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塵埃——「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2024年02月16日12:55:17 歷史 1328

原創 李二先生



唐僖宗光啟三年(公元887年),羅隱再次落第。


身在長安,眼前是進士及第後皇帝賜宴的曲江。算了,還是回到故鄉,終老此生吧!

可是,二十八年來的點點滴滴,終究難以忘懷。此情此景,羅隱百感交集,他拿起筆,凄然寫下了《曲江有感》:

江頭日暖花又開,江東行客心悠哉。

高陽酒徒半凋落,終南山色空崔嵬。

聖代也知無棄物,侯門未必用非才。

滿船明月一竿竹,家住五湖歸去來。


少年才子,初上長安


唐宣宗大中年間,江河日下的晚唐,隱隱還有一絲復興的希望。


那時的羅隱二十齣頭,只道大唐仍將中興,即使沒有貞觀、開元的盛況,也該有憲宗元和時的氣象。他四處訪學,只希望有朝一日,登科進士,在仕途上大展拳腳。


唐人極愛牡丹,羅隱讀過前輩們詠牡丹的佳句,自己也躍躍欲試,漫筆一首《牡丹花》:

似共東風別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

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亦動人。

芍藥與君為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

可憐韓令功成後,辜負穠華過此身。


歷史的塵埃——「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 天天要聞

黃山壽 擬古山水冊


大唐,想來你也會如牡丹一般,再次綻放穠華吧!

大中十三年(公元860年),羅隱第一次踏上去長安的征程,開始漫漫科舉之路。


十載飄零,俱不如人


初入長安時,羅隱二十七歲。


赴考的路上,經過鍾陵。羅隱出口成章,滿腹才學傾倒眾人。當時,堂下歌姬中有一人身姿曼妙,體態輕盈,加之善解音律,與羅隱相談甚洽。此人名喚雲英,早聞羅隱詩名。


在雲英心中,羅相公此去,定當一舉高中,而與羅相公的一夕之緣,真是莫大的福分。


十二年後的冬天,羅隱再次路過鍾陵。此時,年近不惑的羅隱,已經沒有了少年的銳氣。再次落第的他,害怕熟人的訊問,沒想到在鍾陵,又遇到了雲英。


雲英見到羅隱,以為他是居官上任,哪想到十二年後,羅相公又一次名落孫山!


雲英依然美麗,身材依然窈窕,只不過,臉上多了一絲飽經世故的滄桑。當羅隱得知,雲英依舊在籍、還沒有嫁作人婦的時候,奮筆疾書,寫下了一首《嘲鍾陵妓雲英》:

鍾陵醉別十餘春,重見雲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想我羅隱,自誇才學滿腹,十二年來屢試不第,恐怕是太不自量力了吧?


今朝酒醉,明日愁來


屢試不第的羅隱,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他明白,江河日下的晚唐,恐怕再也沒有政治清明的時候。


年少時讀《左傳》,裡面說「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但他不明白,比河清海晏更難的,是政治的清明。

晚唐的政治,如同黃河一般,渾濁不堪。


身為一介書生,羅隱無力改變這一切,只有訴諸筆端,以《黃河》來抒發胸中的塊壘:

莫把阿膠向此傾,此中天意固難明。

解通銀漢應須恨,才出崑崙便不清。

高祖誓功衣帶小,仙人占斗客槎輕。

三千年後知誰在?何必勞君報太平!


是啊,晚唐的政治,是如此污濁不堪,這黃河之水,「才出崑崙便不清」,我羅隱還做什麼春秋大夢,為什麼要想著大唐中興呢!

還不如,飲酒作樂,《自遣》以抒懷: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時來運去,泥塘光彩


然而,羅隱終究沒有消沉。


唐人科考,在正式考試前以詩文「行卷」,呈遞朝中權貴,以期賞識。而羅隱「行卷」的,不是他那些構思精巧、精雕細琢的詩歌,而是滿篇諷喻的《讒書》。

羅隱此書,鞭撻人間百態,上至帝王,下至藩鎮,「雖荒祠、木偶,莫能免者」。他竟然拿這樣的著作去「行卷」,結局自然可想而知。


從二十七歲,到五十五歲,整整二十八年,他應舉、干謁、求仕,前後「十不上第」,但羅隱不在乎,他和友人說過,自己的一生,「國計已推肝膽許,家財不為子孫謀」。那些禍亂天下的人,即使是皇帝,也不能免於他的筆端。


歷史的塵埃——「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 天天要聞

清 查士標 著色山水局部


古來皆以西施為亡國之女,但羅隱卻不這麼認為。他要用自己的筆,為西施辯護:

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


但是,羅隱心裡明白,江河日下的晚唐,行將就木,國運已去,何堪力挽!當他漫遊蜀地,來到諸葛武侯北伐駐軍之地時,感慨系之,寫下了一首《籌筆驛》:

拋擲南陽為主憂,北征東討盡良籌。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千里山河輕孺子,兩朝冠劍恨譙周。

唯余岩下多情水,猶解年年傍驛流。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大唐的國運已去,羅隱再如何吶喊,再如何狂呼,時代終究還是一塌胡塗的泥塘。但他依然要吶喊。1000多年後,同是鬥士的魯迅讀過他的《讒書》,驚喜地將其喻為「一塌胡塗泥塘里的光彩和鋒芒」。


縱使時代已經淪喪若此,羅隱心中還有堅守,那份堅守,便是他理想中的大唐。


半生飄零,葉落歸根


公元907年,朱溫篡唐,建立五代第一個王朝——後梁


當後梁太祖的詔書到達杭州的時候,羅隱痛哭著勸錢鏐舉義討賊,匡複大唐社稷,他對錢鏐說:「縱無成功,猶可退保杭、越,自為東帝;奈何交臂事賊,為終古之羞乎!」


此時,羅隱投錢鏐已逾二十載。二十年來,錢鏐一直以為羅隱對大唐懷恨在心:歷歷二十八載,「十不上第」,蹉跎而過,能不恨這個國家嗎?


可沒想到,羅隱的內心依然念著大唐。如此義士,錢鏐自然是「及聞其言,雖不能用,心甚義之」。當朱溫封羅隱為諫議大夫的詔書到杭州時,羅隱斷然拒絕,大義侃侃。


次年,恰逢錢鏐生日,羅隱上《錢尚父生日》以祝壽:

大昴分光降鬥牛,興唐宗社作諸侯。

伊夔事業扶千載,韓白機謀冠九州。

貴盛上持龍節鉞,延長應續鶴春秋。

錦衣玉食將何報,更俟庄椿一舉頭?


通篇盛讚錢鏐的文治武功,可字裡行間還是忘不了大唐。在羅隱心中,錢鏐應當做一位「興唐」的「諸侯」,他有「韓白機謀」,當做「伊夔事業」,復興大唐。

只不過,這是羅隱的一廂情願罷了。


一年後,羅隱病重。當時錢鏐親臨其宅,並在壁間書「黃河信有澄清日,後代應難繼此才」,對其才幹,萬般倚賴。只不過,對於羅隱心中所想的興復唐室,錢鏐是絕不認可的。


公元910年正月,羅隱在杭州辭世,享年七十八歲。飄零半生的羅隱,終究葉落歸根,與他理想中的大唐一起,歸於塵土。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抱上中東土豪的大腿,萬達挺過來了? - 天天要聞

抱上中東土豪的大腿,萬達挺過來了?

中東土豪馳援600億,王健林和他的萬達有救了。 3月30日,太盟投資集團、中信資本、Ares Management旗下基金、阿布扎比投資局和穆巴達拉投資公司,在大連簽署協議,向大連新達盟商....
《射鵰》江湖有血有肉,NPC不再只是沒有感情的任務機器 - 天天要聞

《射鵰》江湖有血有肉,NPC不再只是沒有感情的任務機器

《射鵰》以其獨特的俠客結交系統、400+招式的武學系統、超高自由度的劇情,以及無縫開放的大世界地圖,為玩家呈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生動鮮活的金庸江湖。尤其是在俠客結交方面的創新。遊戲中的群俠不再是冷冰冰的NPC,而是有著各自情緒和日常生活體系的真實人物。他們會根據時間的流轉,在不同地點進行不同的活動,這種設計...
晚潮|梳理岳飛在各朝代中的地位升降問題 - 天天要聞

晚潮|梳理岳飛在各朝代中的地位升降問題

潮新聞客戶端 裴雯在今日家國,將岳飛定位於「精忠報國」是確鑿無疑的,但歷史上自南宋以降,岳飛在官方和民間的聲譽口碑地位卻非一成不變。南宋1141年,岳飛屈死獄中。二十年後,1161年,金兵再犯,高宗才下令追赦岳飛。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電視劇《追風者》的熱播,讓觀眾得以窺見20世紀30年代中國的金融暗戰,從中也了解到當年毛澤民、曹菊如等紅色金融家開創和發展紅色金融事業的艱難與不易。這是對歷史的一次深情回望,更是對紅色金融事業的傳承和頌揚。
為什麼成吉思汗的墓到現在都找不到? - 天天要聞

為什麼成吉思汗的墓到現在都找不到?

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成吉思汗曾經統治著太平洋與裏海之間的一切(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這是一片富有傳奇色彩的廣袤土地。這裡沒有道路,沒有永久性建築,只有無盡的天空,叢生的乾草和呼嘯的烈風。
大明十大賢后——第二賢后 - 天天要聞

大明十大賢后——第二賢后

她雖然是大明朝的第三位皇后,我還是要把她排在第二,不是她順序不對,是因為第一(馬皇后)確實太厲害了。那就是這篇文章要說的徐皇后,明成祖(太宗)朱棣原配仁孝皇后徐氏。仁孝徐皇后身份轉變徐皇后的一生,是讓人羨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