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區學生歷險記

2024年02月26日01:35:17 歷史 1742

陷區學生歷險記

·李正操·

一九三八年冬,日本侵略軍闖進了湘北臨湘淪陷。陷區學生,要想得到讀書的機會,只得冒險偷越日軍的重重封鎖線和土匪叢集的地帶。我當時是青年學生,親身經歷了許多險境,雖然時光流逝已近半個世紀,但至今仍歷歷在目。

鬼哭神嚎的封鎖線

日寇佔領臨湘,主要盤踞在鐵路(現在京廣線的一段)沿線,他們在臨湘的羊樓司、千針坪、五里牌、長安、路口、雲溪等地及鐵路附近,山山築有工事,處處布有崗哨。鐵路成了 「鳥飛不過,獸鋌亡群」的禁區。這樣一來,臨湘被割成破碎的「路南」「路北」兩塊。分居在兩塊土地上的親人,被隔絕得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人們不得已,有的只好夜晚偷越。如不幸,一經發覺,日軍便用機槍橫掃,常常屍橫鐵道, 血染路基。「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可憐人民辛勤修築的鐵路,竟成了自己的黃泉路。

九死一生也敢闖

臨湘淪陷後,學生無處求學,我的家在路北,沒有中學可進,無可奈何,在自已家裡讀古文(先父自己辦學,主要教古典文學)。但也是風聲鶴唳,一夕數驚。後來為了學習科學,一九四一年上期考入當時因抗戰遷在平江的後都聯立中學(簡稱「聯中」)。這年下期開學時我去上學,經過九死一生,闖過了鐵路,走到岳陽南沖,就碰上從「聯中」逃回的同學。他們說:「日軍已侵入平江,聯中被衝散了。」這樣我們只好結伴回鄉,再次走平水鋪準備偷越鐵路、在離鐵路還有四、五里的地帶,但見一片敗瓦頹坦,荒無人煙。至夜間,真有點古戰 場上的「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浙淅」的凄涼情景。

這 一天的半晚,我們背好行李,屏住呼吸,奔向粵漢鐵路。剛上鐵路,不知誰一聲驚叫,接著四周機槍聲大作。當時因過度驚恐,分不清是槍聲還是鞭炮聲,也不知是夢境還是嚴峻的現實,彷彿是置身戰場,處於殺聲、炮聲中。大畈里沒有掩護的地方,又分不清東西南北,只好冒著彈雨飛跑,腳常常踢到貨擔、屍體。跑著、跑著,唉喲一聲,前面一個同路人,又飲彈倒下去了。自己意識到前面路口已被機槍封死,只得又往回跑。 這時,我已只知道機械地跑,凌晨時才脫離了險境,死裡逃生。

一九四一年下期上學未成,一九四二年春初「聯中」複課了, 我仍去聯中上學。聽說雲溪那邊鐵路上封鎖鬆些,於是就和家人商量好,準備從那裡過鐵路。我們路北的同學結伴趕到雲溪, 這次幸運平安過了鐵路,連晚趕七十里路到達橫鋪麻嘴附近。天亮後,怕日軍發現,只好隱蔽在一個祠堂里,接著一連三晚去偷越日軍封鎖的由西塘通往岳陽的公路,三個晚上都無法越過。第四晚,我們又去,帶路人引我們走長塘河裡涉水而過。我們趟齊大腿的冰水,頭髮上結成串的冰球,真是「積雪沒脛,堅冰在須」。唐詩有「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之句, 我們當時雖不是戰士,但對那種大雪滿天,負夜與敵人周旋的風味,略有領悟。過河後,越過公路,走到柳廠附近山墈邊一個村莊,叫開村東一戶人家,一位姓鄧的娭毑,問清我們是讀書的學生,便馬上把我們藏到她家樓上稻草中。她老人家四肢卻顫慄得象篩米一樣。她悄悄告訴我們:「昨夜日本鬼子在這屋場里殺了兩個偷越公路的學生伢子(據了解,有一個是聶市街上叫胡善慶的同學,可憐就是前一夜,被殺在這裡,剁成幾塊)。今夜剛才又到了屋場的西頭。」鄧娭毑一邊訴述,一邊派孫兒到門外探望,馬上又派媳婦帶我們上屋頂,爬後山,這 樣破山而跑,才逃出虎口。

回憶越過日軍封鎖線,與死神掙扎先後共十四次:過羊樓司哨所,化裝成尋豬草的伢子才免於死;道經樊家畈十字路, 因密緝隊(漢奸)在抓幾個販碗的客人,「搞財喜」去了,我們才免掉一死;走長安附近集庄過哨,碰上皇衛軍(汪精衛的漢奸部隊)險些被打死;過尖山,幾乎被日寇軍犬咬死;繞道走路口偷哨,後來聽說是日本兵追另一路女同學去了,我們才沒有被打死……境界險惡,層見錯出。但我們為了求學,雖九死一生,也敢去闖,敢於偷越。

虎口餘生又遇狼

越過了日寇重重封鎖線,並不等於太平無事了。一九四二年九月,我與談人鳳同學,去平江上學。一天,清早爬岳陽與平江接界的大山——清水嶺,上山四十里,下山四十里,除山頂上原先有一家飯鋪外,再找不到第二戶人家,山高、林密、 路窄、坡陡,荒涼渺渺絕人煙。我與談爬到中午才登上山項, 朝飯鋪一望,鋪門被踩斷,爐灶被推倒。室內蛛絲密布,青苔叢生,因而意識到「懍乎其不可留也」,肅然而恐,立即忍飢帶喘,直奔山下,一路上踏著險峻的出崖,披開叢生的雜草;越過形如虎豹的怪石;穿繞狀如虯龍的古樹。奇峰錯落,山谷縱橫。我們實在又飢又累又怕,已是寸步難移,正擬休息一下,突然一聲槍響,樹林深處走出兩個人,耽耽虎視我們,我倆快走,他們也快走;我們放慢速度,讓他們上前,他們也慢 慢尾隨。我們心想:這一定是土匪,現在還不下手,是因為太陽還冒落山,怕有過往行人,他們知道我們年小無力,已成他們俎上肉,刀下鬼,還怕跑得掉嗎?這時我們心痛、情急,愁腸寸斷,不知此夜死在何處……

忽然,山前走出一夥擔籮筐的人,其中有老人,有壯年,擔的是谷,看樣子是一群莊稼漢。我們當時心裡一亮,有意求他們解危。攀談中,發現有一位姓劉名湘爹的老農,他講在聶市中街住過二十年,與我先父很熱。我們問起土匪情況,他只搖手示意,等到尾隨的歹徒,見勢不妙, 撇路遠去後,劉湘爹才說:「剛才的那兩個人就是土匪大爺,前兩個月在山頂上搶了飯鋪,還殺死幾個人啦!」到此,證實了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老人家看到天色不早,就留我們在平江梅仙附近他家裡住宿,怕路上遭到土匪的傷害。第二天,他老人家又送我們六十里,越過第二處土匪叢集的山路,安全抵達學校。

虎口餘生又遇狼:是人民救我們出了虎口,又是人民把我 們從狼窩裡解救出來。 回憶解放前我們求學的苦難,對文天祥的《指南錄》後序》中「痛定思痛,痛何如哉」的慨嘆句有深的領悟。今天我們青年學生,生在紅旗下,不知過去求學之難,因趁我縣編寫 《臨湘文史資料》之際,寫這份回憶錄,贈給我們的後起之秀,望努力求學,為四化出力。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今天,我們社會主義祖國,朝霞滿天,春風撲面。祝我們的新秀如春江澎湃, 匯成洪流;如春花怒放,一片火紅。

作者簡介:李正操,六十五歲,本縣聶市鎮山河村人,臨湘三中退休教師。

​陷區學生歷險記 - 天天要聞

慘遭鬼子毒手的中國平民。圖片來自百度

本文節選自




1987年12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湖南省臨湘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 編《臨湘文史資料 臨湘抗戰專輯》




本文圖片來自:

百度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圖片和引用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聯繫本人,將做出相應整改。

感謝所引用書籍作者,編輯,調查人員以及所有參與書籍資料收集整理的人士,向你們致敬!感謝你們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歷史資料!

本人不鼓吹民族仇恨,只展示歷史瞬間。勿忘國恥,珍愛和平!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五胡十六國之南涼篇 - 天天要聞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五胡十六國之南涼篇

前文講了淝水之戰後,前秦名將呂光割據河西,建立後涼的故事。剩下的南涼、北涼、西涼、西秦由於知名度不高,估計寫了也沒什麼人看,原本不太想寫。不過轉念一想,寫歷史不能只看流量,還是要全景式呈現才有意義,所以堅持把這些「小卡拉米」寫出來。
高端訪談丨專訪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 - 天天要聞

高端訪談丨專訪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

建交20年訪華12次,他用「非凡」一詞形容中國的發展,用「真正的朋友」形容兩國友誼。為小島嶼發展中國家發聲,他呼籲各國採取切實行動應對氣候變化,讚賞中國各項倡議為世界提供發展機遇。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接受《高端訪談》獨家專訪,敬請收看。3月23日至29日,多米尼克總理羅斯福·斯凱里特正式訪華,接受《...
在馬丘比丘初探印加文明 - 天天要聞

在馬丘比丘初探印加文明

俯瞰馬丘比丘(張維/圖)坐在陽台上,對面山谷里奔騰的水聲蓋過了一切嘈雜,我感到如此安靜。突然,一串鈴聲越來越近,是火車來了,藍色的鐵皮火車從我的窗戶下經過,開向了馬丘比丘。馬丘比丘,西班牙語名「Machupicchu」,意為「古老的山」,是一個位於南美秘魯庫斯科高原的印加城市遺址。馬丘比丘建於15世紀,西班牙人發...
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個清明他的墓前都擺滿鮮花 - 天天要聞

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個清明他的墓前都擺滿鮮花

極目新聞記者 滿達5年前,浙江新昌34歲輔警、新昌陸野救援隊副隊長李安為救落水群眾犧牲。每年清明時節,人們都會來到他的墓前祭掃。4月4日,李安生前的隊友們冒雨來到新昌烈士陵園,在李安墓前脫帽敬禮,獻花敬酒寄託哀思。隊員撐傘等待獻花(受訪者供圖)清明節這天,浙江紹興市新昌縣細雨綿綿。新昌陸野救援隊的20餘名隊...
秦始皇放棄永生,召喚百萬雄兵大戰「倭國」 - 天天要聞

秦始皇放棄永生,召喚百萬雄兵大戰「倭國」

秦始皇陵的地宮大門緩緩打開,從外面走進兩個人來。他們跪在秦始皇的面前,其中一人喊了一聲父王,而另一個人喊了一聲陛下。秦始皇仔細觀瞧一番,哦,是扶蘇和蒙恬啊,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我等不到你們了。這些年你們辛苦了,駐守邊關,抗擊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