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務與地痞控制村政權,設民兵和兒童團掩人耳目,因一案子全暴露

2024年02月14日02:45:04 歷史 1218


特務與地痞控制村政權,設民兵和兒童團掩人耳目,因一案子全暴露 - 天天要聞

1946年初夏,日照人民在黨和民主政府的領導下,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反奸訴苦、減租減息運動。鬥爭中,偽政權一個個垮台,民主政權象雨後春筍,相繼誕生,農救會、婦救會、兒童團等群眾團體和民兵組織也相繼建立起。

逃亡到青島的敵人,乘我動員受敵欺騙、隨敵逃走的群眾回鄉生產之機,派遣一批武裝特務潛回日照,秘密糾集漢奸、土匪和潛伏特務,散布謠言,威嚇群眾,說什麼「八路軍站不住,中央軍就要來了」「誰為八路軍做事,中央軍回來就殺誰」等等。

跟著,我軍十九團駐濤雒軍工生產股被炸,炸毀房屋數十間,損失武器彈藥價值百萬元;濱海漁鹽業工會主席范崇仕在石臼所被暗殺,慘案和恐怖活動不斷發生。

敵人的猖狂活動,使群眾產生了恐懼心理,部分村幹部情緒低落,反奸訴苦、減租減息運動一時冷落了下來,陷於停滯狀態。

6月26日下午,絲山區賈庄村聯防隊隊長張傳漢,在向各村下通知途中,又被敵人殺害。屍體被拋在河山區的茶庵村,在路上暴屍示眾。

中共日照縣委指示公安機關,迅速展開偵破工作,以此案為突破口,打擊敵特的囂張氣焰。

案發後,絲山區公安員周家斗等同志匆匆趕往現場。

周家斗一進村,就勘查現場,走訪群眾。在河山和絲山區交界的岔路口村發現了大片血跡,經研究分析,偵察人員認定,這裡就是張傳漢被害的第一現場。

根據兩個現場的位置和張傳漢下通知時所走的路線,以及周圍的環境等情況,周家斗確定附近的十幾個村子為工作重點。

周家斗和兩個同志到北山前村調查,一個婦女說:「賈庄駐著一個縣政府。」這話引起了周家斗的注意。他想:這賈庄怎麼會有「縣政府」呢?這一帶是新解放區,匪特時常出沒,情況比較複雜,這「縣政府」會不會是匪特搞的?他們把全部視線都集中到了賈庄。

可是一連忙活了幾天,卻沒有獲得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一天上午,周家斗去郭家村調查,來到村頭,見有個十幾歲的兒童團員手裡拄著紅櫻槍在路邊站崗,見了他們卻並不查問。

周家斗覺著蹊蹺,這兒童團放哨,怎麼是聾子的耳朵——白擺?於是上前問道:「你天天站崗嗎?」「民兵隊長叫我天天站在這兒,可以不管事,應付區上的幹部。」兒童團員不以為然地回答。

周家斗心裡犯開了嘀咕:自從張傳漢被殺後,群眾的情緒受到了很大挫傷,周圍各村都不敢站崗了,為啥單單這個村還站崗,可說站崗又不認真?而且這兒離現場又很近……他越想越覺得這事有些蹊蹺。為了謹慎起見,他和大家商定暫不進村,在外面聽聽風聲再說。

周家斗見不遠處有一塊瓜地,一個老大爺盤腿坐在看瓜的棚子上,托著旱煙袋在吸煙。他便招呼兩個同志來到瓜地,上前搭話。

「您好光景呀大爺,價錢肯定不錯吧?……」幾人坐下來,隨便地聊起天。過了一會兒,老人漸漸地消除了生疏感,打開了話匣子。周家斗便試探著打聽起了村裡的情況。老大爺蹙著眉頭說:「俺記得出事的那天下午,俺村有幾個民兵來買過瓜。我見他們慌慌張張的樣子,可沒往心裡去。過後,聽說有人被害了,我就琢磨著這事是不是他們乾的。」

聽著老大爺的話,周家斗想,這個村的幹部可能有問題,派人放哨,或許是敵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拙劣表演。

周家斗向局長彙報了偵察的情況。為了不打草驚蛇,局長決定派周家斗獨自進駐郭家村,開展名義上的一般性調查工作。周家斗接受任務後,迅速收拾了一下行裝立即上了路。當天傍晚,就趕到了郭家村。

郭家村是個偏僻的小山莊,全村只有四十餘戶人家。周家斗進村後不久,便有幾個民兵主動圍著他討近乎,開口閉口地誇村裡的工作如何如何好。民兵隊長張守儉更是對他點頭哈腰,格外熱情,寸步不離的跟著轉,而一些群眾見了他就有意躲開。

周家斗腦子裡反覆盤算著:為什麼天天老是那麼幾個人圍著我?為什麼他們怕我接近群眾?為什麼群眾見我和他們在一起就躲開?為什麼群眾不敢向我反映情況?......

他越想越覺得張守儉一伙人好象有什麼怕人的事情,要想深入群眾,就必須把他們踢開。主意一定,他便盤算著怎樣對付他們。

這幾天,張守儉一夥仍象往常一樣,圍著周家斗團團轉,周家斗故意表現得冷淡。張守儉見狀更是大獻殷勤,幾次提出要給他派飯。周家斗說:「大夥日子很艱難,不要派,我自己帶著剪餅。」張守儉又要帶他下坡,周家斗說:「我自己去,你忙你的吧。」張守儉等人連碰了幾次釘子,自覺沒趣,只好走開了。

張守儉等人被甩開後,周家斗開始挨門挨戶地去做工作。為了打消群眾的顧慮,他反覆向群眾宣傳黨和政府的政策,講人民必勝,蔣介石必敗的道理,勸他們不要聽信特務的謠言,大膽檢舉壞人壞事。過了一段時間,群眾漸漸同他親近起來,也敢同他說村裡的事了。就這樣,他慢慢地了解了一些重要情況。

原來,這個村的農救會長郭占倫,最近被村裡不明不白地革了職,又重新出外扛活去了,其愛人也被遊街示眾,軟禁了起來,村裡的民兵和兒童團都是重新組建的,民兵隊長張守儉過去當過偽村長,還曾秘密加入特務組織,他家時常來些可疑的陌生人……

根據這些情況,周家斗估計這個村的政權很可能已被特務控制。為了進一步弄清情況,他決心作更加深入細緻的調查。

一天中午,天氣熱辣辣的。周家斗在幫一個群眾拔玉米秸。休息的時候,兩人來到樹蔭下,抽著旱煙攀談起來。這個群眾見周圍沒人,低聲說:「有件事想跟你說。前些日子,俺村來過兩個人,說是『兵站』的,住在張守儉家,叫大伙兒湊錢湊糧。他們挺蠻橫,又鬼鬼祟祟的,不象是好人。」

周家斗邊聽邊想:前些日子,城關大桃園、前時家官莊也收到了要給養的條子,落款是「青島市第八軍工作隊隊長王玉英」,這兩個自稱「兵站」里的人又是什麼人呢?會不會就是那個「王玉英」呢?

當天晚上,周家斗在街上碰到一個群眾在教小孩吹笛子,便湊過去和他閑談起來。說來也巧,這時,那天那個站崗的兒童團員,周家斗後來聽說還是個兒童團長,不知怎麼的也來了。

他見小孩手裡拿著笛子,便不無誇耀地說:「前幾天到隊長家的那兩個留分頭的,他們有一把二胡。」言者無意,聽者有心。這兩個「留分頭」的又是什麼人?和那兩個自稱「兵站」里的人有無聯繫?周家斗心裡疑竇頓生,不禁盤問起來。那「兒童團」見狀,自知失言,便臉色一變,話也不答,拔腿就跑了。

周家斗心想:這個兒童團員天天站崗,可能知道不少情況。想到這,他便暗自拿定了主意。

第二天晚飯後,民兵在村西頭井邊開會。周家斗聞訊也去了。張守儉見他來了,便假惺惺地讓他說幾句話。周家斗乘機講了當前的形勢和對民兵的要求,又講了黨對犯罪分子的政策。

最後,他提高嗓門大聲說:「張傳漢被殺這個案子,我們一定會搞個水落石出!牆打百板也會透風,犯罪的人早交代比晚交代好。」他一邊講,一邊留心觀察,只見張守儉一夥個個神情慌張。看著這情景,周家斗心裡越來越清楚了。

敵人明白周家斗發現了什麼,於是設下毒計。

就在民兵開會的那天深夜兩點多鐘,周家斗剛躺下,忽然聽見外面「砰砰」響了兩槍.接著聽到一些人來到他的門口大喊大叫:「民兵孫某被特務抓往河山去了。」周家斗一軲轆爬起來,手提匣子槍衝到院子里。

只見張守儉帶著幾個民兵在門外鬼鬼祟祟地轉動,見他出來,「呼啦」一下圍上來嚷嚷著要他帶他們上山捉特務去。周家鬥頭腦很清醒。他剛從外面回來,還未睡著,並沒聽見村子裡有什麼動靜,再說孫某是普通民兵,特務一般不會抓他,如果真的被抓到河山,黑夜裡憑這幾個人也無法找到呀?而這幾個民兵看上去也不象睡過覺的樣子......

他直截了當地說:「天黑得伸手不見掌,到哪裡去找?要找你們自己去!」

這時,很多群眾被驚醒,圍過來看熱鬧。張守儉轉身高聲對群眾說:「老周不去抓特務,我們去,一個人也不準在家。」說著便要走。周家鬥上前攔住說:「都上了山,村裡出問題怎麼辦?先在村口布好崗,黑夜誰也不準出村!」

村裡群眾大都早清楚張守儉一夥不是好人,對他的話心存疑慮,聽周家斗這麼說,都異口同聲地說:「老周說得對,太黑了,咱們不能去!」說著,便相繼散去,有的還自告奮勇地站崗去了。

張守儉見群眾不聽自己的話,又見天色已漸漸亮了,只好帶著人沮喪地走了。

周家斗看出來了,敵人這是要狗急跳牆!他決定立即採取行動,主動出擊,來個先下手為強。

一天早飯後,周家斗以送信為名,把那個兒童團員調到了山前村。自己則抄小路飛速趕往那裡,同正在該村開展工作的偵察員相剋昌一起,對他進行了耐心的啟發教育,一再鼓勵他要跟共產黨走,大膽檢舉壞人壞事,做個真正的兒童團員。這名少年漸漸提高了覺悟,打消了顧慮。

最後,他終於抬起頭來,大膽地揭發說:那兩個留分頭的就是自稱「兵站」里的人,其中一個就是王玉英,另一個叫韓友廷。那天他在村口站崗,親眼看見張傳漢就是被他們和張守儉等人抓去的。

證據在握,事不宜遲。周家斗、相剋昌等立即趕回郭家村,逮捕了張守儉。接著,又根據他的口供,很快將隱藏在外村的王玉英和韓友廷等罪犯抓捕歸案。在證據面前,他們不得不如實交代了所犯罪行。

原來,這王玉英(又名王洪)是個大叛徒,曾參加過我二支隊,後來投靠了頑八軍,當了特務隊長,干盡了壞事,是個雙手沾滿我革命烈士鮮血的劊子手。王玉英竄來日照後,夥同潛伏特務韓友廷,利用從日照兵站竊來的公章寫了路條,冒充我政府工作人員,到處敲詐勒索,搜刮民財,又暗地裡勾結地主惡霸和暗藏的特務土匪,組織「地下軍」,和「暗殺團」等反革命組織,揚言要殺幾十個村幹部。

在郭家村,他們夥同地痞流氓張守儉等,捏造罪名,將農救會長郭占倫革了職,建立了所謂「民兵」和「兒童團」,從而控制了村政權。

6月26日下午,張傳漢在下通知的途中遇到了特務王玉英和韓友廷。張傳漢見勢不好拔腿就跑,兩個特務在後面持槍緊追。當張傳漢跑到郭家樹時,被張守儉等人攔截抓住。當天夜裡,他們乘夜深人靜將張傳漢秘密押至河山區的岔路口村附近,由王玉英用日本刀將其活活砍死,後為轉移我視線又移屍於茶庵村。

根據犯人的口供,周家斗等連續作戰,迅速破獲了斗嶺子等五個村的「地下軍」組織,挖出了暗藏的反革命分子。

張傳漢被殺案終於破獲了。殺人主犯王玉英和張守儉被依法處決,其他犯罪分子也受到了應有的制裁。

不久,郭家村一帶迅速建立起了真正的民主政權和群眾團體,反奸訴苦、減租減息運動又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 天天要聞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李世民但凡敢殺了李淵,將會帶給他承受不起的災難性後果,他李世民從此將徹底被打入遺臭萬年的行列中,相反,如果不殺李淵,那麼李世民將獲得大到他無法拒絕的好處。在要不要殺李淵這件事情上,我們要站在李世民的角度來計算利益得失。首先是李世民不殺李淵,他到底獲得了什麼樣好處?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 天天要聞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記得去年有本小說比較大火,叫做《顯微鏡下的大明》,據說這本書的意思是通過一些明朝社會的細節,來判斷明朝社會的健康程度——好比醫學領域根據一滴血的化驗,來分析一個人的健康程度一樣。其實按照這個邏輯,北宋末年荒唐事不斷,確實可以反映出北宋末年宋廷的統治危機。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 天天要聞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張洋川封面新聞記者 鍾曉璐梨花風起正清明,又是一年掃墓季。成都金牛公安北巷子派出所副所長張洋川,站在父親張聖國的墓碑前,不禁潸然淚下。23年前張聖國英勇犧牲時,張洋川17歲,涉世未深。如今,40歲的他已是金牛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續寫警察故事。父親因公犧牲,他穿上警服完成未竟的事業2001年11月12日,成都金牛公...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 天天要聞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封面新聞記者 於婷 攝影報道海報設計 王思祺2024年清明前夕,邵子航走進四川省內江強制隔離戒毒所。指揮中心、備勤宿舍、藍花楹長廊,摸一摸父親曾用過的電腦,在父親曾睡過的床邊坐一坐,用手輕輕撣去封存父親警徽、警號木盒上的灰塵,他向著父親的方向,鄭重而標準地敬了一個禮。2022年2月6日,邵子航的父親邵軍倒在了連...
今日清明:李白蘇軾這樣寫「珍惜」  | 四川歷史名人說節氣 - 天天要聞

今日清明:李白蘇軾這樣寫「珍惜」  | 四川歷史名人說節氣

封面新聞記者 周琴北京時間4月4日15時02分將迎來清明節氣,此時節「氣清景明、萬物皆顯」,自然界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中國南方地區,已呈氣清景明之象;北方地區開始斷雪,氣溫上升,春意融融。清明,是人們掃墓祭祖、慎終追遠、悼念緬懷的日子。在四川歷史名人中,蘇軾與李白都曾寫下流傳千古的詩句,悼念家人及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