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2024年03月01日00:15:10 歷史 1670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02月24日),是中國著名的學者、思想家、詩人、史學家、作家。留學美國康奈爾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是中國新文化運動領袖,開創了中國哲學史,研究創辦新青年,提倡白話文。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1932年任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1938年任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1946年7月任北京大學校長,1957年11月任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長,1959年又兼任台灣長期科學發展委員會主席。總之,屬於當時一個在國內外非常著名的人物。

作為一個著名學者和名人,自然有他自己的主張和觀點,不僅寫進他的書里,也發表在他在台灣各地和美國作的演講當中,而他的這些觀點和主張也自然會引起一些人的反對。也正是因為他在美國作的一次演講,引起了台港界人士的激烈反對、甚至謾罵,以至這位一向溫文爾雅、心平氣和的學者,被氣得心臟病發作住院,後來不久,又再次因為他的這個言論引發心肌梗塞而去世了。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1961年11月6日,胡適應美國國際開發總署舉辦的「亞東區科學教育會議」邀請,在會上作了不到25分鐘的英文講演,題目為《科學發展所需要的社會改革》。

胡適在演講中說道:「我們東方這些老文明中沒有多少精神成分。一個文明容忍像婦人纏足那樣慘無人道的習慣到一千多年之久,而差不多沒有一聲抗議,還有什麼精神文明可說?一個文明容忍'種姓制度'到幾千年之久,還有多大精神可說?一個文明把人生看作苦痛而不值得過,把貧窮和行乞看作美德,又有什麼精神價值可說?……現在正是我們東方人應當開始承認那些老文明很少具有精神價值或完全沒有精神價值的時候了。」

此論一出,引起港台《自由報》、《自立晚報》、《政治評論》、《中華雜誌》和《文星》等知名報刊一片討伐之聲,並且有的言辭相當激烈。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如台灣東海大學教授徐復觀在《民主評論》上發文說,胡適「是一個作自瀆行為的最下jian的中國人",「我應當向中國人向東方人宣布出來,胡博士之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是中國人的恥辱,是東方人的恥辱。"

對此,素來以好修養著稱的胡適始終沒有回應。但不回應並不等於真的不生氣。20天,也就是11月26日,胡適卻突發心臟病,還好搶救及時,住進醫院治療幾周後出院。

而此時的蔣介石雖對胡適言行早已產生不滿,但表面上對他還是很客氣的,兩次邀請胡適夫婦參加了宴會,並將胡適安排在宋美齡右邊就座,而這更激起了胡適的對手們的嫉恨。

1962年2月24日,台灣中央研究院在蔡元培紀念館舉行第五次院士會議。早在2月22日,應邀參會的美國著名物理學家吳健雄、袁家騮夫婦和吳大猷就先後飛抵台北,並立刻去拜訪了胡適。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會議開完後,在下午五時,舉行歡迎新院士酒會。作為研究院院長和主持人,胡適首先致辭。他高興地說:「各位朋友,今天是'中央研究院'遷台十二年來,出席人數最多的一次院士會議。令人高興的是海外四位院士也回國參加這次會議。」

「我是一個對物理學一竅不通的人,但卻有兩個學生是物理學家。一個是北京大學物理系的饒毓泰,一個是吳健雄女士。而吳大猷卻是饒毓泰的學生,楊振寧、李政道又是吳大猷的學生。排行起來,饒毓泰、吳健雄是第二代,吳大猷是第三代,楊振寧、李政道是第四代了……這一件事,我認為是生平最得意,也最值得自豪的!"

確實,這時的胡適一掃前些遭人謾罵的憤悶,真的是「得意」而「自豪」!

然而,緊接著講話的是一直對胡適不滿的副院長李濟。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李濟說:「我對國內的科學發展感到悲觀,科學思想在中國生根不成是最大的問題……一切科學設備是向外國買來的,學生最後必須出洋去,我提出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只是我40年來一直有興趣去想的問題,現在提供給大家想想!」

接著,他又提到了胡適上年11月6日的英文演講,和徐復觀、葉青等人對他的"圍剿」,並表示,胡適「那天演講的一些內容,與我自己的看法,也不完全一樣」。

講完後,李濟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座位。

而此時的胡適見李濟當著幾位海外專家的面,又揭起他的傷疤,頓時重新陷入了羞憤之中,原先輕鬆愉快的酒會,變得異常尷尬。

胡適請吳健雄講話,吳健雄說已推定吳大猷做代表來講。吳大猷為幫胡適下台階,說道:「我覺得李濟先生不必太悲觀。留學生出國,讓他們慢慢地去成熟,十個人里有一個回來也很好了」。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胡適強忍憤懣,對大家說:「我去年說25分鐘的話,引起了'圍剿',不要去管它,那是小事體,小事體。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並且歡迎之至。因為這是代表了自由中國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

說到這裡,他似乎有些激動:「海外回國的各位,歡迎參觀立法院、監察院、省議會,台灣二百多種雜誌,大家也可以看看。從這些雜誌上表示了我們言論的自由。」

這時,他又突然把話停住,連忙說:「好了,好了,今天我們就說到這裡,大家再喝點酒,再吃點點心吧,謝謝大家。"

6點半時,酒會結束,有的與會人員已陸續離去。胡適這時慢慢走到袁世凱嫡孫、吳健雄的丈夫袁家騮跟前,和他說話,還沒說幾句,突然他的臉色變白,拿酒杯的手顫動了一下,便仰身向後倒下,後腦先撞到桌沿,再摔到水磨石地面上……會場頓時亂作一團。

胡適的秘書王志維急忙將胡適隨身攜帶的急救藥片放在他口中,餵了白蘭地,給他吸上氧,院士魏火曜為胡適做了人工呼吸,中研院大夫給他注射了三針強心劑,但都無濟於事。

胡適說「我挨了40年的罵,從來不生氣」,可很快就心臟病發作去世 - 天天要聞

七時二十五分,台大醫院主治醫生趕到,聽了聽胡適的胸部下,看了看瞳孔,宣布胡適因遽發心肌梗塞已經溘然長逝!時年71歲!

不生氣,是真的不生氣么?說自己不生氣的胡適先生還是讓人氣死了。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五胡十六國之南涼篇 - 天天要聞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五胡十六國之南涼篇

前文講了淝水之戰後,前秦名將呂光割據河西,建立後涼的故事。剩下的南涼、北涼、西涼、西秦由於知名度不高,估計寫了也沒什麼人看,原本不太想寫。不過轉念一想,寫歷史不能只看流量,還是要全景式呈現才有意義,所以堅持把這些「小卡拉米」寫出來。
高端訪談丨專訪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 - 天天要聞

高端訪談丨專訪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

建交20年訪華12次,他用「非凡」一詞形容中國的發展,用「真正的朋友」形容兩國友誼。為小島嶼發展中國家發聲,他呼籲各國採取切實行動應對氣候變化,讚賞中國各項倡議為世界提供發展機遇。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接受《高端訪談》獨家專訪,敬請收看。3月23日至29日,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正式訪華,接受《...
在馬丘比丘初探印加文明 - 天天要聞

在馬丘比丘初探印加文明

俯瞰馬丘比丘(張維/圖)坐在陽台上,對面山谷里奔騰的水聲蓋過了一切嘈雜,我感到如此安靜。突然,一串鈴聲越來越近,是火車來了,藍色的鐵皮火車從我的窗戶下經過,開向了馬丘比丘。馬丘比丘,西班牙語名「Machupicchu」,意為「古老的山」,是一個位於南美秘魯庫斯科高原的印加城市遺址。馬丘比丘建於15世紀,西班牙人發...
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個清明他的墓前都擺滿鮮花 - 天天要聞

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個清明他的墓前都擺滿鮮花

極目新聞記者 滿達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新昌陸野救援隊副隊長李安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年清明時節,人們都會來到他的墓前祭掃。4月4日,李安生前的隊友們冒雨來到新昌烈士陵園,在李安墓前脫帽敬禮,獻花敬酒寄託哀思。隊員撐傘等待獻花(受訪者供圖)清明節這天,浙江紹興市新昌縣細雨綿綿。新昌陸野救援隊的20餘名隊...
秦始皇放棄永生,召喚百萬雄兵大戰「倭國」 - 天天要聞

秦始皇放棄永生,召喚百萬雄兵大戰「倭國」

秦始皇陵的地宮大門緩緩打開,從外面走進兩個人來。他們跪在秦始皇的面前,其中一人喊了一聲父王,而另一個人喊了一聲陛下。秦始皇仔細觀瞧一番,哦,是扶蘇和蒙恬啊,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我等不到你們了。這些年你們辛苦了,駐守邊關,抗擊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