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法官,服務審判,最終服務人民

2023年12月06日10:36:11 國際 6936
服務法官,服務審判,最終服務人民 - 天天要聞

到底什麼算是好的審判管理?向內看,審判一線的法官更有獲得感;向外看,尋求公正與效率的群眾更有滿意度。且看四川法院審判管理——

服務法官,服務審判,最終服務人民

2022年四川省人民代表大會上,有細心的代表發現,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工作報告有了一個小小的新變化:報告中刪除了一直以來反映工作成績的重要指標「結案率」,取而代之的是「平均審理天數」和「法定審限內結案率」。

2023年,又一個新指標——「糾紛在院時間」被寫入四川高院工作報告中,受到代表委員們的密切關注。

「我們把糾紛在院時間作為考評院庭長的首要指標,考核案件從進入法院到兌現『真金白銀』的總用時。」四川高院黨組書記、院長王樹江表示,目前,四川正在通過施行雙向考評機制,「跳出法院看法院」,將結案率和人民群眾感受相結合,以當事人的感受來判斷案件質量,「實際上,我們就是要讓法院的自說自話,變成法院說給當事人聽、做給當事人看,要讓人民群眾聽得見、看得到,真正地切身感受到法院在為他們著想。」

指標的變化,體現的是審判管理視角的變化。

「背後的驅動力是什麼?」

「就是『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的這一面』。」

「我們追求的是『有效率的司法公正』」

有段時間,四川高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秦海,在外出調研時總反覆提到一件事——他在眉山參加民營企業座談會時,有代表委員指出,一些民營企業受訴訟所累,「被活活拖死」。

但從審判數據來看,2021年,四川法院結案率達95.56%,排名全國第2位,結收比達97.44%,排名全國第5位,穩居第一方陣,可謂成績斐然。

「慚愧之餘,我也一直在反思,為什麼我們的數據和群眾的感受如此不一致,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單單憑感覺估計、拍腦袋決策是不行的,找不準問題癥結,何談拿辦法解決?為此,秦海請四川高院審管辦組織開展專項摸底調研,調取了全省法院近三年的案件信息、案卷材料、統計數據,由分管院領導帶隊,走訪了部分代表委員、當事人、法官、審判管理人員,收集掌握第一手資料。

數據顯示,近年來,四川法院各類案件的平均審理天數約為50天,平均在院審理天數約為133天,都不算長。但具體來看,部分地區不盡如人意,從收案到歸檔(或送達完畢),個別法院平均時長居然達到500多天。

四川高院審管辦副主任歐貝直言,大家對調研數據感到震驚,「數據落差之大,猶如當頭棒喝」!

進一步分析發現,除了部分長期未結案是因為案情複雜,需下苦功夫、啃硬骨頭之外,其餘大部分案件則是把時間耗在了「彈性環節」和「間隙時間」上。比如和解、鑒定等歷時普遍過長,訴前調解時間也未納入統計,訴訟法規則之內又有各種延期、扣減不計入審限。同時,案件四成左右的時間並非用於法官辦案,而是耗費在了案件流轉上,這就造成了法院與群眾在案件審理時長方面的認知溝壑。

「各級法院一定程度上存在著『鐵路警察各管一段』『段與段之間的間隙沒人管』的問題,造成當事人感受不好。」秦海搖搖頭,「個別法院的案件移送時間超過70天。現在各城市間交通條件好,信息化程度高,需要用七八十天移送案件嗎?拿這個數據去跟人民群眾說,難以讓人信服。」

基於調研得來的數據,2022年5月,四川高院推出《關於建立「糾紛在院時間」評價機制的意見(試行)》。《試行意見》探索建立「案件審理期間」與「糾紛在院時間」雙向考評機制,並選取成都、自貢、攀枝花、廣元、遂寧、宜賓、阿壩、成鐵等8個地區法院先行試點。「目的就是要填平法院與群眾在案件審理時長方面的認知溝壑,實實在在抓好效率問題。」秦海告訴記者。

據歐貝介紹,「案件審理期間」是一個微觀概念,以狹義上的案件審理為對象,考評法院法官辦案的效率情況,指的是立案後法官接到分案到審結案件的實際時長;「糾紛在院時間」則是宏觀概念,以「糾紛」為對象,評估整個地區兩級法院甚至涉及全省三級法院的解紛效率,指當事人向一審法院首次遞交訴狀之日起,至糾紛最終實質性化解的總時長,包括一審、二審、申請再審、執行等訴訟程序的辦理、送達時長以及各訴訟程序間、不同法院間流轉的總時長。

雙向考評改革的關鍵詞是「司法全周期管理」,核心在「全」,落腳點在「管理」。改革之下,管理的方式、範圍、責任主體有哪些新變化?

在一次會議上,王樹江總結了三句話:從「考評案件」轉變為「評價解紛」;從「一院一評」轉變為「全域一體」;從「單軌問責」轉變為「雙軌問責」。

「雙向考評改革立足人民群眾視角,更有利於發現並及時解決司法運行過程中的權利救濟難點、審判執行堵點、監督管理盲點、司法服務痛點,使每一個糾紛得以更加高效地實質性解決。」王樹江說,「同時,改革打破法院本位,將以往對單個法院的獨立考核,轉變為對市域兩級法院,乃至省域三級法院的一體捆綁、整體考核,重點督促上級法院牽頭管理好以往沒有人管的『真空地帶』,增強區域司法的整體解紛合力。」

公正與效率,構成了法院工作完整的價值取向,兩者不可分割,卻又有不同的要求。改革會不會讓法院一味圖快,讓法官走進盲目壓縮辦案時間的誤區?

「其實對承辦法官而言,試點工作並沒有額外提高工作要求,而是在規範審理的基礎上進一步釐清了責任,對法官也是一種保護。」秦海解釋道,以往的考評把具體個案作為對象,追究法官的個體責任,「現如今,如果糾紛在院時間過長或者評分值偏低,而此時案件審理期間又處於合理時長,那麼應由法院牽頭,按照內部職責分工,將考評責任細化到具體責任部門、責任人,包括從事輔助事務的職能部門、工作人員,督促整改落實到位。」

「『糾紛在院時間』覆蓋了司法全過程,有一些司法程序需要用時間作保證。要知道,我們所追求的不是糾紛在院時間越短越好,而是糾紛又好又快得到化解,『快』必須以『好』為基礎,我們追求的是『有效率的司法公正』。」王樹江的話擲地有聲。

「老是抱怨案多人少的問題沒有意義」

成都,一直是四川省的「龍頭」,也是國家中心城市、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核心之一。其一城的人口、經濟規模超過全省的四分之一、三分之一,區域中心城市的地位還在不斷加強。

隨之而來的,是案件數量的水漲船高。今年1月至10月,成都法院新收案件數排名全國第二,兩級法院司法人員佔全省四分之一,卻辦了全省三分之一強的案件。

辦案一線長期吃緊,如何實現辦案秩序的良性運行?

在今年的一場成都全市法院審判執行管理監督委員會上,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楊誠直面問題,「老是抱怨案多人少的問題沒有意義」「這幾年,成都法院面臨案多人少的客觀困境,但我們不能總是以此為『擋箭牌』『遮羞布』,去遮蔽和美化我們工作中長期存在的不足和短板」。

2023年4月,成都中院下發《關於調整院局領導基層人民法院聯繫點的通知》《關於調整院局領導人民法庭聯繫點的通知》。翻開兩份文件,從成都中院院長、副院長,到審委會專職委員,再到二級高級法官,16位院局領導的基層人民法院聯繫點、人民法庭聯繫點清晰在列。2023年5月,成都中院辦公室又進一步下發了《關於開展院局領導「蹲點」調研人民法庭工作的通知》。

實際上,早在2018年,成都中院就已經推進院局領導全面聯繫基層法院工作,但「工作落得不夠實」「部分院局領導的視角還是落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有些聯繫工作是在『走過場』」。

而如今,情況卻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成都中院執行局局長陳立對口聯繫的是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法院。「陳局長今年都來督導三次了。」新都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羅婧指著該院長期未結案件化解情況通報、上訴流轉工作周通報等材料告訴記者,「如果算上書面督導、各種彙報請示,那聯絡的次數就太多了,一時半會兒真是算不明白。」

在成都中院院局領導對口聯絡支持下,今年新都區法院依託大部制改革,將各內設機構整合為8個管理部,其中辦案管理部整合院庭長辦案資源,進行統一調度,改變以往以結案率作為主要目標的考核方式,調整為審限內結案率、審限變更率等指標。今年截至目前,該院院庭長案-件比為1∶1.23,上訴流轉耗時與鑒定耗時在成都市排名均從11、12名躍升至前3名。

今年以來,成都中院立足案件「大體量」實際,構建「三維一體」同向監管的新格局——激發院局領導、業務條線、審管辦三維監管的合力。

中院院局領導實質化聯絡機制就是「三維一體」監管的具體舉措之一。

「院局領導的審判監管職責必須擺在『第一維度』來抓。我們在聯絡機制中剛性加入對聯繫點法院審執質效的督促指導責任,聯繫點法院的質效情況要作為評價院領導監管指導成效的相應依據。」楊誠以自己舉了個例子,「比如我現在聯繫的是武侯區和簡陽市人民法院,他們的審執質效起不來,我來向中院黨組作檢討。」

2022年4月,成都國際商事法庭成立,作為成都中院內設的專門審理涉外民商事案件的機構,該法庭跨域集中管轄四川全省應由中級法院管轄的涉外一審民商事案件。

法庭庭長吳爽有個習慣——判前實質溝通:「我們改發基層案件,首先要在判之前和案件承辦人進行充分溝通,問清楚他為什麼這麼判。既有助於了解一些不適合見諸於判決書的案件背景,也同時實現了對條線工作的監督。」

法庭成立以來,從發布涉外民商事審判白皮書和典型案例,到定期召開專業法官會議、改發會,不定期舉辦專題培訓、發布分析通報,再到判前溝通等,成都國際商事法庭始終把條線監管放在重要位置。「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加強對條線業務的指導和幫助。」吳爽告訴記者,「你把條線上的案子管好了,上訴的案子就少了,整個案件量就下來了,這是訴源治理和衍生案件治理的一個必要條件。」

「為推動條線指導走深走實,成都中院同步將條線業務對應開展指導工作情況及條線總體質效情況納入考核,賦予基層法院隱名反饋評價的權利。」成都中院審管辦陳禹杉介紹,與此同時,審管辦用活「數據富礦」,對全市法院及各業務條線進行「精準畫像」,強化對個性問題的精準甄別和共性問題的及時預警。今年1月至10月,成都全市法院二審服判息訴率同比上升2.89個百分點,一審裁判被改發率環比下降0.06個百分點,長期未結案件化解率同比提升8.79個百分點,辦案質量、效率、效果穩步提升。

「法官一定是組織起來的法官」

記者在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見到董華路、岳文、范芹三位法官的時候,他們剛忙完手頭的案子。

相較於其他法官或青春洋溢、或自信昂揚的狀態,他們臉上展現的,是閱歷世事、歲月沉澱後的從容與淡然。這些年,從遂寧中院領導職務上退下來的他們,反而重新走上了審判一線,用他們自己的話說,這是「退二線,上一線」。

遂寧中院民二庭庭長徐堂富是岳文帶出來的徒弟,如今,當年的毛頭小子已經成長為法院里挑大樑的業務骨幹,而老師傅現在歸年輕人「管」。

年輕人能管得住團隊嗎?老領導願意「屈居人下」嗎?退二線了,為什麼不去享清福?

記者滿腹疑惑提出問題,得到的卻全是積極的回答:

「辦案其實最重要的是判斷力。老領導們在專業性領域的辦案經驗非常豐富,他們總能快速準確地找到破題關鍵,幫我們解決了不少疑難問題,也分擔了很多辦案壓力。」

「院庭領導給了我們足夠的尊重和關懷,我們工作起來有滿滿的職業尊榮感!看著年輕人們不斷成長,我們也很有成就感。」

在遂寧中院,這樣的「老少配」還有很多。

遂寧中院黨組書記、院長賴波軍一語中的:「法官一定是組織起來的法官,而不是單獨的個體。如果每個法官都單打獨鬥,發揮不了專業價值,那效率就太低了,幹不成什麼事兒。」

「組織性」,似乎正是遂寧法院在審判管理上最為鮮明的特質。

在遂寧中院訴訟服務大廳,安靜的集中編目中心格外引人注目。3名書記員緊盯面前的電腦屏幕,手握滑鼠進行著細緻的校對與歸納。在工作職責一欄,清晰寫明了「編寫全市法院電子卷宗材料目錄;按統一標準編寫全市法院卷宗材料名稱;審核全市法院電子卷宗材料掃描質量;督促指導基層法院規範掃描電子卷宗」。

「把編目資源集中組織起來,由專門的人干專門的事,是我們提升審判工作效率的關鍵。」遂寧中院審管辦主任蔣熠煒告訴記者,四川高院出台雙向考評機制後,遂寧法院緊扣壓縮「間隙時間」的要求,出台《關於優化流程節點壓縮間隙時間的通知》,構建上訴案件「48小時移送+48小時立案」的「雙48小時」模式,被四川高院相關領導點名總結經驗,而這背後就有集中編目的功勞。

「實現『雙48小時』得有一個基礎,那就是無紙化辦案,光靠紙質卷宗的傳遞很難把中間的流轉速度快速提起來。但是要真正落實無紙化辦案,就必須有足夠精細的電子檔案,否則辦起案子來非常不方便,集中編目中心的成立就是為了解決電子檔案管理混亂、可利用率低下的問題。」賴波軍對此深有感觸。

作為遂寧中院院長,賴波軍辦理了不少繁案難案,但他也時不時地主動辦上幾件簡案,「剛開始大家不理解,其實辦理簡案主要就是為了檢驗我們的辦案流程是否順暢,有沒有可以調整的關鍵節點」。正是在辦理簡案的過程中,賴波軍發現,以前遂寧每個基層法院都有三兩個人負責電子卷宗的掃描和編目工作,但是工作效率和效果卻參差不齊,「在辦案時,我常遇到電子卷宗看不清拍不全、缺頁漏頁的情況,就只能打電話給承辦法官,他們再重新拍照發給我,這個效率就太低了。」

而如今,3名專業書記員承擔起了之前全市兩級法院十幾個人干不規範、干不統一的工作。2022年6月至今,3名書記員共掃描電子卷宗超550萬頁,完成編目超150萬頁,讓遂寧法院審輔事務集約化管理實現了疾速賓士。

「我們基本上每天還能準點下班。」其中一名書記員笑著說。

「下了班大家都做點什麼?」

「女法官活動中心裡有合唱團、鋼琴班、瑜伽課,總是滿員。而另一側的健身房裡還有不少法官會去『燃燒自己的卡路里』。」

「我們有四個以案件所涉法律類型劃分的專業館,裡面的陳設和標語都是大家工作之餘設計布置的,專業館打破了審判業務庭室的限制,我們沒事兒常聚在一起研討典型案例,進行專題學習。」

……

晚上8點,果然一陣琴聲婉轉而來。

改革至今,四川法院糾紛在院時間縮短224天,案訪比1∶0.002;

改革至今,成都法院二審服判息訴率排名升至全省第二,生效裁判被改發率僅0.09%;

改革至今,遂寧法院將上訴平均耗時由98天壓減至16天……

到底什麼算是好的審判管理?

恐怕就是向內看,審判一線的法官更有獲得感;向外看,尋求公正與效率的群眾更有滿意度。

來源:人民法院報

記者:王賀

服務法官,服務審判,最終服務人民 - 天天要聞

國際分類資訊推薦

這回查爾斯對哈里「夠狠」!可以修復父子情分,但王室沒有你的份 - 天天要聞

這回查爾斯對哈里「夠狠」!可以修復父子情分,但王室沒有你的份

英國國王查爾斯最近機場相關的活動,主持完樞密院會議之後,又會見了英國首相蘇納克。都以為他應該在醫院裡呆著,看起來治療應該還不錯,可以出來主持工作。他竟然能把病情公布出來,那最起碼說明一個情況,病情應該是早期,能夠治好。他出來工作也是為了安撫民眾,避免大家產生慌亂。
鳳台縣人民檢察院召開刑事檢察工作推進會 - 天天要聞

鳳台縣人民檢察院召開刑事檢察工作推進會

為貫徹落實淮南市人民檢察院新春第一會「檢察工作研討會」會議精神,圍繞「去年工作怎麼樣,問題短板怎麼看,新年工作怎麼干」,緊密結合落實省委、市委新春第一會精神,2月21日,鳳台縣人民檢察院召開刑事檢察工作推進會。
醫保協商談判如何更加公平高效 - 天天要聞

醫保協商談判如何更加公平高效

在我國醫保制度的頂層設計中,基本醫保協商談判機制是醫保治理現代化的一個重要基石。近年來,我國多地對基本醫保協商談判進行了探索實踐,但從全國總體情況來看,在協商談判參與主體的構建、協商談判內容的確立、相關機制的建立完善等方面仍然存在較多問題,制約了協商談判工作的深入開展。
權威發布 | 基層團建,等你「打樣」 - 天天要聞

權威發布 | 基層團建,等你「打樣」

共青團基層組織改革成果如何更好轉化為引領青年、服務大局成效?最新、最全、最權威的團務知識從哪裡獲取?「網紅」青年之家如何打造?高校團學組織如何培養造就新時代好青年?……回答好這些問題,期待各級團組織、團幹部的共同參與!
兩會時間 | 芮城縣十七屆人大四次會議召開黨員代表會議 - 天天要聞

兩會時間 | 芮城縣十七屆人大四次會議召開黨員代表會議

2月20日下午,芮城縣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召開黨員代表會議。芮城縣委書記尚玉良出席並講話。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張應徵主持。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陳軍田宣讀縣委關於成立芮城縣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臨時黨委的決定及各代表團臨時黨支部成員名單。
盧東亮主持召開全市2024年重點工程推進會並講話 - 天天要聞

盧東亮主持召開全市2024年重點工程推進會並講話

全市2024年重點工程推進會召開盧東亮主持並講話 張強艾凌宇出席2月21日,省委常委、市委書記盧東亮主持召開全市2024年重點工程推進會,他強調,要強化大抓項目的工作導向,強信心、夯基礎,重協同、抓落實,全力跑出項目攻堅「加速度」,以高質量項目建設助力首季「開門紅」。
13:1,安理會巴以決議遭美一票否決,美:得同意美方案,中方 - 天天要聞

13:1,安理會巴以決議遭美一票否決,美:得同意美方案,中方

在大舞台上,政治的閃電時刻總能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演,而最新的13:1投票結果卻讓這場國際政治舞台更加熱鬧起來。這一數字並不僅僅是一個投票結果,它是政治鬧劇的起點,是國際交鋒的序曲。看似簡單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國際共識與孤立堅持的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