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2024年04月16日00:05:08 情感 1766

講述人:老兵於班長;文:年華易逝5678

聲明:本文非我個人經歷,根據講述人的經歷寫作,文章採用第一人稱

圖片與本文無關,若侵權請聯繫我刪除

已開通全網維權,請勿抄襲搬運,違者必究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作為一個有良心的人應該是要懂得感恩的。當年我家裡面遭受了洪水之災,只有我爸帶著我逃了出來,後來在隔壁縣的一個生產隊落了腳,在這裡也遇到了最大的恩人,就是生產隊的李隊長,他看我們可憐,收留了我們,還讓我爸在生產隊做飼養員。而我就跟著我爸一起,從小到大基本上是在馬棚裡面長大的,等我高中畢業之後,我就去參軍入伍,因為表現突出,在部隊也提了干!提干之後我為了報答李隊長的恩情,娶了他家有點殘疾的小女兒,但是我無怨無悔,婚後生活也是非常的幸福!

我叫于慧敏,出生於1956年,在一個農村的家庭長大。我對我5歲以前的印象已經基本記不得了,只是稍微有一點印象,那就是當時爺爺奶奶都很疼我,我媽扎個馬尾辮,他們整天在不停的勞作,生活的也很辛苦,我還有兩個妹妹,本來家裡面生活不算富裕,但是一家人在一起也還算幸福。但是在我5歲的時候突發洪水,徹底毀了我的家,當時洪水來的兇猛,把我們很多人的家都沖毀了,我爸抱著我抓住了一個很粗的樹枝,才讓我們兩個勉強的活了下來,家裡其他人再也沒有找到。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後來我爸就帶著我艱難的行走,討飯養活我,直到當時走到了如今的生產隊李隊長家門口,我父親因為長期的勞累和吃不飽,直接就暈倒在他家的門口,我趴在他身上哇哇大哭!後來李隊長就把我爸和我扶到了家中,拿了吃的給我,又餵了我爸一點米粥湯,過了一會我爸就蘇醒了過來!

我爸看李隊長應該是個當官的,而且心地善良,所以他就懇求李隊長讓我們在這裡落腳,他對李隊長說:「請你可憐可憐我們爺倆,實在是活不下去了,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我什麼活都能做,實在不行的話你就收留我的孩子吧,我另想出路。」

李隊長雖然面露難色,但是他也很是心疼我們爺倆,怕我們這麼在外面流浪遲早要餓死在外面,於是他就做了個決定,讓我們兩個留了下來,安排住在了馬棚里。就這樣,我跟我爸有了自己的落腳點,再也不用雨打風吹和風餐露宿了。

在那個年代,每個生產隊都會有自己的馬棚,裡面養著生產隊的馬、牛、驢還有騾子。當時生產隊的隊部是一個用土坯和舊磚混雜壘砌起來的院落,在門口的西北角有一棵老槐樹,上面掛一個圓錐形的大鐵塊,作為鍾來使用,主要是每天召集隊員到這裡集合幹活,當社員們聽到鐘聲響起的時候,他們就會自覺的趕到這邊來,等待隊長給隊員們分配一天的農活。如果遇有重要的活動,比如全隊社員開會等,社員們則聚集在隊部這裡參加活動。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隊部的中間比較寬闊,這裡一般就是社員開會和舉辦活動的地方,,在西南角就是搭了個簡易的棚子,下面還有喂牲口的石頭槽,牲口出去幹完活回來就會拴在這裡歇息。中間幾個屋子就是馬廄,大部分牲口都是拴在這裡,這裡的氣味一年四季都會比較嗆人!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馬廄旁邊還有房子是作為飼料庫,存放牲口飼料。飼料庫的房間冬天非常的暖和,有窗戶,所以經常會有麻雀過來吃食物,我們當時也是經常抓麻雀。再旁邊就是飼養員的卧室,我和我爸就住在這裡。他的任務就是每天晚上給那些牲口喂點草料,確保定時餵養牲口,讓他們能夠長得粗壯,還要想辦法讓他們生養小牲口,儲備後備的力量,畢竟那個年代沒有什麼機械化,基本都是指望牲口乾農活呢!

在我的印象中驢一般是用來拉磨和碾米,耕地比較實用的是騾子,它比比馬勁大且耐力久,吃的還少,缺點就是不能奔跑,速度慢,也不能生育。我爸在這裡帶著我慢慢的把我撫養長大,他也是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安身之地,所以對這個飼養員的工作非常的上心,非常的勤勞,為的就是不能讓其他的社員有意見,讓李隊長為難!

李隊長家有三個兒女,其中有一個小女兒比我小2歲,她叫李桂花,她小的時候得了小兒麻痹症,所以走路時一瘸一拐的,平時老是會被其他的小朋友嘲笑,也很少有人願意跟她玩耍,但是我並不嫌棄她,也只有我會帶她玩,於是她就很依賴我,經常過來找我玩。於是馬棚就成了我們兩個玩耍的場所,因為飼養員的屋裡暖和,所以李桂花有的時候晚上都不願意回家,我爸就帶著我們一起睡覺。在那個時候,我們吃的都不好,但是李桂花來了之後,我爸就會在炒黑豆的時候拿出一點給我們吃,這在當時可以算是我們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了。

生產隊的牲口有的時候也會因為生病或者太勞累了而死亡的情況,有一年就是因為天氣非常的不好,正好到了糧食收穫的季節,大家為了趕時間拚命的勞作,以至於有一匹馬被累死了,這個時候也不能浪費,生產隊就把馬殺了,根據各家人口的情況給每戶都分了馬肉!我爸跟這個馬有感情,在馬死了之後他也非常的傷心,偷偷的掉過幾次眼淚,分到馬肉的時候他也沒有吃,但是還是把馬肉做好了分給了我和李桂花。

那個時候日子雖然貧窮,但是我的父親一直要求我好好的學習,他經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就是:「只有好好的學習了,將來才能有出息,文化知識高一點的話,才會有好的出路,哪怕以後做個生產隊的會計也行啊,大小也是個領導了!」我們那個時候上學的花費很少,學費是不要錢的,雜費和書本費也就2塊錢左右,但是因為我家裡窮,生產隊又給我開了證明把這些錢都免除了。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所以我一直讀書到了1974年,也在那一年我從高中畢業了,因為當時早就取消了高考,我也只好回去在生產隊勞動掙工分了。後來還是李隊長跟我說:「小於啊,你今年18歲了,長得也比較高大,文化程度在我們生產隊也算是比較高的。你以後打算做什麼啊?」

我就說:「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要做什麼,先在生產隊掙工分養活我爸和我吧!」

劉隊長就說:「我覺得你在學校學習成績不錯,當個代課老師應該還是可以的,畢竟我們這裡的小學也缺老師啊,要把你這個人才利用好,你願不願意啊?」

我就說:「當然願意啦,謝謝李叔!」

李隊長就說:「那我馬上跟大隊書記說一下這個事情,看有沒有名額吧!」

沒有過幾天,我就被通知到學校去報到了,成了一名代課老師!後來又沒有過多長時間,我突然想要當兵,就跟李隊長說:「李叔,我現在又想當兵了,想要去部隊鍛煉一下自己,為祖國的國防事業做一份貢獻!」

李隊長就說:「想當兵是好事啊,看今年徵兵的時候給你報上去,我也看好你啊,畢竟我們生產隊的適齡青年還沒有比你更優秀的,如果當了兵之後應該有一個好的發展!」

後來在1974年徵兵的時候,我就第一個報名了,最終經過李叔的幫忙,我也順利的通過了體檢、政審和家訪等環節,拿到了入伍通知書!在我出發之前,李叔就對我說:「小於啊,你是我們生產隊走出去的,你又有文化,所以希望你在部隊好好的表現,爭取提干,也讓我們臉上有光啊!」

我立刻回答道:「謝謝李叔,我一定會好好的表現的,爭取不讓你失望!」

後來我爸就私下對我說:「兒啊,你李叔對我們家有恩,如果沒有他,我們如今還不知道在哪裡呢,是不是還活著都是未知的,這麼多年來他對我和你也是照顧有加,一直幫助我們,包括你這一次當兵,也是李叔在這麼激烈的競爭中推選你,所以我們一定要感恩,你要聽李叔的話,去了部隊多給他寫信,把他當成你的親人,也要好好的表現,像你李叔期待的那樣子爭取提干!」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我點點頭就告別了父親,這個時候我看到李桂花也來送我,她眼裡含著淚水,我就走過去在她的頭上摸了摸說:「快回去吧,我到了部隊給你寫信,以後你一個人在家要自己照顧好自己,等我有空回來再陪你玩啊!」

就這樣,我來到了部隊,從新兵連開始我就時刻嚴格要求自己,不管是軍事訓練還是平時的日常為人處世,我都是嚴格要求自己,在部隊有任何的臟活和累活,我都搶干在前。我下了連隊之後也是一如既往的如此表現!當時我們的伙食費是一天4毛五分錢,雖然能夠吃飽,但是吃的並不好,經常就是一個燴菜

那個時候我們每人每個月的糧食定量是45斤,當然這個可不全是大米,而是按照比例給你的。當時的比例是大米,麵粉各35%,粗糧30%,粗糧的品種也會因為地區的不同而有一些差別。每人每月也有油供應,一個月是1.5斤。

但是你們要知道,這個每天的伙食費真正可以買菜的錢只有2毛2分錢。其他的伙食費是在糧票裡面。所以這麼一算的話,伙食費還是比較緊張的。這也就能夠讓人理解,為什麼在2000年之後有些人說病號飯難吃,其實在我們70年代的時候病號飯可是算非常有營養的,一般人吃不到的,當時病號飯的口頭彈是「病號飯,二兩面,三錢油,倆雞蛋,連湯帶菜整一碗″。

當時我們每個連隊都會開墾自己的菜園,也會自己去養豬,自己動手會節約很大的成本,如果菜種的好,豬養得好的話,那麼連隊的伙食就能夠上來。結果在我到連隊的時候,連長經常因為伙食不好而發火,最主要的就是換過幾個兵去養豬都不滿意,有的把豬養死了,有的人責任心不到位,把豬養的瘦不拉幾的,到了過年過節的時候沒有合適的豬可殺!

在這種情況下,我就跟連長自告奮勇說自己願意去養豬,對連長說:「我從小到大就是在生產隊的馬棚裡面長大的,對牲口有感情也知道怎麼去餵養,我一定能夠把豬養好,給我們連隊的後勤做貢獻!」連長聽了我的話語之後,也是非常的高興,說那就看你的表現了。結果我過去之後,沒有到半年的時間就把豬養的白白胖胖的,我經常會利用空閑的時間去割豬草,平時也是及時清理豬舍,給他們一個好的環境。一年後在我的精心照料下,母豬也生養了兩次,下了十幾個小豬,讓連隊的伙食直接提高了一個檔次!

連長對我的表現也是非常的滿意,後來就讓我當了炊事班長,又讓我代理司務長,到了1977年的下半年,我就被提拔做了司務長!這個時候我終於完成了父親的夢想,也沒有辜負李叔的期待!在我當兵的這幾年,李桂花還會經常去我爸那裡幫忙,所以我爸看著李桂花已經成了大姑娘,但是一直沒有對象!他就給我寫信,大概的意思就是覺得我們兩個挺相配的,他也側面的問過李桂花喜不喜歡我,李桂花害羞的臉都紅了,但是沒有否認!所以父親跟我說過幾次,看看能不能娶李桂花為妻!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我提干之後自己也想了很多,覺得父親說的有道理,李家對我們於家是有重大的恩情的,所以我也願意去報答李叔。於是我在提干半年之後,請了探親假回家,跟著父親一起到李叔家提親,當時李叔也是驚訝不已!他說:「我女兒有殘疾,我不想你們因為有愧疚來娶她,我女兒哪怕一輩子嫁不出去我都會養著她的。」

我就說:「李叔,我跟桂花是從小玩到大的,再說她除了有點殘疾外,長得也很漂亮,其實我的內心也很喜歡她,這是我真心誠意的!」

就這樣,我們確定了婚事,也很快成了婚!其實在我的內心中也是非常喜歡李桂花的,她婚後也是對我百般照顧,我待在部隊的時候,她跟她的父親也一直照顧著我的父親,所以我非常的感激她,也覺得這輩子娶了李桂花是自己的榮幸!

我在生產隊的馬棚中長大,當兵提干後,為報恩娶了隊長殘疾女兒 - 天天要聞

所以我覺得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大家都想找到好的另一半,但找到好的之後你會發覺還會有更好的,所以我覺得合適的才是最好的。就像人的需求和慾望是不一樣的,需求就是吃飽穿暖,慾望就是驕奢淫逸,我們可以滿足自己的需求,但是要控制自己的慾望。

再次聲明:本文是在講述人的基礎上二次創作,部分內容為虛構,圖片全部是來源於網路,請勿對號入座!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 天天要聞

關係再好,也盡量少在這幾個時間去別人家

人活在世上,身邊少不了一些親朋好友,也會遇到一些同道合的人。大家在一起相互陪伴、相互支持,度過人生許多美好的時光。有時候還會約著一起去旅行,一起聚餐,一起暢聊心事,甚至還會相互串串門......更進一步增進彼此的感情。然而上門做客,也是有講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 天天要聞

女人對男人失望了,想放棄了,不是大吵大鬧,而是兩個字

樹葉不是一天變黃的,人心也不是一天變涼的。雪花把樹枝壓垮前,往往經歷了很長時間積雪的堆積,每一片雪都不無辜。我們總以為一段感情結束,是突然間的事,回過頭來去看,才發現原來,一切早有預兆。女人若是還願意對你吵,和你鬧,說明她心裡是有你的。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 天天要聞

女人的心,有沒有給其他男人,看這一處地方就知道

愛情裡面,背叛是最讓人心痛的,比不愛還痛苦。不愛了,直截了當說清楚,選擇分開就可以。而背叛,就像是一鍋香噴噴的熱湯,落進了蟲子一般噁心,讓人作嘔。一旦,一個人的心發生了偏移,那麼這段關係就已經從裡面腐爛了,沒必要再繼續了。那麼,如何判斷一個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 天天要聞

女人還在等你複合的信號

圖片來自網路,圖文無關你如果事情找她,她還是會秒回。哪怕你真的遇到了什麼麻煩,她都會幫。光是女人做到這一點,就說明她的心裏面還是有你。而且你們分開以後,她一直沒有開始新的戀情。就連你送給她的東西,你們的聊天記錄,她都會保留。不願意開始新的生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 天天要聞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

離婚後,女人還需要尋找新的伴侶嗎?過來人告訴你真實情況!離婚是一件令人痛苦和困惑的事情,特別是對於女人來說。離婚後,很多女人都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需要再次尋找新的伴侶?有些人可能會選擇獨自生活,而另一些人則希望能夠重新建立一段美好的感情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 天天要聞

中年以後,能達到這6條,才算是人生贏家

在生命的旅途中,中年是一道分水嶺,是積累與沉澱的見證,也是收穫與感悟的開始。當我們步入中年,回望來時的路,也許會感慨萬千,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生活的期待和規劃。那麼,在眾多的期望與追求中,什麼樣的狀態可以稱得上是人生的贏家呢?