想到顏老闆這次吃飯後沒有和朋友去喝茶,而是直接回來了。

顏老闆回到店裡見老婆不在賬台,就問夥計怎麼回事。夥計平時受老闆娘恩惠比較多,幫著老闆娘打掩護說是老闆娘出去買東西了。

他找了一個小學徒上三樓去報信,完顏彩珠一聽丈夫回來了嚇得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

顏老闆認得彭祖清,他就住在附近,怎麼可能住店。無緣無故從樓上客房下來,顏老闆一定會懷疑。

5點鐘一到,顏必開會上樓一件一件查房,這是他的習慣。完顏彩珠思來想去,還是讓彭祖清趕緊穿上衣服,從三樓爬牆下去。

彭祖清拉著一根晾衣服的繩子,一點一點從三樓陽台往下面爬。

也許活該彭祖清今天要倒霉,顏老闆恰好在這個時候出門上茅房,正好就看到了從牆上吊下來的彭祖清。

看著從三樓垂下來的繩子,還有著在窗戶邊左顧右盼的妻子,他馬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顏老闆可不是什麼善茬,氣得立刻衝上了三樓,直接把完顏彩珠拖了下來,用繩子五花大綁,吊起來用鞭子抽著。

完顏彩珠可禁不住打,沒過多久就把自己和彭祖清通姦的事全部都招了。

至於彭祖清,顏老闆雖然沒有動手,但是陰狠地丟出一句話:「姓彭的你等著瞧。」

彭祖清本質上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他很害怕。完顏彩珠被關在家裡面,她給了小廝一定錢,讓小廝給他送了一封信。

彭祖清想了很久,這個顏老闆就是一個生意人,生意人也不過就是圖個錢,只要願意花錢,不就消災了?他給完顏彩珠回了一封信,讓完顏彩珠嘗試著和顏老闆溝通溝通,能不能給點錢,這事兒就算是過去了。

彭祖清這封信送去之後,完顏彩珠卻沒有回信,彭祖清原本還想著找人借錢,現在也看出來顏老闆對這綠帽子是相當在乎,不是說有給錢就能消災的了。

這事兒還沒等處理好,彭祖清就被抓了。

這下,顏老闆才知道這廝是個反動分子,按照新政府懲治特務頭子的態度,他是必死無疑的。顏老闆很是高興,沒想到報仇根本不用自己出手。

他給自己還擺了一桌子酒菜慶祝,恭喜自己摘掉了這頂大綠帽子。

顏必開逼著完顏彩珠當天去看了公審大會,完顏彩珠十分緊張,她也沒有想到彭祖清最後竟然沒有死的成。

她看著顏必開罵罵咧咧地走出了人群,後來他一夜未歸,完顏彩珠並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第二天回來的時候他顯得十分疲憊。

完顏彩珠交待完這些之後,顏老闆也正好回來了。專案組立刻將他控制住。

偵查員也沒有想到今天的查案這麼順利,他們沒有帶槍也沒有帶手銬,就這樣拿著麻繩綁著顏老闆,將顏老闆帶走了。

他們還在旅店找出了顏老闆的布鞋,經過技術人云的鑒定,是和醫院裡面留下的腳印是一樣的。匕首上也有指紋,顏老闆的指紋和匕首上面的相符合。

這個時候,顏必開真正的底細也被揭穿了。

武漢市公安局在押人犯檢舉揭發,說長沙大鵬旅店的老闆顏必開在抗戰前是洞庭湖著名的湖匪「一刀切」。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他的原名也不叫顏必開,而是叫張炯,曾在舊軍閥擔任連長,一次他因為醉酒拔槍射死了營長和團長,之後就逃離了軍隊,成為了土匪。

顏必開背著人命,也有在軍隊之中訓練出來的技能,在土匪窩子裡面也算一個人物,後來手下土匪越來越多,最多的時候有百十來名,在洞庭湖上也有著不小的名聲。不過1937年匪幫之間發生了火拚,顏必開的土匪團伙被吞併了,只能席捲了贓款隱居起來。

其實說起來顏必開對完顏彩珠還是很不錯的,完顏彩珠雖然出身風塵,顏必開並不嫌棄她,甚至和她一起開了一家旅店,想要安安穩穩過日子。

只是沒有想到完顏彩珠還是改不了一身風塵氣,給顏必開戴了一頂綠帽子。

要是放在從前顏必開肯定就把姦夫殺了,但是現在他對共產黨的新政府很忌憚,想要殺人也沒有那麼容易。

彭祖清被捕之後,顏必開很高興,沒想到他臨死之前不知道喊了什麼,又被拉走了。

想到彭祖清還能活下去,顏必開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就帶了一把匕首去殺人。

05

殺人者已經找到了,但完顏彩珠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叫作「尚保」的人。

難道「尚保」是彭祖清胡謅出來的?

此前也不是沒有過這種情況,有的罪犯就是為了多活幾天,謊稱自己有舉報的線索,然後胡說一通,最後被查出來是假的,還是免不了被槍斃。但如果是胡謅的,為何會突然說出一個「尚保」的名字呢?

專案組又回到這個名字上,大家苦思冥想,如果這個名字是化名,那麼怎麼去尋找這個人?

這時候,偵查員黃金道提出一個觀點:「尚保會不會並不是一個人的名字呢?」

黃金道為大家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專案組趕緊去找小薛他們問清楚彭祖清死前喊的到底是什麼,這個無錫話的「尚保」會不會有其他的意思。

小王是南京人,也只能聽懂部分無錫話,他和專案組聊了聊,反覆念叨著「尚保」兩個字,突然說:「會不會有可能是『藏寶』?」

偵查員專門去請教了一名無錫人,那人覺得「藏寶」這個可能性是有的。任桂福向領導彙報之後,領導覺得他們的想法可以一試。

彭祖清老家在無錫,曾經在鎮江讀書,後來又前往上海工作,這些地方都可能藏著他的「寶藏」。

偵查員兵分三路去尋找線索。

彭祖清就讀的那所私立美專早就關門了,專案組只能通過他的同學一個個篩選尋找,但這些同學、舍友都說從沒聽過彭祖清提過什麼寶藏,或者叫「尚保」的人。

古克山帶著兩名偵查員來到了無錫,和鄉鄰們打聽出彭家墳墓的怪事,他們認為彭祖清很可能是將財寶埋進了墳墓裡面

不過彭家的墳墓是有守墓人的,之前也有不少江洋大盜聽聞這些奇聞之後來挖墳,沒想到被守墓人曹阿五給揍了回來。

現在新政府的公安幹警來調查,曹阿五倒沒有任何不配合。因為土改,窮苦的曹家第一次分到了土地,他很感謝共產黨,將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訴了偵查員。

在曹阿五的幫助之下,偵查員找到了幫彭祖清看風水的風水先生,還有造墓的工匠們。

工匠們都說當時彭家的兩口棺材都是正常重量,並沒有感覺裡面多放了什麼,至於墓穴裡面,他們是看得明明白白,什麼都沒有。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風水先生也說,當時彭祖清這麼做就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風水先生測出這塊地皮的風水已經用盡了,要彭祖清按照他的安排重新修墳。

彭祖清就算做了這麼多,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逃不過不得好死的命運。

看來這「寶藏」真的不在彭祖清的老家。

專案組開會討論這個問題,彭祖清如果說自己家的「寶藏」,他肯定不會用「舉報」這個詞,應該是別人的不義之財。

沒想到即便找到了殺人兇手,這個案子依舊如此複雜,

06

此時已經到了1951年1月29日,馬上就要過春節了,可他們這次來到江蘇一點線索都沒有找到,他們都很沮喪,上海之行也只好暫時放一放,等年後再說。

等他們匆匆回到長沙,看守所劉所長立馬找來了。

原來,因為偵查員走的太過著急,忘了將暫時拘留的完顏彩珠釋放。

完顏彩珠成天在看守所裡面大呼小叫,說自己是被冤枉的。看守所不知道專案組的想法,沒有輕易把她放了。這下子,她在看守所每天嚎叫,弄得其他犯人都苦不堪言。

根據規定,看守所的工作人員不好詢問犯人具體的案情,看守所見她每天這麼嘶吼,已經嚴重影響了看守所的紀律,無奈之下,他們只好給她採取了強制措施。

任桂福回來之後方才想起來這號人物還在監獄裡面,本來結案的時候就可以把她放了,畢竟她並沒有參與殺人。

任桂福對專案組說:「這件事我這個組長要第一個做檢討,已經違反規定了,現在放了人,我們還要去賠禮道歉。」

完顏彩珠無論怎麼說也不過是道德有虧,對於她原來的身份,新社會也不搞歧視那一套。

要道歉,專案組親自上門道歉,現在案子也沒有任何進展,其他偵查員想想也就跟著任桂福一同去了。

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去,竟然讓這個案子峰迴路轉。

古克山這次走進旅館沒有像上次那麼精神緊繃,而是仔細端詳起旅館大廳的裝飾。

就在服務台後面的牆壁上,掛著一幅《月下仕女》。

這是一幅國畫,裡面是一位古裝美女在庭院之中沉思,頭上是一輪明月。這畫畫得並不是那麼精湛,一看就不是書畫大家的作品,仔細一看落款是:洛君為大鵬旅館專寫於已丑年仲秋。

古克山突然一驚,看向河邊的仇一鐵,仇一鐵也發現了,兩人頗有默契地對視了一眼。

他們已經和這個案子打交道了這麼久,當然知道洛君就是彭祖清曾經用的一個筆名。

那就奇怪了,無論是完顏彩珠還是顏必開,都說完顏彩珠和彭祖清是在去年4月份才認識的,可為什麼這幅畫是1949年9月畫的呢?可見他們交往的時間要比完顏彩珠所說的長更多。

那麼夫妻兩個人為什麼要說謊呢,而且編造的時間都是一樣的,如果記錯的話也不應該是如此一致。

這說明這個時間點隱藏著一個不能說出來的秘密。

完顏彩珠本來就不是什麼心志堅定的人,聽到偵查員這麼一問,馬上就嚇得腿發軟。

審問了不過半個小時,完顏彩珠就全部招了。

07

1938年,顏必開和完顏彩珠說要在長沙開一個旅店,已經用自己帶的贓款盤下了一家舊客棧。

當時完顏彩珠覺得開客棧太浪費錢,竭力阻止,顏必開並不聽她的,而是直接招了兩名工匠開工。

沒想到兩名工匠在挖地的時候一挖挖到了一口大缸,缸子裡面全是金銀,僅僅是黃金錠子就有千兩,銀條有一萬兩千兩

清點過後,顏必開毫不猶豫將兩名工匠敲死了,並且就埋在自家客棧的地下。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而完顏彩珠親眼看到顏必開處理屍體的過程,她嚇得魂不守舍,顏必開脅迫她:「我本來就是江洋大盜,你現在也看了,你是想要跟我一起發財還是和我一起享有榮華富貴?」

也許是想要將這個唯一的知情人綁在身邊,顏必開迅速和完顏彩珠結了婚。

在客棧開業的時候,顏必開對完顏彩珠說:「這些錢以後老子死了之後都是你的,但是你要是做出什麼背叛我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的下場就和那兩個人一樣。」

完顏彩珠被顏必開嚇得渾身發抖,當時就跪了下來發誓。

這些金銀兩個人埋在庫房的地下,雖然藏著這麼多錢,他們卻根本不敢用,還好旅館的生意還可以,他們的日子過得相當不錯。

1949年9月,顏必開讓完顏彩珠去畫店訂一幅畫,也就是這個契機讓他和彭祖清廝混到一起。

完顏彩珠原本對顏必開感情很深,但是經過殺人這件事之後,她心中總是有點隔閡,總覺得自己過得提心弔膽的,時間長了,她對顏必開也有了厭倦,甚至期盼著早點能脫離他的掌控。

完顏彩珠這種見多了男人的女人,竟然也栽在了風月老手彭祖清的手上,對他竟然有了真感情,什麼話都願意跟他說。

一天,她對彭祖清說出了家裡寶藏的秘密,並且提出讓彭祖清將這些財寶給偷出來,那麼他們兩個人就可以帶著這些錢私奔了。

彭祖清是愛錢,想到那麼多金銀那叫一個心動不已。

但是他是中統的特務,這個身份讓他不能輕易離開,他是去私奔的,但中統可會覺得他是背叛者,屆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就在彭祖清猶豫不決的時候,完顏彩珠那邊卻出了破綻。

她在外面找情人的事情被顏必開知道了。顏必開對她一頓「家法」伺候,完顏彩珠熬不住,就將所有的事情都招了,包括她和彭祖清說了寶藏的事情。

顏必開大感不妙,要是從前,最對姦夫淫婦他早就殺了,但現在他不敢。

這些財寶不可能簡單轉移掉,何況地下還有兩具屍體!庫房每天都要用,而且他剛剛和新政府約法三章,不能輕易停業,讓職工失業。

一個頭兩個大的顏必開苦思冥想,最後決定給旅館裝修,並且還專門跑了趟區政府,保證在裝修的時期內,所有休息的員工都發足薪水,這樣在裝修期間他就可以偷偷挪走金銀和兩名工匠的屍骨。

隨後他又安排了一樁苦肉計,讓完顏彩珠故意將彭祖清引過來通姦,他再捉姦在床。當著眾人的面,他對完顏彩珠用了家法,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們的醜事。

將來彭祖清要是說顏必開家裡有什麼寶藏,第一挖不出什麼東西來,別人就會覺得他是想要報復顏必開編造的謊言。

就這樣,彭祖清中了圈套,被捉姦之後沒多久又被公安逮捕了。

在行刑之前,別人聽不懂彭祖清在喊什麼,到那時顏必開聽得清清楚楚,那是「藏寶」。他就不得不動手殺人滅口了……

中統好色特務死前留下兩字謎,公安抽絲剝繭,一幅畫找到一缸財寶 - 天天要聞

專案組得到了完顏彩珠的口供之後就立刻提審了顏必開,面對這麼多證據,顏必開也只得承認。

最後,顏必開被判處死刑立刻槍決,完顏彩珠則以包庇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大鵬旅館的庫房被挖開之後,果然出現了兩名男性的屍骸。

而那巨額的金銀財富,在專家的鑒定之下確定是鑄於明朝晚期,有可能是張獻忠農民軍攻陷長沙時,長沙的某個富豪逃難時埋下的。

三個貪婪的人因為這些金銀上演了一出狗咬狗的懸案,卻沒有一個人真正享受到這些金錢帶來的財富。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內外交困,以色列灰溜溜撤軍加沙南部,只剩一個旅的老弱病殘 - 天天要聞

內外交困,以色列灰溜溜撤軍加沙南部,只剩一個旅的老弱病殘

啊呀媽呀!以色列軍隊可真是把加沙南邊兒給清空了,只剩下小貓兩三隻留在那塊兒。您瞧,這事兒以色列軍方連個音訊都沒傳出來。至於以色列內部嘛,那可是亂成了一鍋粥,說不定還有武器、子彈不夠用的問題,所以打起來就費勁兒。看來得撤兵整頓一番啦。
「你沒完成的夢想,我替你完成……」 - 天天要聞

「你沒完成的夢想,我替你完成……」

來源:人民陸軍「哥,你放心你沒完成的夢想我替你完成……」近日在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文山市為救火犧牲英雄任應才舉行的追悼會正在進行任潤面向堂哥任應才的遺體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第二天帶著和堂哥的軍營之約新兵任潤踏上開往邊疆的列車來到陸軍某訓練基地「我和堂哥有一個軍營之約完成學業
誰出兵烏克蘭就打誰,俄羅斯說到做到,英法出兵論就是個噱頭? - 天天要聞

誰出兵烏克蘭就打誰,俄羅斯說到做到,英法出兵論就是個噱頭?

近期以來,巴以衝突持續外溢,伊朗同以色列矛盾升級,導致美西方對烏克蘭的援助力度進一步放緩,在這個背景下,烏軍感覺自己快挺不住了。據環球時報消息稱,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瑟爾斯基近日發出警告稱,東部戰線局勢『顯著惡化』。這主要是在俄總統選舉結束後,俄軍加大了攻勢。
台試射防空導彈,解放軍貼臉警告,戰機抵近「鄰接區」3海里處 - 天天要聞

台試射防空導彈,解放軍貼臉警告,戰機抵近「鄰接區」3海里處

在4月15日當天台防務部門公開的信息中指出,台島進行了陸劍二型防空導彈的試射,而該導彈也是基於天劍二型空空導彈改裝而來的一款陸基防空武器。基於空空導彈進行防空導彈的改造,在全球範圍內都是非常常見的。目前烏克蘭獲得的軍援武器中就包括了基於空空導彈改裝而來的IRIS-T防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